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方连续纹样

可向上下左右循环连续的图案,组织形式大致可分3种:①散点式,普通是1个散点、2个散点、3个散点、4个散点、5个散点。配置方法:以方形为单位,散点配置于方形内,2个散点则将方形等分为4格,3个散点则等分为9格,排列时每一横、竖... (本文共274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四方连续纹样经起花织物的设计

棉纺织技术
棉纺织技术

经起花织物的经纱由地经和花经两个系统构成。起花时,花经与纬纱交织使花经浮在织物表面,利用花经浮长变化构成花纹,以局部起花的形式存在[1];不起花时,该花经与纬纱交织形成纬浮点,即花经沉在织物反面。起花以外部分为简单组织,由地经和纬纱交织而成。郁兰等采用独特的组织设计方法,扩大了普通经起花织物花形大小,克服了普通经起花织物浮长线过长的问题,但图案以单独纹样形式出现,不能实现图案循环扩展[2]。本文利用四方连续纹样中的三种构成方式,设计经起花织物,实现图案循环扩展,同时以不同颜色的花经交替起花,使花纹连续、突出,视觉效果更加丰富。1普通经起花织物经起花图案大多以局部纹样的形式存在,呈条状花纹或点状花纹;由于受经浮长线长度和上机过程中综框数的限制,花形一般小而密,纹样整体布局变化较小,局部经起花织物如图1所示。图1局部经起花织物在织物表面以平纹组织交织存在,花经沉在织物的背面,浮长线较长,严重影响了其使用范围。此外,目前市场上常见的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棉纺织技术》

克孜尔千佛洞四方连续菱格纹样在服装面料设计中的应用

大众文艺
大众文艺

一、克孜尔壁画时期划分与风格克孜尔壁画图案的变化与石窟的时代划分问题有关。多年来,关于龟兹石窟的分期,众说风云,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在这里,我更倾向于阎文儒先生的观点将克孜尔石窟分为四个时期。第一时期相当于东汉晚期;第二时期为两晋时期;第三时期为南北朝至隋朝时期;第四时期为中唐到晚唐,至元完全废弃。克孜尔第一时期主要受印度以及犍陀罗文化的影响,壁画题材简单,风格粗糙。所以不难看出,这一时期的纹样也较为单一,没有什么丰富的变化。这与形式的承袭多来自外来有直接关系,而由于教派影响,画匠们也不敢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第二时期,对于佛教日盛的龟兹地区来说,对于开凿和绘制壁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图案纹样的丰富,技艺的日益精湛,在着色及纹样方面都比较讲究。而四方连续菱格图形纹饰也再受格线限制、其中以第38号窟主室为主要代表。这一时期的壁画图案可谓是“承袭前一期而稍有变化”,同时也标志着克孜尔壁画成熟时期的到来。进入第三时期的龟兹壁画已经步入成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大众文艺》

汉代织锦图案中禽鸟纹研究

丝绸
丝绸

汉代织锦的发现,大多集中在湖南、新疆、甘肃等地,大都是零散出土,往往在一个墓地或遗址出土的大量文物当中,织锦仅占其中的很小一部分,而且与出土地点和时间不同,导致汉代织锦的相关刊布信息也相对零散,没有系统性。汉代织锦图案的题材,大致可分为五大类:动物纹、植物纹、几何纹、人物纹、器物纹。其中动物纹是最多的一种,又可将其分为禽鸟纹、兽纹和鱼虫纹。本文主要通过对汉代织锦图案中的禽鸟纹进行归纳分析,对其纹样题材和和排列形式进行探讨。1纹样题材1.1三足乌历史记载中也称三足金乌,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鸟,一般居于日中,所以又名阳乌,也称三足。关于为何乌有三趾,可能是人们受到当时的阴阳构成宇宙思想的影响,如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1]。”汉代织锦图案中发现有三足乌的并不多,其中较为典型的是“麒麟金乌骑士锦”和“永昌锦”,分别被科特森个人和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收藏。如图1所示,图1(a)中三足乌尾巴为朝...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丝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