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九色鹿本生图

北朝·北魏壁画重彩纵九六厘米横三八五厘米见于敦煌莫高窟二五七窟此图内容源自《佛说九色鹿经》。故事描绘善良美丽的九色鹿,从恒河中救起溺者调达,调达向九色鹿拜谢,并允诺不向任何人泄露九色鹿的行迹,否则周身长疮。当时,这个国家的王后夜梦一鹿毛呈九色,双角如银,次日即要求国王寻捕九色鹿,国王当即张榜重金悬赏。调达见榜遂背信告密,并引国王率众前去捕鹿。鹿正坦然酣睡,待醒已遭围捕。鹿见国王,毫无惧色,慷慨痛斥调达见利忘义... (本文共1297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论九色鹿本生的图文传播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本生经与中土固有叙事文学最大的区别是,其主要人物形象中常常以动物为角色。佛陀其前世修行时,或曾是鹿、牛、马、象、狮子、老虎、鸽子、鹦鹉,飞禽走兽,陆生水生,悉有所涵盖。而无论中、印,其经典除了文学传播形式外,图像传播也同样盛行。唐义净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卷三即说寺院壁画:“可在檐廊壁,画佛本生时,难行施女男,舍身并忍事。”[1]24册656东魏孝静帝天平二年(535)四月八日所刊《中岳嵩阳寺碑》描绘当时寺院雕塑、绘画的盛况为:“塔殿宫堂,星罗棋布。内外图写本生、泥曰,十囗尊仪,无量亿数,皆范金为相,裁玉成毫。”1隋开皇四年(584)九月廿五日撰出的《阮景晖等造象记碑》又说:“壹羊壹马,表始育出奇;四枯四荣,显告终之异。于是道场兴会,建斯三善;炎摩普集,明此双空。……至如狂象无识,尚侠(假)病以归依;毒龙少智,犹带怒以伏道。况我人天,靡不崇敬。”[2]其“表始育出奇”的羊、马以及毒龙,实指叙述佛前世为羊、为马、为大力毒龙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