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格萨尔王

相关工具书解释

·中国神话人物辞典

藏族神话史诗《格萨尔王传》 中的主人公; 藏族民间尊奉的神。相传他原是上界白梵天神的第三子。其神力巨大,智谋丰富。当时人间,妖魔横行,百姓痛苦不堪。观音菩萨与天王商议,派天神下凡,降妖伏魔,拯救百姓。格萨尔毅然担任重任,遂投胎于一部落小酋长 (一说赤松德赞或松赞干布,一说 厮罗,一说林葱土司祖先)之妾。他尚在母腹时,其母即为叔父所谗,被逐山野。他少年时代在贫穷艰困中度过。年十五娶珠牡为妻。借助神力,为黑头人之君长,号... (本文共421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他者向现代性主体的转变——论重述语境下的格萨尔王和晋美形象

当代文坛
当代文坛

在科技空前发展的今天,国与国之间文化隔膜的逐渐消解,加快了各国文化的交融与理解。人类对经济利益的狂热追求,将“全球化”演变为当今人类发展的主要目标。然而,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各民族本能地将自身文化的独特性视为其存在的标志,却又无法逃脱现代性的樊篱。在这种复杂背景下,2005年由英国坎农格特出版社著名出版人杰米·拜恩发起,世界各国著名作家将各国神话题材重新创作成小说的“重述神话”丛书项目,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其中,以世界上流传最久、篇幅最长的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为蓝本,由中国著名藏族作家阿来依据个人创作风格和思想“重述”的小说《格萨尔王》的成功,被誉为2009年中国文学的大事件。其中藏族神话英雄格萨尔王和生活在现代西藏的神授说唱艺人——晋美的形象,更是为读者描绘了远古藏域与现代中国相结合,他者向现代性主体转变的生动的现代藏域生活图景。一超越时空的他者“他者”即一个独立主体对另一个独立主体的客体化、意向性建构。这一定义可以包括一切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当代文坛》

《藏史纲要》之格萨尔王历史研究

短篇小说(原创版)
短篇小说(原创版)

关于格萨尔王的历史在藏族以往的文献或其他著述中均难搜寻,所以很多格萨尔王研究者仅靠在民间流传的格萨尔王传来推断这一英雄人物是否真实存在过,为消除这个疑虑,藏族著名学者毛尔盖桑木旦和洛珠嘉措曾系统、扼要地解释过这个问题,无须赘述。现今研究格萨尔的一线专家们必须弄清楚一件事,就是要在进行研究之前分清《格萨尔王传》和格萨尔王历史的区别,因为历史人物传记是关于一位人物生平事迹的记载,而小说则是在历史人物的原型之上运用夸张和美化等文学手段进行文学创作之后的产物。所以《格萨尔王传》和将历史人物唐三藏进行文学创作之后的汉文化瑰宝《西游记》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格萨尔王的真实历史,在《朗氏家族驻史》和夏玛喀修旺布所著《达波月光少年传》中皆有记载。《朗氏家族驻史》中指出:隆松曲詹衮和格萨尔王之间有着福田与施主的关系。正当隆松曲詹衮身处向东行进的路途中时,格萨尔王将已被降服恶魔的伞幢、彩鬓、黑马作为迎请长寿灌顶的供养。并且用十几页的篇幅详细记载了格萨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格萨尔王:历史幻象的消解与神性解构

民族文学研究
民族文学研究

从20世纪80年代声名鹊起开始,在建构自己的小说世界上,阿来已经走过了一段不短的旅途。曾有评论家认为,从《尘埃落定》到《空山》,阿来致力于消解藏民族对神性文化的建构①。一直以来,阿来对藏族文化的建构更多侧重在当下、在此时此地,他对藏族文化在现代性转型中的冲突、矛盾和痛苦充满了关注。但《格萨尔王》显然是一次新的尝试,神、人、魔的存在空间在这里混为一体,叙述者在过去与现在的时间里自由穿梭,它是阿来在文化和叙事上的一次双重历险。《格萨尔王》的双重叙事结构《格萨尔王传》叼甚称藏族文化中的经典,被称作“东方的伊利亚特”。作为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活的英雄史诗,从古至今,它一直在藏族民间流传生长,新的情节不断被“仲肯”们“发掘”出来。它就像是一棵扎根在远古的大树,一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在不同的时代开出了不同的绚丽花朵。阿来最新的作品《格萨尔王》显然并不是这些花朵中新的一朵。小说虽名为《格萨尔王》,但阿来并不是另一个“仲肯”。他的目光并没有被“格...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族文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