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的重要证据

2016年7月12日,中国政府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声明》,指出:“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研究

“南海争端”主要是指中国与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文莱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问题上存在的争议与分歧。改革开放后,针对南海声索国对南海岛礁的大肆侵占以及美、日等域外大国对南海争端的频繁干预,中国共产党主要从外交、经济、军事、法律等多个层面着手,坚定地维护中国南海主权权益,为解决南海争端、维护南海和平做出了卓越贡献,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智慧与勇气。本研究立足于已有研究成果,坚持问题导向,搜集和挖掘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文献、报刊文本、国外相关文献等资料,运用系统分析、比较分析以及交叉研究等方法,从宏观透视和微观探究的双向逻辑就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的具体策略与实践展开较为系统全面的考察,并在总结经验与反思不足的基础上,从多个维度尝试性地提出了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进一步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的对策及启示。具体来讲,本论文主要分六章:第一章是绪论。这一部分主要介绍与分析了本文的研究背景及研究意义,国内外学界关于中...  (本文共2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南海地图的法理解读与包容性海洋秩序的建构

海洋秩序建构过程中就一直存在“自由”与“控制”、“开放”与“封闭”、“分享”与“独占”之争,并且此消彼长、此起彼伏,至今都未平息,并且形成了“公海自由”以及沿海国得对其沿岸特定海域行使排他性管辖权的二元结构。强调海洋自由以供包容性使用与锁闭海洋以供排他性使用之间的紧张关系,反应了国际海洋秩序一直处于不停的互动、不断出现需求与回应需求的过程。在这个动态的建构过程不同的国家根据其自身的政治理念、自然地理环境以及经济、技术发展水平等因素,对海洋利用提出不同的主张与制度构想。中国虽然是一个海陆兼备的国家,但也是一个海洋地理相对不利的国家和新兴的海洋利用大国。中国对于南海地图的解读与定位需要平衡包容性利益与排他性利益的制度安排,以便使得相关主张既具有道义与规范基础,能凝聚国际社会的共识,又能充分反映中国崛起的利益诉求。南海U形线地图对于维护中国在南海历史性权益具有重要的意义,但同时也面临巨大的挑战。本文首先围绕着南海U形线地图证据价值的有...  (本文共1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海洋大学
中国海洋大学

我国破局南海问题的策略研究

南海问题敏感、复杂而多变,不仅广涉周边“六国七方”切身利益,而且对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战略格局都产生着深刻影响。近年来,随着以美国、日本等为代表的域外势力的介入,南海问题日趋“国际化”、“扩大化”、“复杂化”,进而使得本已举步维艰的南海问题解决之路雪上加霜。在此背景下,本文广泛收集了有关南海问题的历史资料,紧跟当前南海问题发展,在综合各方专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分别从法律、外交、管控等多视角出发,采用综合、比较研究、数值模拟、归纳演绎等多种研究方法对南海问题中的核心与关键问题进行了阐述与分析,提出了旨在有理、有力地应对南海众声索国与域外势力诘难,综合施策破解我国当前“南海困局”,有效提升我国南海管控能力和效率等策略建议,从而为未来相关研究的开展与国家有关政策的制定提供智力支持与决策参考。在第一章中,本文主要从地理、资源等方面对南海的地理区位价值与其中所蕴藏的自然资源状况进行了概述。对南海问题的历史发展进行了阶段划分,并按不同...  (本文共32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18年12期
学术界

“历史性权利”的文本解读及实践考察

《领海与毗连区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文件,并没有直接明确规定历史性权利,但通过"历史性所有权""历史性海湾""历史性水域"等相关概念肯定了历史性权利的存在。在诸多国际国内司法实践中,历史性权利体现的非常直接、明确和具体。虽然历史性权利的文本规定与...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边界与海洋研究》2019年03期
边界与海洋研究

“他国的态度”在历史性权利构成中的法理分析——兼论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主张

国际法上的历史性权利应该存在着一个权利取得、强化和稳固的历史过程,而其他国家的反对态度会构成对一国主张和行使其历...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外交评论(外交学院学报)》2016年02期
外交评论(外交学院学报)

南海仲裁案中“历史性权利主张”的不可裁决性

审理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的仲裁庭在2015年10月29日发表的《仲裁书》中判定,菲律宾《诉状》中所列第一、二项诉求反映的是南海海洋权利渊源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作用的争端,这个争端是关于《公约》的解释和适用的争端;关于仲裁庭对菲律宾第一、二项诉求所涉争端是否有管辖权的决定,留待实体审理阶段与实体问题一并处理。仲裁庭没有解释:为什么有权处理中国的历史性权利主张的性质和合法性这个实...  (本文共2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