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的变调

在普通话语音里,“一”的基本调值是阴平(yī),但是它只有单用或者用在句末时,才念基本调值。当它在句子里和相连的词语连读时,会受后面一个音节的声调影响... (本文共193字) 阅读全文>>

相关文献

普通话儿童变调习得的实验研究

语言文字应用
语言文字应用

一引言汉语是声调语言,声调是汉语表义的手段之一。对于汉语儿童语言的发展来说,声调的发展是语言习得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声调习得研究也是汉语儿童语音习得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李嵬等(2000)认为在1岁半之前普通话儿童的声调已经习得,Chao(1973)、Li&Thompson(1977)、Zhu&Dodd(2000)、Zhu(2002)认为儿童在2岁前或2岁左右已经获得了四声,Wong等(2005)认为,3岁儿童并没有完全习得四声,上声调的感知和产生都仍然存在很大的困难。现有研究表明,汉语四类声调的习得存在着先后顺序,Chao(1973)通过个案研究最早提出汉语声调习得的顺序是“阴平—去声—阳平—上声”。Clumeck(1977)认为,儿童最早在1岁10个月时产出阳平调,之后才产出阴平调和去声调(转引自Wong等,2005),Li&Thompson(1977)对1岁半到3岁的普通话儿童的研究发现,儿童在单词句阶段就已经掌握阴平调和去...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语言文字应用》

浅谈数词“一”的变调实质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在有声调语言中,汉语里的“一”字变调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传统上有“连读变调说”,即“一”字在阴平,阳平,上声前读去声,在去声前读阳平。1979年,在《中国语文》第五期发表的一篇文章《普通话“一”字变调的读法》中,明确提出了“一”字的“结构变调说”(金有景),即“一”字与量词组成数量结构时,“一”读变调。许德楠先生从语法上详细描写了数词“一”各种声调的分布环境。纵观前人对数词“一”的研究,在实际运用中,这些规则并不准确和全面。本文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结合一些相关的特例,讨论一下数词“一”的变调实质。一、关于数词“一”的变调规律的基本观点一般认为,普通话中数词“一”的变调有四种情况:(1)单念或在词句末尾,以及在序数中,声调不变,读原调,“一”念阴平(55)。例如:一(二,三)、十一、第一、万一、统一、划一、唯一(2)在去声前,变为35。例如:一样、一定、一向、一块儿(3)在非去声(阴平,阳平,上声)前,“一”变为51。例如:一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对韩汉语中“一”的变调教法探析——以韩国江原道雉岳高中为例

语文学刊
语文学刊

对韩汉语教学的基础调查中显示,汉字课和汉语课是各自独立的两门课程。这种分开独立进行的现状,使得在韩国基础教育中,汉字的音和形被分离开来。因而,笔者所存在的汉语教学中,强调读音的成分是远远重于字形和字义的掌握。[1]在这种情形下,对于汉语课来说,已经避免了分析字形、解说字义这样的两项重大学习任务,只剩下追求读音的准确性这样唯一的目的。因而,汉语的标准读音,和建立在标准读音之上的语流音变、继而解决朗读和语调等语音问题,就成为韩国国内汉语课所亟待解决、再也无可回避的一项重大任务。然而,根据笔者的实地观察,发现目前韩国国内汉语语音教学的情况并不乐观,我们试从“一”的变调教学过程中,来得出这一结论,并给出建议。根据汉语普通话的语音部分内容,我们知道,汉语语音内容首先包括声母、韵母的发音方法,音节的组成,声调,继而进入到语流音变的各项内容中去,研究上声的变调、一和不的变调,继而上升到音位、调位等的研究、语调和重音等,最后到朗读方法等等,才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语文学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