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羽人

道家传说的飞人。《拾遗记》: “昭王即位三十年,王坐祇明之室,昼而假寐,忽白云蓊郁而起,有人衣服皆毛羽,因名羽人。王梦中与语,问以上仙之术,羽人曰: ‘大王精智未开,求长生久视,不可得也。’王跪... (本文共247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鬼神学词典》

相关文献

汉魏南北朝羽人图像考

南方文物
南方文物

“羽化成仙”“、长生不死”是古人长期以来就已经形成的生死观,在他们的灵魂深处,得道升仙是尘世生活的最终归宿。中国古典文献对此也多有记载,其中有关羽人形象的描述也被后世的人们传承与发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先秦时期羽人图像的起源和思想内涵,学者有所研究,但是,汉代以降之羽人图像则鲜有论述,尤其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羽人形象,变化繁复,头绪纷杂,问题较多。因此,本文试图根据考古材料,以墓葬图像为中心,从图像学的角度,把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羽人图像概括为五种类型,即跽坐类、持节类、骑乘类、戏兽类、飞翔类,旨在探讨其流变之迹。一.跽坐类羽人图像考古发现的跽坐类羽人多为青铜塑像和石刻画像。西安汉长城遗址出土的一件青铜羽人像!"(图一),男性,跽坐,锥形发髻,耳出于顶,耳面颈部羽毛丛集,著圆领紧袖长衣,背后的双翼长伸,下著羽裳,双手前伸作捧物状,跣足,两膝盖上有一半圆形的小洞,底部有一小孔。塑像只有15.3厘米高,小巧而美观,似为供奉之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文物》

汉画像里的乐舞图中的羽人

前沿
前沿

分析汉画像乐舞图中的羽人,自由、活泼、浪漫、栩栩如生,极具人性化魅力,是民间美好意愿在艺术绘画中的体现。透过羽人形象探析汉文化的艺术创作特征,无论是视觉感受还是心理体验都不难感受到艺术情感中蕴藏的宗教观念和艺术信仰,其中的想象力和创造意识代表了特定历史时期人们的艺术修养与价值理念。汉代民众崇尚升仙信仰,并且乐于在绘画创作中将内心的真实情感表现出来。画像中的羽人形象正是人们升仙信仰的最好诠释,从一幅幅乐舞图羽人形象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当时人们内心对于长生不死的迫切渴求。伴随汉代文化与经济的全面复苏,升仙信仰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羽人形象也就此得到了更加全面和完整的体现。本文从汉画像乐舞图中羽人的形象特征和文化内涵角度分析了羽人形象的艺术表现效果,体现出汉代精神与民族文化的有效统一。一、汉画像乐舞图中羽人的形象特征(一)羽人升仙形象据相关资料统计,关于羽人的升仙形象是汉画像乐舞图中羽人的最常见造型。在这样的图式当中,羽人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沿》

云崖仙使——汉代艺术中的羽人及其象征意义

中国美术研究
中国美术研究

汉代艺术中常见一种肩背出翼、两腿生羽、大耳出颠的人,此人就是文献中所说的羽人,即飞仙。《楚辞·远游》:“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王逸注:“《山海经》言:有羽人之国,不死之民。或曰:人得道,身生毛羽也。”洪兴祖补注:“羽人,飞仙也。[1]”仙的概念在汉代文献中屡见不鲜,飞仙图像亦广泛出现在汉代艺术中,其几乎遍及于汉代艺术的全部,贯穿于汉代艺术的始终,构成汉代艺术的一项重要母题,在汉代思想与信仰世界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一羽人的基本造型是人与鸟的组合。这种造型早在商代就已出现,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晚期墓出土一件羽人玉雕,羽人人身人面,鸟喙鸟冠,腰生翼[2]。战国时代,画像铜器上出现不少羽人形象。如河南辉县琉璃阁59号战国墓出土的一件狩猎纹壶,器表饰有衔蛇践蛇之鸟、操蛇之神、羽人以及狩猎图像,其中羽人鸟首人身,肩生双翼[3]。江苏淮阴高庄战国墓出土的画像铜器残片上也见有羽人形象,羽人皆鸟首人身,或操蛇、或射猎[4]。湖北荆州天星观...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国美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