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是“泼”墨,还是“破”墨?

5月10日是中国画大师张大千诞辰120周年,画家邱笑秋再谈张大千的晚年变法,向读者展示张大千眼中的“破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艺术研究院

泼墨画研究

泼墨是中国画独特而重要的水墨画法,也是文人绘画写意观念和逸品美学之集中体现,为水墨之法眼,写意之极则。尽管泼墨技法利用与创作成为中晚唐以后尤其明清画史的普遍现象,但对于早期泼墨画的形成机制、发生轨迹、美学特征以及泼墨写意观念之历史意义诸方面的研究与著述并不细致。基于这个原因,本文从唐代泼墨画的肇创期为基点,兼以考察当时的文学诗歌作品、艺术形态、地域特征、审美心理等内容,主要关注早期泼墨画史之形成脉络和文化机缘,泼墨对后代写意画创作观念的影响,以及泼墨画所体现的文化观念与美学价值等诸问题。安史之乱后复杂多变的社会政治局势使文人士大夫的审美趣味以及整个文化形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泼墨画就在这种情势下发生在当时相对安定的南方地区,并以此地区为中心而影响了未来水墨画的写意表现倾向。虽然晚唐张彦远对于泼墨有偏见,但从整个画史来看,唐代泼墨法并非偶然性技巧,它不是怪诞的传奇故事,也不是昙花一现式有限审美接受,它有持续演化过程和美学理想。早期泼...  (本文共2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音乐学院
武汉音乐学院

积墨·破墨·泼墨

杨立青是中国当代作曲家和音乐理论家,多年来从事着音乐创作及现代作曲技法、管弦乐配器技法的研究。杨立青的学术研究,体现出深沉的“历史的现代性”与“现代的历史感”,并由此对中国现代音乐创作的整体良性发展起到了一定的引导与推动作用。在他的管弦乐作品创作中,除了注重中国文化和民族风格的体现外,尤其注重管弦乐配器技法的运用。本文以杨立青的管弦乐作品《荒漠暮色》作为研究对象,借用了中国画用墨技法中的三个名词“积墨、破墨、泼墨”来解释和阐述这部作品中的几种管弦乐配器技法。其选题、切入点以及相应的内容和结论,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现代管弦乐作品的配器技法分析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与视点。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学院

中国画笔墨生态蠡说

本文试图从笔墨传统入手演绎中国画形式语言的衍变历程,着重考察了中国画以“人文”通达“天文”的精神意向在绘画形式语言结撰之法中所起到的决定性影响以及此一影响在绘画诸格法中的具体体现。作者更多地从绘画本体论的角度出发来反思中国绘画技法传统的特性所在,并力图厘清一些人们在求证这一问题过程中习见的错误认识。  (本文共1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21年01期
内江师范学院学报

张大千作品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荣宝斋》2020年12期
荣宝斋

张大千的旧京时光

天子脚下,五方杂陈,北京作为辽、金、元、明、清的首都,即便是民国政府迁都之后,仍以其深厚的文化积淀吸引着全国眷恋文化艺术的学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美术大观》2020年11期
美术大观

论张大千自画像的艺术特色及文化内涵

张大千的自画像忠于传统国画精髓,又勇于不断探索新的表现形式,是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