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碧华 胭脂扣

作者简介 李碧华,女,广东人。生长在一个大家庭里,祖父以前在乡下很有钱,有四个老婆,还有妾侍。父亲做中药,住的是祖父的物业,所以李碧华从小生活在那种楼顶很高,有着木楼梯的旧式楼宇之中,听闻过很多旧式的人事斗争,这种环境和残余的记忆为李碧华提供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她从小喜爱文学艺术,学生时代便向《幸福家庭》和《中国学生周报》投稿,以后当过教师,从事多种职业。1976年至今任职记者(人物专访)、编剧,又在《东方日报》撰写... (本文共403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粲然绽放的文坛奇葩——从《胭脂扣》解读李碧华及其创作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很少有人见过李碧华,但很少有人没接触过李碧华的作品,无论通过文章还是影视。在香港的文学界里,有人称她为“文妖”,亦有人称她“奇笔”。她以一支笔,写尽了生生死死,轮回不已。人世间争名争利,争情争爱,到头来尽随流水。有什么可争,争到最后,终是命定;有什么可执,执到末了,还是轮回。她冷静而又诡异,尖刻而又柔情……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情女子呢?对于她,我们无法说得清,道得明。也许,通过她的作品,我们可以浅浅地感触到她的神经,体会她丰富的内心。她眼中的情爱与世间又是怎样的一番情形?一李碧华自白:喜欢的颜色:男色和女色。为什么常写“男女”题材:基本上,任何好看的小说不外八字真言:痴男怨女,悲欢离合。理想的生活: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与许多台港女作家一样,李碧华为人所熟知,往往是作为言情小说家的身份出现的。她擅长写“情”,其笔下的情充满了浪漫、细腻、激越、离奇、诡异、凄艳的色调,且到了极致。她写的情爱,并不是一般痴男怨女的情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从历史怀旧到文化消费——再论李碧华小说《胭脂扣》的文化意蕴

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
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

《胭脂扣》最早发表于1984年,1987年由关锦鹏导演拍成同名电影,1990年香港舞蹈团在“第十三届亚洲艺术节”上搬演为同名舞剧。《胭脂扣》当属李碧华无可非议的代表作,小说讲述了一个看似荒诞不经实则诡异离奇的故事。50年前的红牌阿姑、现今的鬼魂———如花因一段夙愿未了现身现代香港。时间上,如花生活于20世纪30年代,殉情而死的她在地府悠悠荡荡,无法忘情而安定,于是以减去七年寿命为代价,再来世上进行一番找寻;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魂兮归来的如花发现50年前的风物痕迹已荡然无存,找寻之中的她更加确凿地成为一个异物———香港不是她的香港,爱情也早就不是她所想象的,在阴间牵念记挂着的情人十二少早已龌龊麻木、不堪卒睹,于是如花在极度失望中黯然离去。小说通过其所寻、所遇、所听和所见,对香港人的历史观念以及文化身份进行了一番别有意味的质疑和拷问。应和着中英香港问题谈判的时代情绪以及文化工作者的情感需求,李碧华及其《胭脂扣》一时之间带起“塘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浅析《胭脂扣》中李碧华写作特点

才智
才智

李碧华以一支写情之笔征服了众多的读者,并为其赢得了“天下言情第一人”的美誉。她笔下的爱情故事总是令人惋惜,《霸王别姬》里的畸形恋爱,《饺子》里为了爱情,女主人公吃用胎儿的做馅的饺子,是为了能挽留住丈夫的心,读起来令人恶心,却在恶心的同时,又被女主人公为爱所作的一切感动。李碧华笔下的“情”充满了浪漫、细腻、激越、离奇、诡异、凄艳的色调,达到了极致。在她的爱情故事里,古为今用,人鬼殊途,生生死死,轮回不已,却很少有幸福圆满的人生。以下我们以她的成名作《胭脂扣》为例,从中看看,李碧华笔下小说的特点,以及爱情的凄美与苍凉等待。一、那段逝去的爱情——怀旧中的香港李碧华的写作有着引人深思的“边缘性”,既不在纯文学的中心苦思,又不在消费文化阵营盘桓过久,尝试走一条“中庸之道”──其作品既不严肃到无人问津,又不俗到“走火入魔”,而是烙二者于一炉。不走极端,好处是兼容并蓄,探众家之长,雅俗共赏,但往往不容易把握,难以界定。解读她的《胭脂扣》,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