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满汉全席

高级饮宴。又称满汉席。清代官府筵席。渊源于康熙时清宫中的“满席”和“汉席”。乾隆初,满、汉两席逐渐融合为满汉席。满汉席一词,始见于袁牧《随园食单·戎落套》;“今官场之菜名号,……有满汉席之称,……用于新亲上门,上司入境。”乾隆年间李斗《扬州画舫录》载有满汉席单,为最早最完整的菜单。此席由五份肴馔构成,由专设的大厨房备办,供随从乾隆南巡扬州的王公大臣饮宴。其后满汉全席中又加入了蒙、回、藏等族食品。肴馔品数多... (本文共572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论满汉全席源流、现状及特点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入关后 ,随着满族社会发展 ,以及大量吸收汉、蒙、朝鲜等民族传统饮食文化精华 ,使满族传统饮食文化发展到颠峰 ,出现了满汉全席。目前 ,对满汉全席研究著述很多 ,但多有不实之词。在此 ,笔者通过对满汉全席源流、现状及特点的分析 ,一方面论证出满汉全席只是一种文化现象 ,其象征意义远远超过它的食用价值 ;另一方面也可修正学界对其认识上的偏颇。一、满汉全席的源流在满族作为边疆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同时 ,其传统饮食文化也被带入中原。最初 ,一方面满族入主中原 ,时刻面临丧失民族性的危险 ;另一方面满族统治阶级又不得不通过宴赏等形式来笼络满汉各族官吏。因而 ,为鼓励保持民族性和笼络汉宫 ,满族统治阶级只得依照大臣的民族成分确定筵席的饮食内容 ,即满官用满席 ,汉官用汉席。所以 ,顺治、康熙朝宫中就一直严格存在满席、汉席之分。根据《光禄寺则例》 ,光禄寺备办席面分满、汉两种。满席分六等 ,汉席分三等 ,等级不同 ,席面上的菜肴、用具、规格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20世纪中国饮食文化研究的范本——赵荣光《满汉全席源流考述》梳理与批评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中国商业出版社1986年6月出版了一本《厨师必读·千题问答》,作者:汪荣、王洪宝、屈守芳。该书三个提问:浅谈“满汉全席”,“满汉全席”的特点是什么?试论“满汉全席”对后世的影响。书中对“满汉全席”解答:“所谓‘满汉全席’,它是由满点和汉菜所组成,是我国历史上著名宴席之一,也是清朝最高级的国宴……满汉全席到底是由哪些菜肴组成的呢?据了解宫廷御膳的特级厨师唐克明同志讲:‘满汉全席包括大小菜肴共108件,其中,南菜54件,北菜54件,且点菜不在其中,随点随加,满洲饽饽大小花色品种44道……’”。“1983年10月,在羊城展出的‘广州名菜点评比展览会’上展出的‘满汉全席’是分为‘玉堂宴’、‘龙门宴’、‘金花宴’、‘鹿鸣宴’四个主要宴会展出的。这四宴共128碟。名菜64碟,名点28碟,果类28碟,跟菜5碟,单尾3碟……”。书中解答“满汉全席”的特点这样写道:“1.规模宏大。2.名菜繁多,全席有134道热菜,48个冷荤,再配上各种点心水果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满汉全席”续释——《从“满汉全席”问题看当代中国食学研究生态》读后

扬州大学烹饪学报
扬州大学烹饪学报

拙文《“满汉全席”史释》被《书屋》2011年第9期转发(以下简称《史释》)后,吴昊先生就此议题写出《从“满汉全席”问题看当代中国食学研究生态》一文(以下简称《生态》)。《生态》文中先将改革开放后餐饮业经营“满汉全席”,引借一位日本客人对此“都发出‘虚妄’的感慨”来加以否认,之后又将学界“近三十年关于‘满汉全席’的研究”视为“乱象”,接着就转达出赵荣光先生在“乱象背后”,经过“系统证伪”、“系统批驳”、“全面的史料证伪”并“深刻揭示”了学界对“满汉全席”研究的“诸多谬论”,使“满汉全席”“不再成为‘虚妄’问题”,“从而真实地还原了其历史本质”,“可谓是奠定了学界‘满汉全席’研究的最高成果”,而“这些最终体现在”赵先生所著《满汉全席源流》(以下简称《考述》)书中;并将《考述》对“满汉全席”的论断转达得相当凸显。读后,使笔者感到《考述》对其研究的论断失实多虞。文中引出的这两句话前者需要澄清,当是对这一研究生态的补充;后者需要商榷,因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