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洲国家组织

美洲区域性组织。1889年10月至1890年4月,18个美洲国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第一届美洲国家国际会议(又称“泛美会议”),成立“美洲共和国国际联盟”及其中央机关“美洲共和国商务局”。后改为“美洲共和国国际局”,1910年在第4届国际泛美会议上改称“美洲共和国联盟”,同时把“美洲共和国国际局”改为“泛美联盟”作为常设机构。1948年在波哥大举行的第9届国际泛美会议上通过《美洲国家组织宪章》并改称现名。1970年设立总秘书处,作... (本文共614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加拿大与泛美组织

南开学报
南开学报

追溯渊源,当今美洲国家组织是世界上成立最早的区域性国际组织。早在18世纪末,泛美主义思想如“大美洲联盟计划”就被拉美独立运动领导人提了出来。①19世纪20年代,新兴的拉美国家召开了第一次泛美性质的会议。在这次会议后,拉美国家间虽然多次举行过不同国家参加的区域性会议②,但1889年召开的美洲国家会议才是延续至今的泛美组织的正式开端。作为美洲国家中幅员最辽阔的国度,加拿大在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之后,才于1990年正式加入该组织。加拿大处于美洲的最北端,毗邻的美国横亘在加拿大与拉美国家之间。然而,地理并不是阻碍加拿大与拉美国家发展关系的障碍,真正的障碍来自政治方面。拉丁美洲国家资源丰富,经济落后,政局动荡,而一贯把拉美视为后院的美国,又自封为拉美的“保护者”。因此,依重贸易为立国之本的加拿大虽看重美洲南部的广大市场,但要避开拉美国家内外纠纷的漩涡,又要躲闪可能落在自己头上的美国的“大棒”,还得避免为美国在拉美的霸权主义行径呐喊助威。本文...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开学报》

从美洲国家组织看美国政策和美拉关系

当代世界
当代世界

美洲国家组织曾在处理美洲事务过程中很大程度上追随和顺应了美国的战略需要,但这一组织并非美国随心所欲、得心应手的政策工具。美国在西半球的影响力不同时期表现出不同的特点。美古复交带来的乐观情绪使美洲国家组织的地位和作用问题重新彰显,也使历史上曾出现过的西半球合作理念和泛美主义再次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2016年,拉丁美洲地区正处多事之秋,地区热点问题涉及一些国家的国内局势,其中委内瑞拉首当其冲。拉美乃至西半球国家及其区域性国际组织都未能置身事外。6月初,针对此前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关于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委内瑞拉政府违反民主规范的呼吁,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希望拉美国家能够保持团结、合作,不要向美国企图孤立委内瑞拉的“粗暴压力”屈服。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则在加勒比国家联盟会议上明确表示,美洲国家组织是帝国主义的工具,古巴永远不会重返这一组织。事实上,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发展轨迹类似,美洲国家组织曾一度成为美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当代世界》

从美洲国家组织看冷战后美拉关系的变化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拉美政策发生了转变,己由传统的军事安全领域转向促进该地区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完善民主制这两个主要方面,此外,在诸如扫毒、反恐、移民、环境等非传统安全方面也提出了对拉美的新要求,涉及的范围更广泛、更具体。亚伯拉罕。洛温索尔指出“当今美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关系与地缘政治因素和国家安全因素的联系己经不是那么紧密了。现在美国对拉美的关注更多的与贸易、金融、能源及其他资源等实际问题,以及单个国家无法独立解决的共同问题,诸如反恐、打击毒品交易和武器交易、保护公众健康、保护环境、保证能源稳定性、合理处理移民问题等联系在一起。”川‘p了“’美洲国家组织作为西半球最重要的政府间组织,其历经半个世纪的存在和发展无不折射出美拉关系的这种新变化,有学者指出:“在布什总统任职后期,美洲国家组织这一西半球最大的组织开始发挥前所未有的积极作用。”〔2〕‘户3“’本文拟以美洲国家组织为切入点,以其在冷战期间和冷战结束后的发展变化为脉络来阐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