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市民社会的三种话语

近二十年来,市民社会成为国内外学界热议的论域。借用学者邓正来的说法,“市民社会理念于近一二十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江日报2005-11-10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

政治经济学批判是马克思的事业,这意味着他既要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批判性分析,又要对国民经济学展开理论省思。得益于批判,马克思主义得以生成、发展和完善。透过对一切存在的实践批判、辩证批判、历史批判、内在批判和总体批判,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维度得以凸显。深谙“批判之道”,是马克思思想得以持续发力的关键。批判乃马克思主义的本真精神,此即聚焦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关键所在。从哲学批判而政治批判,从政治批判而经济批判,是马克思批判理论的发展路向。借由“资本之思”而实现实践的“革命性变革”,最终达至“自由王国”,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基本精神。藉此,马克思向我们展示了一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密切相关的完整画卷。在政治经济学批判早期,马克思通过对“市民社会”、“私有制”、“异化劳动”、“实践”和“生产关系”等社会经济范畴的理论省察,实现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理论主题的转换。具体而言,从“天上迷雾”到“市民社会”、从“财产权”到“私有制”、从“对象...  (本文共4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中国现代性建构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

中国近现代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讲,是一个现代化问题。能否实现现代化,这是关系到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重大问题。但是现代化建设不是一个民族和国家自我封闭的精神运动,而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历史过程。中国现代化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全球化既为中国现代化发展提供条件和历史机遇,也为中国现代化带来冲击和挑战。如何在全球化时代加快中国现代化进程,走一条中国特色的现代化道路,实现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就成为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一项重大课题。要完成这一重大课题,就必须从两个方面展开活动:一是建构中国现代性,走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二是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为中国现代性建构提供理论指导。从形式上看,中国现代性建构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从其历史与逻辑来看,二者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对中国现代性建构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之间的内在关系展开研究,这不仅是理论和现实提出的两重要求,也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意义。从世界现代化进程...  (本文共2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哈贝马斯的商谈民主论研究

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学术界开始关注商谈民主,出现了大量关于商谈民主的理论,涌现出一大批研究者,如约瑟夫·毕塞特、伯纳德·曼宁、乔舒亚·科恩、梅维·库克、卡罗林·亨德里克斯、詹姆斯·博曼等。西方政治哲学迎来了“商谈转向”。哈贝马斯——被公认为商谈民主理论的大师——提出的“理性程序主义的商谈民主论”,是当代西方政治理论“商谈转向”的代表性理论。国内外的相关研究表明,商谈民主论异军突起绝非偶然,它是当代西方社会民主理论与实践所发生危机的自觉理论反应。依哈贝马斯之见,当代社会是多元复杂的社会,其社会整合不可能通过构建某种文化的、道德的、宗教的或者其他别的精神规范来解决,只能由系统整合来完成,而政治系统是实现系统整合的主要力量,它通过将社会整合付诸于每个意志自由者的自愿契约行为,让人们理性地选择在社会中结合起来的方式,形成建制化的社会团结形式。由此可见,当代社会的主要整合方式只能是尊重自由选择权的民主方式。从当代西方社会的现状来看,...  (本文共1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葛兰西意识形态话语权范式及其当代中国启示

面对国内外思潮争鸣激辩的时代境遇,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现已上升为当代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主要矛盾。身为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安东尼奥·葛兰西阐发的意识形态话语权或可作为理论的“他山之石”,为中国提供若干启示。有鉴于葛兰西本人思想的分散性和中西理论的时空差异性,将葛兰西的意识形态话语权思想转化为话语权范式,并以该范式对比中国的话语权议题,或能使二者形成互参互释之势,进而为诊视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矛盾问题、巩固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提供诸多便利。葛兰西的意识形态话语权概念,蕴含着“意识形态通过话语取得权力”的逻辑,其与经济控制权、政治统治权、社会管理权和文化领导权存在关联,且拥有话语内容、话语主体、语言语法和话语策略四个构成要素。秉持无产阶级通过意识形态话语权夺取政权的基本思路,葛兰西就意识形态的话语内容、话语权实践和话语的表达方式展开论述,使得一个具有系统结构特征的话语权范式逐步成型:在范式的宏...  (本文共20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理工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

理性主义的范式转换及其当代价值

“理性主义”问题一直是哈贝马斯批判理论关注的焦点,哈贝马斯指出,“现代性话语的历史重构应当建立在当代社会理论能为现代性反思和理性重建提供新规范的基础上”,“从黑格尔到德里达,‘理性主义’问题由确立到饱受争议,直至被解构,其根本原因在于——理性批判只是主体自我的‘反思性’批判”,要实现理性重建,就必须要突破和超越“中心化主体”的传统理性主义范式——从“意识哲学”的理性范式转换到‘交往’理性范式。在充分吸取了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理论和奥斯汀以及塞尔的“言语行为”理论后,哈贝马斯建构了其“规范语用学”,使得“交往行为运行在规范有序的理想环境中,交往理性奠立在社会实践的基础上,生活世界和系统获得了协调发展”,于是传统理性主义得到“拯救”——从“主体理性”范式转换为基于“主体间性”的“交往理性”范式。本研究基于“理性主义范式转换”这一理论坐标,对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从理论层面到实践视阈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与分析,旨在揭示哈贝马斯由...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