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簪花仕女图

唐 周昉 卷 绢本设色 纵46厘米 横180厘米 藏辽宁省博物馆卷中描绘一群服装华丽的贵族妇女在庭园里闲步、赏花。图卷左起一位身披紫色纱衫的贵妇,右手轻拢纱衫,左手执一拂尘,侧身转首,逗弄着一只摇尾吐舌扑跳着的小狗。另一贵妇,肩披白色轻纱,身着印有大团花图案的罗裙,右手用纤细的手指挑起纱衫,左手从纱袖中伸出,似在招呼身边的小狗,同戏犬贵妇呼应。接着是另 一贵妇,两眼凝视着手里的小花,好似正在沉思。她的身后站着个执长柄团扇... (本文共476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簪花仕女图(中国画)

写作(上旬刊)
写作(上旬刊)

^Z1簪花仕女图(中国画)(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写作(上旬刊)》

《簪花仕女图》研究述评

美术大观
美术大观

珍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簪花仕女图》卷,在20世纪60年代彩印发表于《辽宁省博物馆藏画集》后,陆续在全国各类杂志转载。1984年3月,中国邮电部发行《簪花仕女图》特种邮票和小型张,更是在国内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和普遍的关注。随着《簪花仕女图》逐渐为人所知,对它的研究也呈全方位、多层次的发展趋势,各界学者就其时代、作者、主题、人物身份、艺术特色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研讨,各种论著层出不穷,成果丰硕。一、关于作品的时代及作者由于《簪花仕女图》中主体人物的奇特装束及流传过程中出现了长期的断档,因此,作品创作的时代问题就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首位发出时代定锤之音的是清初的鉴藏家安歧,他在《墨缘汇观》一书中标明此画为唐代周手笔。此后的《石渠宝笈》和《石渠随笔》也沿袭了这个观点。直至1958年,谢稚柳先生发表文章对此画的时代提出质疑后,便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探讨热潮。截至目前,学术界主要有三种观点:唐代说、五代南唐说和宋代说。(一)唐代说杨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大观》

《簪花仕女图》服饰年代新考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

《簪花仕女图》年代考证,部分学者持唐代说,如杨仁凯认为是中唐作品[1],徐书城[2]、李星明[3]认为是晚唐作品。另一部分学者持五代南唐说,如谢稚柳[4],主要证据是南唐二陵出土陶俑发髻同《簪花仕女图》接近。孙机[5]主要证据是合肥南唐墓出土的步摇钗与《簪花仕女图》步摇钗类似。还有沈从文持宋代说[6],认为是宋人根据唐人旧稿添画花朵而成。张鹏川著作《韩熙载夜宴图图像志考》[7]引证几座墓出土材料,认为《簪花仕女图》粉本成于唐末五代,北宋至南宋初期上彩并加图案和湖石。学者们讨论焦点是仕女的服装、发髻、首饰等的年代。因为女性服饰流行时间短,细节变化快,是常用年代参照物,所以考证《簪花仕女图》服饰年代,对于考证《簪花仕女图》年代极为重要。各位学者的观点发人深省,但也有值得商榷之处,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有的学者以年代不确定的服饰资料作为主要论据来考证《簪花仕女图》年代,不够严谨。如以敦煌藏经洞所出《引路菩萨》绢画中的红衣女供养人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