分享到:

拨乱反正

拨“文化大革命”错误理论之乱和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破坏之乱, 反对“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 重新回到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上来。粉碎“四人帮”后, 中国共产党针对“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 进行拨乱反正, 对长期以来“左”的指导思想在各条战线的实际工作中的影响进行全面纠正。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 也是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意愿。1977年5月24日, 邓小平首先旗帜鲜明地指出:“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要完整、准确地... (本文共1026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拨乱反正”与汉代政治文化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拨乱反正”是两汉时期一个相当重要的政治术语,频繁见于两汉典籍当中,“高祖起微细,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1]392“汉承百王之弊,高祖拨乱反正,文景务在养民,至于稽古礼文之事,犹多阙焉。”[2]212“仰惟先帝受命中兴,拨乱反正,以宁天下。”[3]100“陛下拨乱反正,文武并用,深愍经义缪杂,真伪错乱,每临朝日,辄延群臣讲论圣道。”[3]1230在时人看来,汉高帝、光武帝最为重要的历史贡献均为“拨乱反正”,《后汉书·荀悦传》则进一步指出,“汉四百有六载,拨乱反正,统武兴文,永惟祖宗之洪业,思光启乎万嗣”[3]2062,这说明“拨乱反正”在两汉时期曾长期存在,影响深远。“拨乱反正”作为两汉时期一项重要的历史任务和纲领性的政治原则,其本身的政治文化内涵如何,两汉四百年间有什么样的变化,对两汉时期的政治文化有何影响,这些问题正是本文所重点关注的。一“拨乱世,反诸正”“拨乱世反诸正”作为“拨乱反正”的词源,始见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第四次文代大会与文艺领域的拨乱反正

中共党史研究
中共党史研究

1979年10月的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简称第四次文代大会),是在拨乱反正的历史关头召开的文艺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盛会。近30年间,除个别当事人的零星回忆外,学术界对此几无专门研究。本文试图对这次文代会的历史档案作较为全面的梳理,展示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后文艺领域拨乱反正的艰难历程。一、文艺界在“徘徊”中的艰难历史转折第四次文代大会之前,文学艺术发展伴随着党在各个历史时期方针政策的落实而艰难前行,20多年间,共召开过三次全国文代会。1949年7月,第一次文代大会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之时,为把全国所有的文艺工作者统一在毛泽东文艺思想的旗帜下而召开的。1953年9月,在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和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历史背景下,国家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之时,第二次文代大会召开,会议提出文学艺术工作要适应变化了的新形势新要求。1960年7月,第三次文代大会召开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思想文化领域掀起了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这次...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共党史研究》

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的历史特点

北方论丛
北方论丛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建国以来我党历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伟大转折”载入史册①。这个伟大转折的历史地位,从根本上说,是由于它坚决排除了“两个凡是”的障碍,开始全面进行,并在较短时间内迅速实现了党的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从这次会议开始,中共坚决纠正二十年来“左”倾错误,特别是坚决而迅速纠正十年“文化大革命”的严重错误,同时确立起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及其制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对路线问题拨乱反正的几次历史性会议相比,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有它最为明显的历史特点:一、思想路线拨乱反正领先,即以新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先导,用以冲破“两个凡是”和个人迷信的束缚,恢复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并以它为动力推动改革开放事业;二,纠正“文化大革命”严重“左”倾错误,同时确立和维护对错误负有主要责任的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实现党中央领导核心的更新换代,同时确立和维护两代领导核心的继承和发展关系;三、这次会议作出的“政治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方论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