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千手千眼观音

佛教有显宗和密宗之分。显宗又称显教,其教义被说成是释迦牟尼(应身佛)公开宣说(即“显”)之教。密宗又称密教、密乘、真言乘、金刚乘等。密宗自称受大日如来(法身佛)深奥教旨秘密传授(即“密”),乃“真实”言教。其中,密宗六观音包括千手千眼观音、圣观音、马头观音、十一面观音、准胝观音和如意轮观音... (本文共36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藏传佛教艺术中的十一面观音研究——兼论千手千眼观音

西藏研究
西藏研究

“十一面观音”,梵文名为Ekadasamukha,藏文名为“&&$:*$0?0*$!’8$F0$?#$’?$0s0$"”。十一面观音是汉藏佛教系统中重要的一类题材,在汉传佛教及东密系统中为六大观音之一,代表了六道轮回中的阿修罗道[1],其图像类型更为多样,不同时代不同地域都有区别,现已有彭金章[2]、王惠民[3]等学者从图像着手对其依据的经典、图像特征及所代表的宗教含义等方面进行详细研究。藏传佛教中的十一面观音图像相对较为固定,李翎通过对汉藏佛教的十一面观音像的比较,并结合印度的此类图像,认为图像分别来源于印度的东部和西部[4]。总体上来看,藏传佛教十一面观音像研究不足,对于图像所依据的经典并未说清楚,过去往往依据汉文经文来研究藏传佛教图像,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本文选取年代较为确定的十一面观音图像,对图像特征进行分析,并结合已发现的相关藏文文献来看所依据的文本。一、藏传佛教中的十一面观音图像从现已公布的材料来看,西藏发现最早的十一...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藏研究》

论朔州崇福寺金代壁画千手千眼观音的特色

山西档案
山西档案

朔州崇福寺创建于唐高宗麟德二年(665)。据《朔州崇福寺重兴碑记》:“兹寺之创建,肇自唐高宗麟德二年(665),敕命鄂国公尉迟敬德始造大雄宝殿五间,东西配殿各五间祀文殊、地藏二菩萨,藏经楼一座后改千佛阁,东西钟、鼓楼各一座,金刚殿五间,山门三间,此其初规,固已极为宏敞矣。”[1]其中之金刚殿似乎说明从唐代始建之初就有密教因素渗入其中。辽时曾作为林太师衙署,亦称林衙院,辽统和年间(983—1012)改名林衙寺。“金熙宗皇统三年(1143),崇奉佛法,命开国侯翟昭度于大雄宝殿后又建弥陀殿七间,东西禅房各三楹,正南立只园牌坊一座,围以宫墙,而规模更加式廓。”[1]弥陀殿殿内的塑像、壁画一直保存至今。大殿中心塑像为阿弥陀佛,四面墙壁绘满壁画,除后壁及东壁有部分损坏外,大多保存完好。其布局设置应为阿弥陀佛之净土曼荼罗,主尊为大殿中心塑立之阿弥陀佛,四维之壁画诸佛菩萨则是其眷属部众(具体情况,将另著文阐述)。南壁西尽间绘千手千眼观音菩萨为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西档案》

敦煌莫高窟第76窟千手千眼观音经变考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千手千眼观音是密教的重要神祗之一,也是敦煌莫高窟密教造像中最流行、最早出现的题材。由于供奉千手千眼观音可获得“无愿不果”等诸多功德利益,因此从盛唐到元代,敦煌莫高窟中的千手千眼观音经变一直久盛不衰,并且深受各个阶层大众的欢迎与喜爱。敦煌莫高窟至今保存千手千眼观音经变(包括藏经洞所出土的绢画、纸画)71幅之多[1]40。在这些经变中,可以了解到不同时期千手千眼观音的风格。莫高窟第76窟的经变画题材新颖,构图别致,堪与唐、五代壁画相媲美。特别是位于南北壁中部的两幅宋代千手千眼观音经变,更是别具一格。有关这两幅经变的定义,学术界观点不一。罗华庆在《敦煌艺术中的〈观音普门品变〉和〈观音经变〉》[2]一文中将第76窟南壁中部壁画定名为观音经变,将北壁中部壁画定名为十一面观音经变;《敦煌莫高窟内容总录》[3]一书也将其称为观音经变和十一面观音经变;《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五)[4]以及《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敦煌壁画》(下)[5]则将第7...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