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价值判断

在西方经济学中,价值判断属于规范经济学的范畴。价值判断强调经济活动应该怎么样,或应该是什么。它提出一些分析和处理问题的标准,作为理论的前提和制定政策的依据。例如,美国新制度主义经济学家K.加尔布雷斯在《经济学和公共目标》等著作中,就把一定的价值判断作为经济分析的标准。他认为,经济分析和经济政策的标准,应该是为了人或为了人的幸福。而经济政策却往往忽视了这个标准,结果造成了“富裕中的贫困”等不合理的现象。因此,... (本文共544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价值判断建立在可靠的经济学基础之上

深圳特区报
深圳特区报

尽管经济学是中立的,但经济学家不应该是价值中立的,经济学家可以作出价值判断,经济学家的价值判断和经济学本身的价值中立并不矛盾。$$ 经济学与伦理的关系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有段时间,一些经济学家就在争论这个问题。经济学是价值中立的学科为人们普遍接受,很多的经济学教科书也都告诉人们经济学是一门关于“目的-手段”的科学,经济学家只能站在当事人的角度上,考察他所选择的手段是否有助于实现他的目标。$$ 如果经济学只是关于个体的“目的-手段”的科学,那么经济学确实不能作出价值判断,但是由于经济学不只是关于个体的“目的-手段”的科学,而且还是互动的个体之间利益协调的科学,也就说,经济学包含的“功利主义”超越了“个体层面”的功利主义,还包括个体之间“互动”意义上的功利主义,个体之间互动的改善被称为“动态效率”,个体层面的功利主义不过是互动层面的功利主义的基础。后者,即互动意义上的功利主义可以为“经济学家”的价值判断提供依据。$$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历史价值判断何以成为可能

中国社会科学报
中国社会科学报

对于任何历史事实乃至形形色色的$$历史行为、制度、思想等等作出价值判断,只有运用唯物史观的观点与方法深究到它们的因果层次上,在揭示出其产生和发展的终极原因的基础上,才是可能的。$$在历史研究中,价值判断似乎无规律可循。经常会听到说,受阶级地位、经济利益、政治立场、思想观念甚至情感因素等等的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标准和作出的具体价值判断是主观性很强的东西,无规律可循,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标志历史学作为一门学科诞生的兰克学派,强调历史学就是“如实地描述过去”,由此将价值判断排除在历史研究之外。而反对兰克学派的新史学的代表学派年鉴学派强调要对历史进行长时段研究,以发现客观历史进程中的结构或法则,由此对历史做出解释。但这同样没有涉及价值判断规律的探求。新史学之后出现的后现代史学,解构了探讨长时段规则研究或“宏大叙事”的合法性,将主观性推到更加极端的位置,甚至连事实判断的客观性都予以否定,更勿谈对价值判断规律的探求。$$不独在历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数字电视产业化受困“价值判断错位”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不论是目前广电总局大力倡导的“青岛模式”,还是其他几个模式,都已暴露出中国数字电视在其发展道路上所遇到的特有问题。在所有问题中,缺少成功商业模式是最大的问题。然而,仅仅知道这一点并不足以解决问题。我个人认为,在缺少成功商业模式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内在的发展障碍——“价值判断错位问题”。这一问题在最近关于数字电视发展的热烈讨论中似乎被忽视了——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未被揭示。$$ 我在此所指的“价值判断错位”是指中国目前的社会结构中,不同的阶层、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利益集团在数字电视发展问题上所暴露的对同一事物的价值出现不同的认知。$$ 对数字电视的“价值判断错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数字电视的广电管理者、投资者、经营者以及潜在受众之间对数字电视价值判断的复杂的多重错位。广电总局已经下定决心要发展数字电视。从战略上讲,这种决定是符合中国广播电视发展需要和全球数字化发展趋势的。但是投资者对中国数字电视的价值判断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