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宋徽宗

即赵佶。北宋第八代皇帝。书画家、词人。神宗子。1100—1125年在位。年号先后为建中靖国、崇宁、大观、政和、重和、宣和。即位初年,他欲调和新旧党争,但旋即重立元祐党籍,严厉打击元祐党人及其子弟。崇宁末稍弛党禁,而他也日渐骄奢淫侈,重用蔡京等权奸,政治腐败,内有方腊、宋江等农民起义,外有金军入侵,直接种下了北宋灭亡的祸根。他狂热崇道,曾自称梦见老子托言:“汝以宿命,当兴吾教。”又称在玉津园遇见神仙,作《天尊降临示现记... (本文共898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宋徽宗《听琴图》再讨论——兼论《听琴图》与《文会图》《十八学士图》的关系

荣宝斋
荣宝斋

一前言宋徽宗赵佶(一○八二—一一三五),在历史上一直被认为是一位昏庸的皇帝,然而,在中国艺术史上,他却享有盛名。尤其爱好绘画,水平甚高,如南宋邓椿《画继》中记载:“徽宗皇帝天纵将圣,艺极于神。”①元代汤垕在《在古今画鉴》中说:“徽宗性嗜画,作花鸟山石人物入妙品,作墨花墨石间有入神品者。历代帝王能画者至徽宗可谓尽意。”②宋徽宗还把“北宋画院”发展到了极致,实行绘画的科举取士制度。在南宋邓椿《画继》中记载:“始建五岳观,大集天下名手。应诏者数百人,咸使图之,多不称旨。自此之后,益兴画学,教育众工。如进士科下题取士,复立博士考其艺能。”③然而对赵佶的绘画,自北宋末开始就有人认为存在着代笔的问题。如北宋蔡绦《铁围山丛谈》曰:“上皇自擅其神逸,故凡名手多入内廷供奉,代御染写,是以无闻焉尔。”④明董其昌《雪江归棹图》题跋中写道:“宣和主人写生花鸟时出殿捉刀,虽着瘦金小玺,真赝相错,十不一真,至于山水,惟见此卷,观其行笔布置……其右丞本色,宋...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荣宝斋》

论宋徽宗与北宋后期技术科学的发展

宋史研究论丛
宋史研究论丛

宋徽宗称得上是一个成功的医学家和杰出的艺术家,但却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和昏庸的皇帝。历史上关于他因“花石纲”而亡国的问题已经谈论了很多,此不赘言。由于学术研究的开放性,学界对宋徽宗在历史上的定位已经趋向多元化,如他在绘画和书法等文化方面的成就,国人就给予了空前积极的评价和极其高度的关注?,这在研究宋徽宗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现象。以此为前提,可以看到宋徽宗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和片面的历史人物,如其独创的“瘦金体”、在科举中设立画学一门、创辟书法人画的写意风格、首开中国古代画面题诗的新纪元等,在中国古代美术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宋徽宗的花鸟画具有极深的艺术功底和传奇色彩,他的《枇杷山鸟图》《柳鸦芦雁图》《蜡梅山禽图》《翠竹双雀图》《写生真禽图》等画品中蕴藏着独特的艺术气质和科学精神。宋徽宗的画品如此,书品亦复如此。发生在宋徽宗身上的这种文化现象,也促使笔者通过科学与艺术的互动关系以及宋徽宗与北宋后期诸技师的交往过程,具体分析和把握宋徽宗与北...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宋史研究论丛》

宋徽宗《五色鹦鹉图》的再探讨——以其图像学意义的解读为中心

大众文艺
大众文艺

引言中国绘画的技巧在宋代达到了全面成熟并实现了由成熟向精致发展,而宋徽宗直接指导下的北宋院体花鸟画,更是以其一丝不苟的写实画风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宋徽宗本人也是被人称为“天纵将圣,艺极于神”1的顶级书画家,他不仅自创了具有“锋芒毕露,傲骨之气,割金断玉”之美评的“瘦金体”,还留下了优秀的绘画作品。其中《五色鹦鹉图》更是蕴含了宋徽宗赵佶的个人理想和审美倾向,被誉为宋徽宗的“自画像”。因此在研究《五色鹦鹉图》图时,应当把重点放在对其图像学意义的解读上。而本文的研究课题,目前在国内学术界均不存在专门的、系统的研究和著述。大部分学者的研究方向只是指向论题内涉及的某些分支,其中包括对于画作的真实作者是否为宋徽宗的鉴定等。例如,有些学者认为《五色鹦鹉图》出于北宋时代画院职业画师之手,是一副北宋画院的宋徽宗御题画,而非宋徽宗亲笔画。著名书画鉴赏家徐邦达在其著作《宋徽宗赵佶亲笔画与代笔画的考辨》2中持此种观点,而丁羲元在《宋徽宗赵佶代笔画的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大众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