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育学

认识和揭示教育规律的科学。现有教育学教科书和工具书中关于教育学研究对象的规定,不完全一致。苏联凯洛夫的《教育学》中说:“教育学的对象是青年一代的教育。”“苏维埃教育学是研究社会主义社会发展条件下对青年一代实行共产主义教育的科学。”苏联巴拉诺夫等编的《教育学》认为:“教育学是教育人的科学。”“是以人的教育为其对象的唯一科学。”日本村井实的《教育学的理论问题》一书认为:教育学研究的对象是“教育的问题”,“... (本文共1664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教育学学科性质在中国的研究:历程、进展和展望

教育理论与实践
教育理论与实践

教育学学科性质作为教育学学科发展的重要问题,一直受到教育学研究者的关注,但目前尚缺少对教育学学科性质研究的系统梳理与总结。我们有必要对中国教育学学科性质的研究进行系统的回顾和展望。一、教育学学科性质研究的历程通过对教育学学科性质研究的综合考察,可以将其研究的历程划分为以下五个阶段:(一)译介阶段(1906-1921年)以1906年第一期《教育世界》上发表的《驳教育学非普遍的科学说》中提出的“欲论定教育学之是否普遍的科学,则所以拈成教育学之要素不可不先阐明之......今若此二问题得以解释之,则教育学足以为一普遍的科学”〔1〕为标志,人们开始了对教育学学科性质的探讨。其间,还有两篇文章谈及教育学的学科性质,即蒋梦麟于1918年在《教育杂志》上发表的《高等学术为教育之基础》和天民同年在《教育杂志》上发表的《教育学之性质》。蒋梦麟认为,“然科学厥有二种,曰纯粹科学曰实践科学或曰应用科学......实践科学有曰复杂科学。不能离他科学而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再论作为方法的教育学

基础教育
基础教育

本文的理论旨趣在于探寻这样一种教育学,即教育学在作为一门课程和作为一种学科体系之外,其还应该成为一种“作为方法的教育学”。其主要是指教育学将回到学科原理本身,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学科经验乃至眼光,从而可以为人类提供一种新颖的学科知识图景。鉴于王建华教授曾对“作为方法的教育学”[1]开展过概要性的研究,本文在充分吸收这一理论成果的基础上,再次对“作为方法的教育学”这一理论设想的必要与可能、建构与任务、价值与意义等方面作出了较为细致的研究尝试,希望能表达一点管窥之见,以期抛砖引玉。一、“作为方法的教育学”的必要与可能教育学作为一门学科蕴含着三层旨趣1,即作为课程的教育学、作为理论的教育学与作为方法的教育学。[1]形成这一认识的缘由基于我们对教育学科发展史的基本判断。教育学的学科发展史表明,最初的教育学源于师资培训的需要,大致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谈论的教学法。而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教育学已经从最初的大教育学发展成目前庞大的教育学科群的理论体系,...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基础教育》

由“教育学中国化”到“中国的教育学”

现代教育科学
现代教育科学

教育学对于中国来说,是“降临”而不是“诞生”,是“舶来品”而不是“土生土长”。针对中国大地上教育学的“降临”和“舶来品”性质,国人曾发出“以彼邦之教法移诸吾国,支离牵合,有其不足”[1]的声音。20世纪20年代末,国人响亮地提出了“教育学中国化”的理念[2]。20世纪50年代后,国人就教育学如何中国化、教育学中国化可能出现的问题、教育学中国化的反思等进行了系统关照。在探讨教育学中国化的过程中,有的研究者提出了“中国教育学”的命题,有的研究者提出了“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教育学”的口号,有的研究者提出了“中国教育学的本土化”的命题。当然也有研究者就以上几个命题、口号提出了反面的观点,如有研究者直接指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育学”是一个伪问题[3]。纵观已有关于“教育学中国化”种种命题和口号的研究,“创建中国教育学”在众命题和口号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学者的应然追求[4]。然而,学界对由“教育学中国化”到“中国的教育学”的过渡以及“中国的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现代教育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