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康熙巡幸

巡幸,即皇帝离开京师往赴各地巡游察访。康熙的巡幸活动,自康熙二十年(一六八一年)起日趋频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14年12期
社会科学

京师周围:康熙帝巡幸畿甸初探

《清圣祖实录》共记载出巡畿辅27次,标出"巡幸畿甸"的有19次。正式记载巡幸畿甸始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其标志是皇子随驾,该年是清朝的首个甲子年,正值"一统天下"不久,标志着新时代的开始,首次记载"巡幸畿甸",也就具有政治象征性。皇子随驾便于皇帝教育皇子...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收藏家》2005年07期
收藏家

清宫画院高手画康熙巡幸淮河图

这是一幅与王翚《康熙南巡图》可以相提并论的一幅清官细绢画卷,此宫中细绢, 是典型康熙、雍正时期内廷宫绢,与清代画院的巨作《康熙南巡图...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

期万类之乂和,思大化之周浃

康熙皇帝是中国古典园林史最后一个高潮的奠基者和推动者,本文结合清代北京的都市规划,对曾深深留下康熙原创意象的皇城西苑、京郊的“三山五园”以至承德的避暑山庄等举世闻名的皇家园林进行剖析研究。为了对传统园林创作理论中以帝王造园思想为对象的个案性研究有所突破,本文查阅了大量相关文献,钩沉康熙的造园活动;并在中国古典园林的历史背景上,运用当代景观设计理论及方法,分析其园林创作思想与艺术建构。康熙的造园思想,不同于中国古典园林中的文人“隐逸”情愫,也有别于历代帝王的造园传统。康熙从他所崇奉的理学精神出发,强化了“致中和”的造园理念,达到了“与天地参”的境界,体现了儒家的人格追求和治世理想。康熙独特的造园思想,平实素雅的造园意趣,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园林文化遗产,对当代园林创作以至都市园林化的规划和设计,都具有创作思想的启迪意义和价值。  (本文共3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5年17期
兰台世界

清代文书档案系列 康熙皇帝巡幸盛京住哪里

清代皇帝千里迢迢由北京回故乡盛京(沈阳)祭祖,创制于康熙帝玄烨。玄烨一生三次东巡,每次均于盛京停留数日,拜谒祖陵、瞻仰旧宫及宴筵赏赐等,并未于盛京增建行宫,那么在盛京期间他住在了哪里呢?清代官修典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乾隆南巡与江南文学文化

在历代帝王巡游中,清代乾隆皇帝的南巡最为世瞩目,其频率之高、规模之大、影响之重及后世传闻之广,堪称旷古未有。南巡共计六度,乾隆曾视为自己“临御五十年”来所举“二大事”之一,在清廷统治中,它具有突出的战略地位。南巡主要包括治理河防海塘、考政课吏、周悉民隐、阅武观兵、召试多士等目的,此外,它还包含了广学额、礼耆年、幸书院、修祀典、览山川等内容。总体而言,乾隆南巡对维护国家统一、沟通南北经济文化交流起到了不可泯灭的作用,同时,在治理黄淮、运河、浙江海塘等方面也功不可没。除了政治、经济意义外,在乾隆时期的文学、文化发展上,南巡也有着独特地位。它发挥了怀柔、安抚汉族知识分子尤其是江南士林群体的作用,对于江南文化生态的构筑、地域形象的塑造与传播,它都产生了多方位的影响。与南巡相关的文学创作,是清中期文学中具有独特价值的组成部分。本文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论述:第一章,乾隆南巡与江南文化生态的互动。一方面,乾隆通过增广学额、举行召试、犒赏耆旧...  (本文共3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