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庆夏天赋予我最初的诗性

“我最初的诗性,可以说是重庆夏天赋予的。”5月27日,“中国诗集·全国诗人笔会”嘉宾柏桦告诉记者,他的诗歌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重庆日报2014-05-28
《诗歌月刊》2022年02期
诗歌月刊

“我的提琴已患了重病”——以“未来的读者”视角看柏桦诗

"可我越写越少,我的提琴已患了重病。"重病在身者不是柏桦的提琴,他那把曾经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悠扬过若干年的抒情诗的提琴,而是提琴演奏者柏桦本人的写作。《回...  (本文共2页)

《扬子江诗刊》2022年02期
扬子江诗刊

汉语的炼金术士与望气的人——柏桦诗歌中的另类传统与审美现代性

柏桦在其回忆录《左边》(现名《表达:一个时代抒情的呼吸》)中回顾其早期诗作《表达》诞生的现场时,如此写道:“1981年10月一个晴朗得出奇的夜晚,我独自游荡在校园的...  (本文共3页)

《扬子江文学评论》2020年04期
扬子江文学评论

呼吸与抒情的魔法——论柏桦诗歌中的声音、意象和故事

就目前所能见到的研究诗人柏桦的文献里,几乎没有针对他的诗学、诗艺的研究。柏桦作为当代一位重要的诗人,同时,由于他的写作的独特性,有必要专文来讨论他的诗学和诗艺。在学术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雨花》2017年18期
雨花

身体、母语与时间——柏桦诗歌的先锋意识解构

以诗人柏桦《惟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一书中1981到2017年间的诗歌为样本,从统计和文本细读的角度看,身体、母语与时间构成了柏桦诗歌美学的三个底层维度。身体经验的表达、汉语诗歌美学的探索和时间意识的解构,使柏桦诗歌创作一直保持着高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雨花》2017年18期
《长江丛刊》2018年07期
长江丛刊

从重庆之左到江南之右——柏桦诗风之变

柏桦曾说:"要成为一个诗人都必须具备更复杂的条件;可爱的孩子般的狡猾,不同寻常的穷究和急躁,盛大的青春期的神秘骚乱和清醒,极端任性和突然克制,乖张、‘残忍’以及惊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