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WTO的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

最近,有的学者把世界贸易组织的例外条款作为“一般保障条款”,值得商榷。$$一、例外条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2-10-17
外交学院
外交学院

论GATT“安全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协议》的适用冲突

“中美232措施案”(案件编号DS544)引发了对“GATT 1994第21条‘安全例外条款’能否豁免《保障措施协议》项下义务”这一问题的思考。该问题的实质是GATT“安全例外”与《保障措施协议》项下某些义务性条款的适用冲突问题。对于这一目前尚处于真空的研究领域,笔者从“条约冲突”的角度进行分析。本文由三部分组成。首先,对“中美232措施案”作简要介绍,并引出GATT“安全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协议》适用冲突之问题。第二,对条约冲突的一般国际法理论进行系统阐述,分析GATT“安全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协议》是否存在冲突以及可能存在的冲突类型。第三,适用“条约解释”“冲突条款”“特别法优先原则”等冲突解决方法,探究GATT“安全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协议》的冲突解决路径并回答题述问题。最终得出结论:GATT“安全例外条款”与《保障措施协议》项下某些义务性条款之间确实存在适用冲突。通过应用上述冲突解决的方法得出,当二者发生冲突时,G...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美国“232措施”的合法性问题研究

美国依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的“232条款”展开“232调查”,美国商务部于2018年公布《钢铝进口对美国国家安全影响的调查报告》,在调查报告中得出钢铝进口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结论。美国总统依据调查报告颁布总统令,决定对中国、欧盟、俄罗斯等多国进口到美国的钢铝产品分别加征25%与10%的进口关税。此后,中国、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印度等国采取反制措施以对抗美国“232措施”。至此,美国“232措施”导致贸易战的全面爆发。美国“232措施”引发美国与被征“232关税”的国家之间双方互将对方诉至WTO争端解决机构。美国“232措施”的合法性问题是各方争议的焦点问题。美国“232措施”的合法性问题的廓清对232贸易争端的解决具有重大的理论与现实意义。美国企图凭借1962年《美国贸易扩展法》中的“232条款”规避WTO《保障措施协定》的规定,使之成为美国对外贸易中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推行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实施其贸易霸凌...  (本文共2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美国“232措施”的WTO合规性分析

“232措施”是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规定的一项贸易管理措施。2017年4月,美国商务部依据该条款针对钢、铝产品进口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发起调查。这一调查最终于2018年1月结束,美国商务部认定钢、铝进口对国家安全造成损害。2018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依据该调查结果,决定对特定钢、铝产品加征进口关税。美国采取上述措施之后,相关WTO成员陆续就此次措施向DSB提出磋商请求。不论从形式上还是实质上看,该措施都不能被认定为GATT 1994第19条和《保障措施协定》中规定的保障措施,不能依据上述条款或协定中有关实施条件、程序和救济的规定,确定232措施与其不一致。另外,本次针对特定钢、铝产品进口实施的232措施中,美国以GATT 1994第21条安全例外条款作为其增加关税的依据,但是该措施是否符合该条款的内容,仍有待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解释。本文以中国、印度等国在DSB提出的磋商请求书中所载的论点为引入,展开对232措施的W...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论美国“232调查”及我国的应对措施

时隔多年,美国于2017年再次发动“232调查”,并于2018年3月8日宣布对进口钢铁及铝产品征收关税且声称是出于维护国家安全考虑。而包括我国和欧盟在内的多个WTO成员一致认为美国的调查行为属于实际上的保障措施,是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义实施的贸易保护,我国以及多个WTO成员均向争端解决机构提出了起诉。众所周知,“232条款”作为美国国内法并不具有国际法上的规范和调整国际贸易的属性和能力,毫无疑问这是美国又一次域内法域外适用的恶劣实践。而在国际法层面上对“232调查”进行定性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这将关系到我国应对措施的合法性问题,本文的研究重点在于论证“232调查”不具有安全例外正当而是属于保障措施,并指出这一调查在WTO规则体系内的合规性问题。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首次对国家安全条款做出了全面规定,由于其内容上的宽泛性以及与世界性贸易组织的规则存在一定的冲突,所以在该条款设置后的几十年间,美国政府对于该条款的适用慎之又...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WTO贸易政策灵活性机制研究

由于从相互作出具有约束力的承诺中可获取利益,国家加入国际制度和签订国际贸易协定。与其他国家合作的愿望进一步促使国家签订规制贸易行为的国际法,并最终保持国家对这些国际贸易法律的遵守。WTO就是这样的国际贸易协定。同时,所有国家违反这些承诺都可能存在利益,特别是在条约制定者未规定的外来冲击发生之后。近乎所有的国际贸易协定都并入某种形式的“保障”条款,这使得国家可免责于谈判中商定的义务。一方面,这样的例外条款很可能会侵蚀国际贸易协定的可靠性和贸易自由化效果。过于容易援引的灵活性工具会鼓励自利行为并导致合作的失败。为实施和执行灵活性机制的措施也很可能通过影响WTO规则下的产品和服务之间的竞争关系而扭曲贸易。另一方面,通过为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增加某些自由裁量权,这些灵活性工具也增加了国际贸易协定的灵活性。由于灵活性机制起到允许暂时性松开束缚的“安全阀”作用,包含例外条款的国际制度能产生更为持久和稳定的合作性国际体制。条约谈判者面临的主要挑战...  (本文共3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