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苏东坡的幽默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与王安石政见不同,个人的交情却不错。苏东坡不赞成王安石的变法,王安石罢相后,有人因此制造了“乌台诗案”陷害他,东坡被贬官黄州,然而,他与王安石的私交依然保持着。苏东坡后从黄州移官汝州,途经金陵(今南京市),王安石特意陪他登临山水,畅叙友情。两人一见面,王安石就开玩笑道:“好一个翰林学士,架子可真大,害我在这里恭候多时,你却到今天才来。”苏东坡笑笑,不接下文,却说了一个故事: “我听说江西抚州出产蒙杖鼓... (本文共461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外名人掌故》

相关文献

苏东坡的幽默

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自序》中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家,是新派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毋庸讳言,苏东坡的确是一位多才多艺、多姿多彩、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千古风流,如果把议时论事、臧否人物算上,他还是一位幽默的评论家,常常妙语连珠,酷评叠出,散发出一代文豪的聪明智慧。历朝历代,名人品评都是文人士子们的梦想,“一经品题,便作佳士”的机遇吸引着他们趋之若鹜。苏东坡作为文坛巨擘,这种点石成金的奇效更是灵验无比,“苏门四学士”的成名便是明证。当时,很多青年才俊以在苏东坡面前吟诗为荣,倘若得其一二点评,则有登堂入室、无上荣耀之感。一位叫王祈的官员,颇以才华自诩,常在苏东坡面前卖弄。一次,他作了一首《竹诗》,对其中两句尤为得意,便在苏东坡面前吟诵道:“叶垂千口剑,干耸万条枪。”苏东坡一听,不禁哈哈大笑道:“这两句好是好,不过,万竹千叶,无异于说十根竹子方生一片叶,天下何处有此竹?”苏东坡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品文选刊》

苏东坡的风趣与幽默述评

黄冈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黄冈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苏东坡的幽默、风趣、戏谑成为后人津津乐道的谈资,构成后世推崇他的重要原因。如宋王辟之云:“子瞻文章议论,独出当世,风格高迈,真谪仙人也……论辨唱酬,间以谈谑,以是尤为士大夫所爱。”[1]42苏东坡无论身处何处,顺境抑或逆境,总是戏谑和笑傲不止,尤其是在漫长艰苦的贬谪生涯中仍不改其个性,其坚强与倔强让人折服,朱彧曾云:“余在南海,逢东坡北归,气貌不衰,笑语滑稽无穷。”[2]139一、苏东坡的恢谐幽默反映出别样的性情和才情宋代文人待遇相对优厚,又饱读诗书,所以相聚一起戏谑幽默成风。苏东坡个性开朗,自觉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曾自称“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所以关于他的幽默故事,戏谑记载最多。其调侃对象也广,其中与同僚尤多,特别是与宋代戏谑之冠的刘攽。刘攽精于史学,才识过人,生性幽默,寓庄于谐,常不分场合嬉笑调侃。苏、刘两位幽默大师相聚,碰撞出的火花自是大放异彩。据史料记载:刘贡父舍人,滑稽辨捷,为近世之冠。晚年虽得大风恶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苏东坡的幽默

时代青年(悦读)
时代青年(悦读)

窃以为,大文豪的诙谐,天赋居第一,才华居第二,敏捷占第三。在他们的眼里和手中,俯拾即是文章,咳唾皆成妙语。一次苏东坡到一个土财主家里赴宴,土财主显摆,让他年轻艳丽的姬妾出来陪酒。众姬妾里,有一位能歌善舞者,脸蛋挺漂亮但身材高大,是土财主的最爱。借着大文豪赏脸的机会,土财主央求东坡以此姬妾为题,写几句赞美的话。东坡不假思索,提笔写下一副对联:“舞袖蹁跹,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婉转,声撼半天风雨寒。”土财主乐滋滋,那位姬妾却看懂了,一脸羞臊,气哼哼地起身走开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