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滑铁卢战役

1815年6月18在日拿破仑与欧洲第七次反法联盟在比利时滑铁卢所进行的一次会战。1815年3月20日,拿破仑率军进入巴黎,推翻了波旁王朝的统治,重新登上皇位。英、俄、普、奥等国组成第七次反法联盟,分六路大军进攻法国。拿破仑率十二万法军进入比利时境内,企图在比利时将英军元帅威灵顿(ArthurWellesley Wellington, 1769—1852)的军队和布吕歇尔(GebhardLeberecht Blucher, 1742—1819)元帅指挥的普军各个击破。6月16日,法军在林尼附近... (本文共57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19世纪法国历史记忆中的滑铁卢战役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

“滑铁卢!滑铁卢!平原黯黯不胜愁!丛林丘壑围场阔,劲旅云屯森漠漠,死神忽遣纷相鏖,万马千军如鼎沸。浴血狂冲谁敌谁?欧罗巴对法兰西。上天独负英雄志,胜利神逃时运疲。滑铁卢!何凄切!我今泣下歌声咽!”$$这是流亡比利时的法国文豪雨果于1852年12月写成的《报应》一诗的片断(范希衡译),作者满怀唏嘘与感慨,描绘了1815年6月18日的滑铁卢战役。当日,拿破仑统领的法国军队与威灵顿公爵指挥的英荷联军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附近的滑铁卢展开激战。异常胶着的战局随着布吕歇尔领导的普军主力的到来而根本改变,法军溃败,拿破仑也在仅剩的近卫军的扈从下逃离战场,并于6月22日第二次宣布退位,被流放至圣赫勒拿岛,直至1821年去世。$$取得胜利的英国以各种方式庆祝:战争甫一结束,英国政府就奖励那些参战的将士,为他们颁发滑铁卢战役奖章;每年在伦敦威灵顿公爵住所举办老战士参加的纪念酒会,直至1852年威灵顿去世为止;以滑铁卢命名各地的火车站、桥梁、街道。英国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如果拿破仑赢了滑铁卢战役

文汇报
文汇报

滑铁卢是布鲁塞尔郊外一个细小的存在。$$ 虽然距离布鲁塞尔市中心仅有20分钟的车程,但国内游客很少有人将滑铁卢列入游览计划,尤其是有一定级别的政府官员,更是把滑铁卢视为仕途上升的恶兆,唯恐避之不及。如果不是每年搞一次Cosplay风格的战争真人秀,以欧洲人特有的山寨民俗趣味重现当年拿破仑对垒威灵顿公爵的场景,这个人口不足3万的小镇几乎要被游客遗忘。$$ 但在滑铁卢战役200年后的今天,回顾这场热兵器时代初期最为惨烈的一场战役,设想在白驹过隙的历史瞬间,如果拿破仑当年赢得了滑铁卢战役,欧洲地缘政治的面貌,民族国家的形成,乃至全球霸权力量的对比,恐怕都会是另一番景象。$$ 1815年6月18日,晚上7点。欧洲的黄昏,在这个时间,显得特别漫长。拿破仑要赶在暮色降临之前,派出皇家卫队最精锐的八个兵团,对英军防线展开最后一击。但威灵顿指挥的英军用密集的炮火成功地阻击了法军进攻。在长达五公里的战线上,失败的恐慌如同病毒扩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汇报》2015-06-18

一块硬币“打败”法兰西?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

不久前,比利时布鲁塞尔郊外的滑铁卢镇举行了滑铁卢战役200周年祭。200年前的6月18日至21日,由拿破仑统领的法军与由英国威灵顿公爵指挥的英国、荷兰、普鲁士等组成的“联军”在此进行了一场殊死的战役。最终,“联军”击败了法军,标志着拿破仑帝国的失败。滑铁卢战役是世界军事史上最著名的战役之一,滑铁卢也成为“失败”的代名词。$$为纪念此次战役200周年,来自欧洲各国的6000多名志愿者携带着120门大炮和300多匹战马参加了为期3天的“战场重现”大型现场表演。“法军”和“联军”按照滑铁卢战役的进展逐日“开战”,吸引了十多万游客。一些曾经参战的欧洲国家政府官员和王室成员也出席了纪念活动,表达了“不忘历史,珍惜和平,创造美好未来”的愿景。但人们注意到,滑铁卢战役的另一方——法国却因“工作繁忙”,没有政府官员出席纪念活动。这其中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为迎接滑铁卢战役200周年祭,促进当地旅游业发展,滑铁卢镇和周边地区恢复或重建了当年“联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