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韩熙载夜宴图

五代、顾閎中作,卷、绢本、设色,高28.7公分、宽335.5公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宣和画谱》在谈及此画和作者时说顾閎中“善画,独见于人物。是时中书舍人韩熙载,以贵游世胄多好声伎,专为夜饮,虽宾客揉杂,欢呼狂逸,不复拘制。………声闻中外,颇闻其放纵,然欲见樽俎灯烛间觥筹交错之态度不可得,乃命閎中夜至其第,窃窥之,目识心记,图绘以上之。”因而 《韩熙载夜宴图》是描写当时现实生活、表现真人真事的一幅创作。韩熙载本是北方人,后... (本文共1266字)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辞林》

相关文献

《韩熙载夜宴图》赏析

美术教育研究
美术教育研究

五代十国是一个让艺术家颠沛流离的时期,到处都是硝烟战火,艺术创作十分不易,在那个背景下能够流传下来的艺术品实属罕见,艺术家在那个时代对艺术的探索和追求也应当是更加有想法和新意的。但是五代十国也是一个承前启后的时期,它既继承了隋唐时期的灿烂文化,也为元明清时期中国封建王朝的另一个大繁荣盛世的到来奠定了基础。五代十国时期的艺术家对画作意境的捕捉和情趣的描摹是淋漓尽致的,这样才使五代十国时期的山水花鸟作品发扬光大,暗示着五代十国时期的绘画语言要从咏物转向抒情达意的更高境界。这一时期的人物画也更加精进,既继承了秦汉时期的豪迈奔放,也继承了魏晋时期的温柔含蓄,有条不紊地将唐代的华丽美好转译成典雅大方。美中不足的是人物画依然注重“宣教化、助人伦”的世俗情节。五代十国时期艺术的最高境界依然是生动地表现人们的真实生活场景,在这种条件下,写实人物画得到了发展。通过这些绘画,我们能了解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还可以知道五代十国时期人们的精神面貌。《宣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教育研究》

历史穿越夜宴的迷津——《韩熙载夜宴图》鉴赏疑难举要

美术教育研究
美术教育研究

《韩熙载夜宴图》(图1)创作于南唐国祚将倾的前夜,南唐处于唐宋两大王朝之间,所以该作品本身的历史价值非比寻常,同时也为相关摹本中的艺术形象留下一定的研判与重估空间。也就是说,无论那些卷后跋识对韩熙载是褒是贬,其实都是艺术穿越重重画屏形成更多想象空间的结果。所以,这幅夜宴图不仅描绘了众多确有其人的艺术形象,艺术手法在画史上承上启下、意义重大,而且对其主题的发掘与人性化掌控也可谓中古人物画较高水平的绝佳见证。关于对这幅画的鉴赏,在绘画专业本科的课堂教学中,教师可以设计一些关键词和设问,从而藉赏析之便,构建高效的美术史学方法体系。这些关键词可以是屏风、乐伎、蒻兰、六幺舞、筚篥、韩君轻格、韬光养晦、鸩酒、绍勋印、玉池山房等。而关于故宫本《韩熙载夜宴图》的教学设问又可以是:为什么故宫本一般被鉴定为南宋孝宗至宁宗时期(1163—1224)的临本,粉本、临本和仿本是不是一回事;如何看待韩熙载以“酒色自污”而自保,潘佑、徐铉、韩熙载谁对南唐王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教育研究》

《韩熙载夜宴图》与《女孝经图》关系考辨

美与时代(下)
美与时代(下)

《女孝经图》与《韩熙载夜宴图》的画面人物有诸多相似之处,特别是人物服饰和发型。很多学者在考证《韩熙载夜宴图》时几乎都要与《女孝经图》作比较,而《女孝经图》可以确定是南宋时期的作品,从而得出结论:《韩熙载夜宴图》为南宋时期的作品。此结论看似无可厚非,《女孝经图》的画面确有南宋的气息。但是,《女孝经图》是否反映了南宋时期的时代特征尚有待考证,如果《女孝经图》的时代特征不只限于南宋,而有更早时期(北宋)的特征,那么由此推论《韩熙载夜宴图》为南宋的作品的论断将何以立足?一、构图样式邵晓峰等对《夜宴图》的考证结论,是将此画定为南宋中期院画家作品,其颇占篇幅的主要论据来自于对画中图像的考证,而他的重要佐证便是南宋佚名画家的《女孝经图》。其断代的理由是:《女孝经图》和《夜宴图》中女性发型和服饰极其相似。但是仅以两幅画卷中部分图像之类似,便断言两画卷同为南宋之作,似有管中窥豹之嫌。换言之,如果我们发现《女孝经图》中所绘图像原本就不属于南宋,那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与时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