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碧华 胭脂扣

作者简介 李碧华,女,广东人。生长在一个大家庭里,祖父以前在乡下很有钱,有四个老婆,还有妾侍。父亲做中药,住的是祖父的物业,所以李碧华从小生活在那种楼顶很高,有着木楼梯的旧式楼宇之中,听闻过很多旧式的人事斗争,这种环境和残余的记忆为李碧华提供了创作的素材和灵感。她从小喜爱文学艺术,学生时代便向《幸福家庭》和《中国学生周报》投稿,以后当过教师,从事多种职业。1976年至今任职记者(人物专访)、编剧,又在《东方日报》撰写... (本文共403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李碧华小说及其电影改编折射出的港人人文情怀

新闻界
新闻界

李碧华的小说不仅有吊诡奇幻、缠绵凄切的故事,并且蕴含着对人性深刻的洞察和悲悯,对女性独立意识的呈现和反思,对文化身份的主动追问和探索等多重主题,因而被频频改编为影视作品。这些不同侧面的主题在《霸王别姬》、《青蛇》、《胭脂扣》三部经典影视改编中得到了十分集中的体现,本文拟从对上述影片的双重解读,分析其中折射出的港人对文化身份的思考、对人性贪欲的疑惑、对真情的渴求等等人文情怀。当然,之所以在此时重温这三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说及其影视改编,也是因为进入新时期以来,国际政治斗争日益复杂,而香港则成为了西方国家或明或暗挑起事端、干扰我国发展的主要地区之一。笔者以为,加强港人对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是对个别西方国家试图破坏祖国统一的釜底抽薪之举,而这三部作品就折射出的人文情怀思考而言,最终指向了“呼唤历史、回归中华文化血脉”之必然。李碧华是言情高手,她说过,任何好看的小说都不外乎“痴男怨女,悲欢离合”。她的小说,形式上在描写爱情,就像爱情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新闻界》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浅析《胭脂扣》中李碧华写作特点

才智
才智

李碧华以一支写情之笔征服了众多的读者,并为其赢得了“天下言情第一人”的美誉。她笔下的爱情故事总是令人惋惜,《霸王别姬》里的畸形恋爱,《饺子》里为了爱情,女主人公吃用胎儿的做馅的饺子,是为了能挽留住丈夫的心,读起来令人恶心,却在恶心的同时,又被女主人公为爱所作的一切感动。李碧华笔下的“情”充满了浪漫、细腻、激越、离奇、诡异、凄艳的色调,达到了极致。在她的爱情故事里,古为今用,人鬼殊途,生生死死,轮回不已,却很少有幸福圆满的人生。以下我们以她的成名作《胭脂扣》为例,从中看看,李碧华笔下小说的特点,以及爱情的凄美与苍凉等待。一、那段逝去的爱情——怀旧中的香港李碧华的写作有着引人深思的“边缘性”,既不在纯文学的中心苦思,又不在消费文化阵营盘桓过久,尝试走一条“中庸之道”──其作品既不严肃到无人问津,又不俗到“走火入魔”,而是烙二者于一炉。不走极端,好处是兼容并蓄,探众家之长,雅俗共赏,但往往不容易把握,难以界定。解读她的《胭脂扣》,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

浅探李碧华作品中的悲剧主题——以《胭脂扣》和《青蛇》为例

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网络出版地址: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3.1415.C.20170523.1807.030.html网络出版时间:2017-05-23 18:07李碧华的小说总是围绕着男女情爱的主题展开,但她笔下的情爱无一例外地都充满了悲哀与绝望的基调——女子痴心,男子负情,所有人都深陷在欲望的纠葛之中,挣扎无用,解脱不得,最终走向万劫不复的悲剧。任何美好浪漫的爱情幻梦在李碧华的作品里都会被残酷地打碎,在她眼中爱情的真相是:“大概一千万人之中,才有一双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为蛾、蟑螂、蚊蚋、苍蝇、金龟子……就是化不成蝶。并无想像中之美丽。”[1]90她以一个个的爱情悲剧描绘了千姿百态的浮生世相,又用自己尖锐而犀利的笔锋刺破男女情欲的面具,更深一步地揭露和反思悲剧背后的人性和社会问题。《胭脂扣》与《青蛇》是李碧华爱情小说的代表作,两者的共同特点是都通过奇异诡谲的情节想象和痴狂幽怨的女性形象对男女之情...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