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黑脸包公”护炉情

39岁的唐纪学是炼铁厂高炉热风炉方面的权威,从事热风炉工作17年,先后在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作家》2016年11期
青年作家

鲁西迪的鼻子

a那年秋季刚开学,唐纪远正在教室里给一帮麻雀一样吵闹的孩子发放课本,突然瞥见窗户外面一个人影一晃。唐纪远把孩子们关到教室里,来到校门外,差点惊叫起来,袅袅婷婷立在乡下秋...  (本文共30页)

《社科纵横》2005年01期
社科纵横

从《通鉴·唐纪》看司马光的反佛教思想

本文从剖析《通鉴·唐纪》所载佛教史料入手 ,以书外有关言论相印证 ,指出司马光具有明确的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通鉴·唐纪》编纂思想研究

《唐纪》既是《通鉴》的核心部分,也具有相对独立性,是北宋中后期史学家对唐史的又一次深刻总结。在编纂体例上,司马光及其助手既以编年为体,又善于抓历史大纲,对于跨度较长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专题,如贞观之治,安史之乱,宦官专权,牛李党争,藩镇割据等,往往是以纵深的历史眼光,相对客观、全面地梳理其发展线索和脉络,寓“纪事本末”手法于编年之中,《目录》即是这一特点的缩影。在史料采撰上,《通鉴》参考两《唐书》,但不囿于两《唐书》,或删削正史,或改写正史,或补充正史,或考证其失,或存疑备考,对于野史小说,亦采取同样做法。在丰富和细化历史细节的同时,亦从实践层面回答了唐代刘知幾所提出的,自魏晋南北朝以降“异辞疑事,学者宜善思之”的时代课题,《唐纪》之所以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原因主要在此。在历史思想上,则善于通过“载言”与史论相结合的方式,指陈形势,评论人物、事件,鉴往以训今,述往以思来,史论中寄寓着其政论。如此,成功地将记史、考史与论史有机融为一体...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华文化论坛》2018年04期
中华文化论坛

《通鉴·唐纪》与《唐实录》关系新论

《通鉴·唐纪》的编撰并非衍两《唐书》本纪之文、合其志传为一,而是将唐代列朝《实录》作为其参考、引用的核心史料。司马光采取了独特的方式处理《实录》史料,既以《实录》标目、直接引用《实录》、辨析《实录》中的曲笔与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扬州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年04期
扬州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史料学论《资治通鉴·唐纪》的撰修

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司马光完成了历史巨著《资治通鉴》(以下简称《通鉴》)。此书问世以后,受到了人们的重...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