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姑娘

汉族长篇叙事诗歌。流传于杭嘉湖地区。这首诗真实而生动地描述了长工徐阿天与地主杨金大胞妹五姑娘的悲剧性的... (本文共132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木匠秦顺

黄河
黄河

秦川握着手里那张稀薄的纸片,感觉身体往下陷,风迷眼似的,将头低到手里那片纸上,睁大眼睛看。医生说:还是到大医院确诊一下吧。秦川瞪着眼,似乎不明白地看着医生。医生表示理解,朝他点点头,望着门口说,下一位。该离开了。秦川挪动的脚又站住,他不想走,像是医生是他的亲戚,是丢不开的什么人。医生双眼盯着电脑一边看,一边问病人。那病人木呆地坐着,身边站着一个男人。恍惚间,秦川觉着那个病人是父亲。可他知道不是,他低头看手里那张纸,那熟悉的字样,是父亲的名字。从秦川小的时候,就开始看那两个字。秦川幼年,每天放学回家,父亲都要问他学没学到那两个字。秦川摇头。夂亲说你每天吃完饭只管去学校,这么些天,连那两个字也学不来吗?一天放学后,秦川飞奔回家拉着母亲的衣服后摆问:父亲呢?秦川跑得满脸通红,额头冒着热汗,小胸膛喘得像装了只小蛤蟆。母亲惊讶地看着他,望一眼他身后说:你又惹祸了是不是,跟谁闹架来着?秦川将头摇摇,说他学会写那两个字了。母亲惊喜地拉着他问:...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

五姑娘

文学港
文学港

桃子,红扑扑粉嫩嫩。红晕不是天然而成,而是由于激动。两颗比夜色的黑还黑的眼珠,滴溜溜0地闪烁,发出璀璨的光芒。美若天仙的五姑娘以五丫头乌亮的瞳孔为舞台,慢闪秋波对镜自夸,五姑娘对菱花镜仔细瞧,边瞧边唱:只见她自叹、自怜。走了一个连环步,收起水秀的五姑头发怎么那么黑,她的梳妆怎么那么秀,两鬓蓬娘,忽然就变成了五丫头,五丫头叫了一声“王松光溜溜何用桂花油,高挽凤缵不前又不后,有俊卿,你来得正好”,满目的愤怒和哀怨。五丫个名儿叫仙人鬏。银丝线串珠凤在鬓边戴,明晃头怎么会成了五姑娘?仔细地端详,五丫头的确晃走起路来颤悠悠,颤颤悠悠真亚赛金鸡叫的什是五丫头。看着看着,五丫头又变回到了五丫么乱点头。芙蓉面,眉如远山秀,杏核眼灵性儿头,电影里的五姑娘在五丫头比夜色的黑还黑的透,她的鼻梁骨儿高,镶嵌着樱桃小口……眸子里,将一朵定情的红玫瑰送给了情郎哥哥。瞅瞅人家张五可,这位五姑娘,长得是有多俊。周围看电影的妇人,吧嗒着嘴儿称赞。我是有多么讨厌这...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学港》

五姑娘——消逝的村庄之六

海燕
海燕

天地寂寞的冬日,一位亲戚从老家打来电话,在我们聊到连电话听筒也感到疲惫的时候,她在一大堆杂乱无章的故乡消息之后,加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尾音:“五姑娘死了。”“五姑娘死了?”我便有了片刻的怔忡,潜意识中,五姑娘似乎早就死了,怎么她竟然活到了现在?“死了,炼了(火化),埋了。”听筒里传来了亲戚不带一点儿感情色彩的声音。“死了,炼了,埋了。”这简短的六个字,不仅是五姑娘的人生句号,而且是所有人的人生句号。放下听筒,我呆坐在书桌前,沐着淡淡的橘黄色灯光,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孑然一身的五姑娘终于死了,蹒跚在一长串不洁岁月中的五姑娘终于死了,在无形的笼子中等待一生的五姑娘终于死了。她现在或已安睡在庄稼地下的深黑里,或已飘浮在青云上的微烟中。而我更希望于后者,人,死了,死了。死,便是“了”。死后化灰化烟,游于广漠和乌合有,对尘世了无牵绊,才是大终结,不似风行水上,总有些深深浅浅的波痕。淡淡的橘黄色灯光越发淡去,一条荒凉的乡间小路从那淡中慢慢地展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