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簪花仕女图

唐 周昉 卷 绢本设色 纵46厘米 横180厘米 藏辽宁省博物馆卷中描绘一群服装华丽的贵族妇女在庭园里闲步、赏花。图卷左起一位身披紫色纱衫的贵妇,右手轻拢纱衫,左手执一拂尘,侧身转首,逗弄着一只摇尾吐舌扑跳着的小狗。另一贵妇,肩披白色轻纱,身着印有大团花图案的罗裙,右手用纤细的手指挑起纱衫,左手从纱袖中伸出,似在招呼身边的小狗,同戏犬贵妇呼应。接着是另 一贵妇,两眼凝视着手里的小花,好似正在沉思。她的身后站着个执长柄团扇... (本文共476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簪花仕女图》服饰年代新考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
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

《簪花仕女图》年代考证,部分学者持唐代说,如杨仁凯认为是中唐作品[1],徐书城[2]、李星明[3]认为是晚唐作品。另一部分学者持五代南唐说,如谢稚柳[4],主要证据是南唐二陵出土陶俑发髻同《簪花仕女图》接近。孙机[5]主要证据是合肥南唐墓出土的步摇钗与《簪花仕女图》步摇钗类似。还有沈从文持宋代说[6],认为是宋人根据唐人旧稿添画花朵而成。张鹏川著作《韩熙载夜宴图图像志考》[7]引证几座墓出土材料,认为《簪花仕女图》粉本成于唐末五代,北宋至南宋初期上彩并加图案和湖石。学者们讨论焦点是仕女的服装、发髻、首饰等的年代。因为女性服饰流行时间短,细节变化快,是常用年代参照物,所以考证《簪花仕女图》服饰年代,对于考证《簪花仕女图》年代极为重要。各位学者的观点发人深省,但也有值得商榷之处,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有的学者以年代不确定的服饰资料作为主要论据来考证《簪花仕女图》年代,不够严谨。如以敦煌藏经洞所出《引路菩萨》绢画中的红衣女供养人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时”与“一年景”装饰风尚——《簪花仕女图》年代新论

装饰
装饰

一、“四时”之风与矛盾的显现由五代至宋,视觉图像中大量出现“四时”主题。南宋李嵩《花篮图》一稿三本恰为三个季节,因为“四时花”中的“三时”。苏轼曾作《王伯扬所藏赵昌花四首》《赵昌四季》诗,咏北宋赵昌“四时花卉”画,与《宣和画谱》中所载赵昌有《四季丛花图》《四季花引雏鹩儿图》可以契合。[1]“四时”画题的传世作品在于宋代,而宋前与花卉关联较大的画作,当属传唐代周昉所作的《簪花仕女图》(下文部分简称《簪》),其成画年代素来有所争辩。杨仁恺、徐邦达、谢稚柳和沈从文等学者通过文献、服饰和画中花卉对该画断代,分别大致定在中唐、中晚唐、五代南唐和北宋摹本,而李星明综合以上意见,再通过与墓室壁画和浮雕的比对,认为唐代的可能较大。[2]该画卷右上角“乾”圆印,左下角有“绍兴”印,可知画作的下限应是北宋高宗或理宗时代。[3]但引起笔者兴趣的是谢稚柳在文中的一段论述:《簪花仕女图》所著的纱衣,真是“绮罗纤缕见肌肤”,显示着渐暖还开着辛夷花的天气。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装饰》

两套“姊妹花”仕女画邮票的异同

中国集邮报
中国集邮报

()$$()$$4月13日中国邮政发行了《捣练图》特种邮票1套3枚、小型张1枚。《捣练图》邮票与29年前发行的T89《中国绘画·唐·簪花仕女图》邮票堪称古代仕女画邮票的“姊妹花”,它们各有千秋且交相辉映,下面数数它们的异同。$$相同之处:古代仕女画“姊妹花”邮票都是以唐代仕女画著名画作为主图,发行规模都采用了邮票1套3枚、小型张1枚的模式,邮票3枚主图均为画作的局部或加取舍,而小型张主图则展示了画作的全卷。$$一、类似的古画题材。古画邮票已发行过十几套,就题材来说,有人物、山水、花鸟、故事等,尤以人物居多。但突出的则是1984年发行的“簪花仕女图”邮票,与今年发行的《捣练图》邮票,都是同一类型的唐代贵族仕女题材。同是唐代画家,同是仕女人物,同是画贵族仕女。所不同的是,“簪花仕女图”是描写春夏相交时节,一群服饰艳丽云鬓高耸的贵族妇女,赏花、戏犬、观鹤、漫步的场景。画中6个人物,5名贵妇。而《捣练图》则表现贵族妇女捣练缝衣的工作场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