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苏格拉底审判

格拉底(公元前469~前399)是古希腊城邦雅典最著名的哲学家与雄辩家,因被雅典政府指控犯有渎神罪与毒害青年罪而由陪审法庭判处死刑,宣判后,苏格拉底在陪审法庭发表了著名的演说,其弟子、著名思想家柏拉图(Plato,公元前427~前347)也撰写了“苏格拉底申辩”的著名篇章,此事件在古雅典历史上被称为苏格拉底审判。苏格拉底早年当过雕刻匠与军人,后在教学和雄辩中渡过生涯,其讲授知识和研究哲学伦理学的特点是对话、雄辩、“述而不作”... (本文共77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真理与修辞:基于苏格拉底审判的反思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一、问题与思路任何事件的发展,有必然性逻辑,也有拍案惊奇般的偶然性逻辑,这样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历史。在人类长河中,虽然历史事件也并不仅是有情有意地展示温情脉脉,也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显示某种极富思考价值的意义。这种意义不一定源于人类的某种终极价值追求,某种程度上却是源于人的好奇心,正如汤因比所说:“对人类事务进行全面研究的要求出于某些动机。在这些动机中,有些是永久性的,有些是暂时性的,有些系出于公心,有些系出于私心。其中最强烈、最可贵的一种就是好奇,这是人性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尽管人们的好奇程度可以说千差万别,但我们还找不出一个似乎完全没有好奇心的人。正是好奇促使我们注意全面观察问题,以便获得真实的认识,这是人的思想有可能理解问题的关键所在。”〔1〕23所以,把好奇心置于我们所能了解或不了解的任何角落,可以挖掘出潜在的资源,引申出必要的思考。特别是一些历史事件,因为主角的特定行为,虽然历史久远,但依然品评甚众,更如一杯醇酒,愈久愈能品...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审判被审判——论沃格林笔下的“苏格拉底审判”戏剧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为沃格林带来持久学术声誉的《秩序与历史》第3卷《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其中许多内容一度被认为是“自传性”的[1]25,即沃格林在此处的研究既是对柏拉图的回应,也是对自己的回应。他将柏拉图的系列对话称之为戏剧,这意味着柏拉图对话录中隐藏着许多秘密,不能当成大白话来读。这部著作以“柏拉图与苏格拉底”开篇,依次进入柏拉图的不同戏剧,首部戏是“苏格拉底审判”。那么,沃格林究竟为什么会把“审判”排在首演的位置上?他想说明什么?要弄清沃格林系列柏拉图戏剧研究的意图所在,那么这幕首先登场的戏就显得的深意绵绵。一、作为秩序崩坏的审判在柏拉图笔下,雅典人对苏格拉底的指控、审判以及苏格拉底的回应,集中在《申辩》中。根据沃格林的论述,现存记载雅典人指控苏格拉底罪状的惟一原始资料是《第欧根尼·拉尔修Ⅱ》第40,当时对苏格拉底的指控主要有两条罪名:一是不承认城邦公认的神(gods),试图引进其他新的神灵(divinities);二是败坏青年[2]60-6...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哲学与政治:论苏格拉底的审判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公元前399年,在雅典,苏格拉底被控受审,罪名有两条:一条是慢神和引进新神;另一条是蛊惑和败坏青年。由500人组成的陪审法庭对苏格拉底案件进行了审理,审理的结果是,所控罪名成立,苏格拉底被判处了死刑,最后饮鸩而亡。柏拉图、色诺芬分别在《申辩篇》和《回忆苏格拉底》等著作中记载了这场审判。迄今为止,当人们提及这场审判时,仍然认为雅典民主派判决苏格拉底死刑的原因不甚明了。从历史上看,在雅典民主派与寡头派的斗争中,苏格拉底并没有做过对民主派不利的事情;如果说以上罪名触动了民主派政治容忍的底线,那么在当时可用同样罪名起诉的人不在少数,为什么杀身之祸偏偏落在苏格拉底的头上?尽管不少人试图解释这个原因,但由于缺乏庭审实录,具体证据难以稽考,加之年代久远,相关的解释都难以周全。“如果没有进一步的材料,那么一切意见只能是一些猜测而已。[”1](p41)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阻止人们对于苏格拉底审判这个论题的持续关注。从思想史的角度看,苏格拉底的审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