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骚体

文体名。亦称“楚辞体”。因仿效屈原《离骚》的形式而得名。句式较为自由,多用“兮”字作语助词。汉以后,赋中有“骚体赋”一体,歌行、琴操亦多用之。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乐府》称:“暨武帝崇礼,始立乐府,总赵代之音,撮齐楚之气... (本文共280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骚体“兮”字表征作用及限度——兼论唐前骚体兼融多变的句式特征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兮”字无疑是骚体的重要表征,甚至成为人们判断骚体的一个重要乃至唯一的标志。作为一个语助词,“兮”字在屈原骚体之前的诗歌中使用过,在后世的骚体中继续使用,但也存在着失落的现象。“兮”字的存失与文献记载缺省有关,也与两汉魏晋南北朝语言骈偶化进程相连。本文拟从骚体“兮”字生成原因、屈原骚体“兮”字的作用以及唐前骚体“兮”字存失三个方面,探讨骚体“兮”字表征的主要作用及其限度,意在指出判断骚体“兮”字固然是一重要标志,但是唐前骚体“兮”字的或存或失,说明判断骚体不能唯“兮”是瞻,而应兼顾“兮”字失落后骚体句式的变化。一、屈原骚体“兮”字形成原因就现存屈原作品来看,虽然有的诗如《天问》没有用“兮”字,有的诗如《橘颂》“兮”字句式是沿用了《诗经》的体格,但《离骚》、《九章》、《九歌》“兮”字规整的使用,足以使“兮”字成为屈原骚体的重要表征。在这明白易见的现象面前,我们应该进一步追问的是:语助词“兮”字为何如此规整地出现在骚体中并成为骚体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新时期骚体赋研究述评

河北学刊
河北学刊

骚体赋是承继楚骚抒情传统,以“兮”字句为作品主体形态的一种文学样式。它的开篇之作为汉初贾谊的《吊屈原赋》,但其概念的出现却晚得多,且经历了意旨不断演变的过程。从现存文献看,骚赋并称较早见于《全宋词》。史浩《花舞》中的念词写道:“伏以骚赋九章,灵草喻如君子”。据文意,此处的“骚赋”当指代屈原的作品。至明,胡应麟《诗薮》曰:“昔人云:诗文之有骚赋,犹草木有竹,禽兽有鱼,难以分属。然骚实歌行之祖,赋则比兴之端,要皆属诗。[”1](P4)清代程廷祚之《骚赋论》亦云:“诗者,骚赋之大原也。……既知诗与骚赋之所以同,又当知骚与赋之所以异。[”2](卷3)二者在探讨诗与骚赋关系时虽然所论角度不同,但其“骚赋”的含义均指“骚”与“赋”两种不同的文学体式。清代孙梅《四六丛话》卷四《赋三·序》在历数两汉至宋,赋体由古赋向骈赋、律赋的流变后指出:“又有骚赋源出灵均,幽情藻思,一往而深。[”3](P62)与此相类,清代陆葇在《历朝赋格》中将赋分为文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河北学刊》

汉代骚体赋的发展演变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骚体赋与散体赋堪称汉赋之“双轨”[1]10,汉代骚体赋首先继承了原始骚体的抒情功能,主要是苦闷、幽愤等压抑之情的抒发,如贾谊《鵩鸟赋》、《吊屈原赋》、严忌《哀时命》、董仲舒《士不遇赋》、司马迁《悲士不遇赋》、司马相如《哀秦二世赋》、汉武帝刘彻《李夫人赋》、扬雄《太玄赋》、班彪《北征赋》、冯衍《显志赋》、班固《幽通赋》、蔡邕《述行赋》等,骚体赋的抒情功能在这些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骚体赋具有抒情功能是毋庸置疑的,但与汉代的散体赋一样,汉代骚体赋在发展演变的过程中也受到了散文式思维方式的影响,一些骚体赋又表现出与散文中说理散文、描写散文或叙事散文相类似的某些功能,这也是汉代骚体赋发展过程中不可忽视的趋势,这种趋势促进了汉赋中骚体赋与散体赋表现功能的互渗与互补,使汉代骚体赋出现了多元化的表现方式,同时进一步促进了汉末和魏晋时期咏物抒情小赋的大量涌现。汉代骚体赋文体功能上的多元化是对原始骚体抒情功能的一种突破,表现出汉代骚体赋发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