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亦称帝辛。商朝最后一个君主,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他生得力大无比,才智过人。《史记·殷本纪》上说他“手格猛兽,知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自以为天下无人能超过他。他一即位,便役使上万民众在朝歌(商之别都,在今河南淇县) 修造鹿台,以在这里聚集钱财珍宝,又另修一座叫巨桥的大仓,专藏粮食。他又不断发动对周围部落和部族的战争,掠夺财富,并把战俘作为奴隶。为求得美女妲己的欢心,到处修起离宫别馆,“以酒为池,悬肉为林”,过着荒... (本文共528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纣王形象的演变及其文化意蕴

中州学刊
中州学刊

无论是在《尚书》、《史记》等古代典籍中,还是在《武王伐纣平话》、《封神演义》等文学作品中,纣王都是典型的暴君形象。但学界对这一暴君形象的研究却处于失衡的状态中。史学研究者从历史的角度对其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文学研究者却鲜有深入系统的讨论,打通文史的综合研究则迄今未见。有鉴于此,本文拟打通文史界域,对纣王形象进行由源及流的整体考察。以下主要沿着从古代典籍到讲史小说《武王伐纣平话》、《列国志传》,再到神魔小说《封神演义》这一历时性线索,探讨纣王形象生成演变的过程,揭示其在不同历史阶段所独具的审美特征与文化意蕴。一、古代典籍中的纣王形象历史上的纣王,到底是一个功过参半的悲剧人物,还是一个内行不道、外肆征伐的暴君?这是学界聚讼不休的一桩公案,迄今尚未达成共识。究其原因,是现存相关的历史资料多数都曾经过儒家学者的加工整理,对纣王几乎是一致的口诛笔伐,鲜有绝对客观真实的记载。关于此点,历代学者多有论述。子贡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中州学刊》

殷周之际的纣王与文王——新天命观的解读

深圳社会科学
深圳社会科学

一、前言:文王与纣王的形象公元前1046年1,武王经过多年的生聚教训之后,发现复仇时机已到,乃载文王木主,远从周原兴师,迢迢千里,向东伐纣。在会合诸多与国的兵力后,渡过孟津,“甲子昧爽”,到达商郊牧野。纣王部队以逸待劳,迎击来敌。不意两军对阵后不久,纣王部队纷纷倒戈,形势急遽逆转。纣王眼见不支,乃退回朝歌的鹿台,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2。一个雄踞东亚大陆五六百年的大帝国就此崩溃,新兴的周民族取而代之,而且其历史绵延八百年之久。此后,殷商成了历史名词,“殷鉴不远”也就成了后世一个警惕世人的著名成语。“武王伐纣”是三代历史一个关键性的事件,这个事件是一连串历史演变的高潮。商周的矛盾相持已久,如实说来,这个矛盾在太公时期已明朗化,历经王季、文王,矛盾不断加深,到了武王时期才彻底决裂,一朝解决。武王在甲子兴师之前,周民族已连续遭受到王季被杀、文王被囚的悲惨命运,两民族累积的仇恨已深。文王被囚后终被释放,不久,更“受命”为王。受命...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深圳社会科学》

纣王墓前的沉思

寻根
寻根

纣王墓位于淇县淇水河畔,由县作家王剑冰发文感慨:“这哪里是一城的云梦大道东行约8公里到达淇河桥座陵墓。纯粹是一座土丘,只见它长百便可看到。冢呈长方形,高12米,长50米、高十二米左右。荆棘蓬蒿丛生,野米,宽25米。墓前有一通巨碑,碑上有菊黄草杂长。上面还遍布着动物的爪印“纣王之墓”四个大字,由著名历史学和粪便。”时隔三十年,笔者先后两次家周谷城先生在1987年题写。纣王墓的实地探访纣王墓,对其保护现状依然颇北边几十米处,有两个小型墓葬,分别感失望,同行的任润鑫博士初次见到纣是姜皇后墓和苏妲己墓,三座坟墓呈南王墓时,也感慨其荒凉破败。北排列。第一,没有政府的保护迹象。从淇历经三千余年,纣王及姜王后、苏河桥上观望,纣王墓就如同一个孤零零妲己的墓葬还能够保存下来,实属不的土丘,没有围墙等保护性建筑。墓冢易。在2008年公布的第五批河南省文物旁边是农村的通行公路,来往车辆不保护单位名单中,纣王墓也在列。这毫断,很难保证减速慢行。虽然已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寻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