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白马非马

先秦时期名辩思潮的主要论题。“夫刑名之家,皆曰白马非马也”(《战国策·赵策》)。最早提出此说的是儿说(《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公孙龙著《白马论》加以充分论证,使此闻名于时:“龙之所以为名者,乃以白马之论尔”(《公孙龙子·迹府》)。为了论证此说,公孙龙提出了五个论据。一、“ ‘白马非马’可乎?曰 ‘可’。曰 ‘何哉?’ 曰: ‘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 ‘白马非马’”。这是从“实以实其所... (本文共61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诡辩抑或误解?——“白马非马”及其合理性论证

逻辑学研究
逻辑学研究

“白马非马”是中国逻辑史上的一个典型命题。在先秦名辩思潮所产生的诸多命题中,该命题可谓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围绕这一命题,先秦诸子或肯定或否定,众说纷纭,极大地推动了名辩思潮的发展。周山研究员这样指出,公孙龙对“‘白马非马’命题的论证,较尹文的‘察士之类’的分析,无疑有了长足的进步,标志着先秦名辩思潮到了公孙龙子时代,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2],第152页)虽然“白马非马”命题诞生于先秦,而其影响却并不囿于先秦,随着其后中国思想史的延续,该命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先秦诸子,如墨经、庄子、荀子、吕览等,以及后来的学者,无论引述或是批评公孙龙,也必定要提‘白马非马’这个问题。”([2],第14页)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团队支持计划(2015-CXTD-01)研究成果。1“白马非马”的提出及早期评价1.1兒说与“白马之说”根据文献记载,“白马非马”这一命题的最早提出者并非战国末期的公孙龙。《韩非子》中有这样的记载:“兒说,宋人,...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逻辑学研究》

评公孙龙“白马非马”的诡辩命题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公孙龙以《离坚白》思想成家,而以“白马非马”.论断成名.《公孙龙子·迹府》篇说.盆龙日,‘先生之言悖。龙之所以为名者,乃以白马之论尔里’”由此,心白马非乌”命题成为先秦时期探讨公孙龙思想的主要内备论战的中心。历更的结论是:.“白马,马也,乘白马,乘马也”.(《岛经·大取》),介有牛马非马也(即‘白马非马’—引者住):砒惑于用名以乱寒者也”(《荀子.’正名》)。但是,当代华术界有同志认为,.白马非马尸不是诡辩,而是辩证命题。对此,笔者不敢苟同。为了科学地认识和把握公孙龙“白马非马”命题的实质,本文由《公孙龙子·白马论》出发,而过渡到他们思想方法论,再推向公孙龙思想的渊源,来剖示“白马非马”命题的真谛。 (一) 《白马论》以主客问答方式论证“白马非马,,一其主要立论是.“马者,所以命研;也,白者,所以步色也二命色者非命形少·故曰:‘白马非马。’”色”,,因而把。。形矛、。色”瘫象的规定,逻辑上是允许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白马非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白马非马”究竟是不是诡辩?——观张章騄、王四达驳李其祥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两千年前,战国的公孙龙曾以“白马非马”引起了经久不息的辩论:一派认为“白马非马”是诡辩;另一派则与之相反,认为“白马非马”不是诡辩,而且它还说明中国古代就出现了形式逻辑。在此,笔者并不试图为哪派作辩护或批驳,倒是对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4年第一期发表的李其祥先生的《“白马非马”不是诡辩》和1995年在同一刊物上第一期发表的张章騄与王四达二位先生合作的《“白马非马”还是诡辩———与李其祥先生商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张、王二人在文章一开头就指出了李先生的文章存在着逻辑混乱、字义不清、辩驳失据等漏洞。本文不是想看看张、王二人的批驳是否属实,也不是要为李做辩护,只是想从二者对“白马非马”的分析中加以评论。笔者认为“白马非马”展示的不是“白马到底是不是马”,而是公孙龙的严密的逻辑思维方式和较强的逻辑推理能力。当然,由于时代和知识的限制,他的逻辑推理也会存在一些漏洞。一、张、李二人对“白马非马”是不是诡辩的论述1.对概念的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