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康德对于我们时代的意义

访谈嘉宾:赵敦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  靳希平(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  邓晓芒(武汉大学哲学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4-04-15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青年黑格尔派与马克思的哲学革命

对马克思哲学革命之所在的探索本质地要求着“让历史出场”。然而,纵观对马克思哲学文本解读的历史,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历史并未真正出场。由于作为诠释者和接受者之理论前见的特定的近代哲学境域,在这里出现的并不是作为本来意义上的马克思的哲学革命,并不是马克思实现哲学革命本身的历史,而是思辨哲学境域中的马克思的哲学革命,是近代形而上学视域中的马克思哲学革命的历史。由此一来,马克思所实现的哲学革命不仅再度被强制性地推回到他所本质超出的近代形而上学的境域中去,而且由于思辨理性的当代意义,即科技理性的霸权地位,这种近代形而上学、思辨哲学境域中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以空前巩固的形式不断地被建构起来;由此一来,“让历史出场”的必要性就空前强烈地凸现出来,让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历史过程历史地呈现出来,就成为最具当代性的研究课题。 让马克思哲学革命的真实历史过程历史地呈现出来,就是依托于整个欧洲哲学历史的宏观背景,把马克思的哲学文本置归于它本源于并本质地超出...  (本文共5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历史:一种反思性的文化存在

雅斯贝尔斯的存在主义哲学是近现代以来西方人的人文困惑和文化危机的强烈反响,其深刻的理论根源就在于传统观念中总是在主客二分条件下来看待人。结果导致在现实生活中人的生存分裂和意义的失落与遗忘,既使非理性主义的人本主义学说在人纯粹的内在性中也没有真正把握人的本质。雅斯贝尔斯扬弃了传统的理论,批判地继承了批判历史哲学的观点,以存在主义现象学的方法阐述了哲学的真正主题就是统摄一切的“大全”或大一存在,“大全”是通过交往在人的历史存在中生成的。“大全”不仅是既定的存在,也是应然的存在。对于世界来讲,“大全”被称为“超越存在”,对于人的“生存”来讲,“大全”作为“上帝”的绝对指令,它是对人的一种召唤和信心的激励,人只有面对“上帝”的信仰才是生存的。“生存”的本质是通过自我的反思而呈现出的一种敞开状态,这种内在性和外在性相统一的生存自觉就是一种历史的存在方式。历史的展开是人的非生存交往向生存交往的无限转换,所以历史性是实现人“生存”的必由之路,...  (本文共3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启蒙的后现代反思

20世纪下半叶的后现代主义不仅使整个人文科学“后现代化”,而且使得启蒙、现代性问题化了。由此提出了“启蒙的后现代反思”的新课题。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无论是启蒙运动,还是后现代主义,均非铁板一块、同质化之现象,由此决定了本文首先要对启蒙、启蒙运动、后现代主义等相关术语进行厘清。这正是本文第一、二章的主要内容。继而,为了更好地反思“后现代的启蒙反思”,我们就必须进入所谓后现代思想家的问题域及具体文本,将整体上的把握与细致的剖析结合起来,在此基础上形成后现代思想家关于启蒙的批判或反思之基本判断。这是本书主体部分,即第三至六章的主要内容。从中,我们发现,一方面,利奥塔、德里达、福柯、罗蒂几位思想家对启蒙与后现代主义本身之认识并非一致,他们各自对启蒙问题的把握也各不相同:利奥塔着力于具有总体性霸权的元叙事批判,从多个角度揭示了传统启蒙机制之不可再续,尽管如此,他并未放弃后现代式的宏大叙事,并且以康德为师,继续了对于公正、自由之政治话语的积极...  (本文共3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伽达默尔精神科学思想研究

“精神科学”在产生之初被误认为是自然科学的一个分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它的地位逐渐得到改善,开始作为与自然科学平等的科学出现。尽管如此,自然科学对于19世纪历史主义精神科学的影响仍然根深蒂固,以至于它仍然采用包括客观性、认识基础及方法论在内的自然科学模式来体现自身的科学性。受亚里士多德、狄尔泰和海德格尔等人的影响,伽达默尔认为,精神科学与自然科学具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是关于特殊性的知识,后者是关于普遍性的知识。精神科学追求的并不是科学成果的突破和进步,而是人类生存方式的深入解读,这意味着人文主义传统是精神科学赖以生存的土壤。精神科学的研究对象是历史及其传承物,历史总是效果历史,效果历史意识预先规定了我们一切认识的可能性,这就使得“前见”、“传统”、“先行关系”成为了精神科学中的重要因素。精神科学的真理是去蔽的真理,倾听传承物并使自己置身于其中,是精神科学行之有效的寻求真理的途径;衡量精神科学的学说有无内容或价值的标准,是参与到...  (本文共28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情感与道德—休谟道德哲学的诠释与辩护

休谟道德哲学秉承着现代科学在上升时期的科学精神,以经验方法的严谨和实证,力图从哲学的角度确立关于人类“知觉”、“情感”与“道德”的一般的“人性”理论,从而试图在“人性”研究或者道德研究上,纠偏他的时代所盛行的极端的理性主义。这使得休谟道德哲学呈现出经验与理性的双重的一般理论特征。休谟道德哲学的理论核心可以概括为:作为“知觉”原理核心的“印象”与“观念”的“双重关系”理论,“快乐”与“痛苦”的原始驱动理论,以及人类生活何以可能的“同情”原理。以此为基础,休谟具体解释了我们人类生活中的“情感”与“道德”的原理和机制,并以此构成休谟道德哲学的主要内容。在休谟的道德哲学研究设想中,如何从“情感”的角度解释“道德”的发生及其运行机制,这是一个基本问题,尽管理论上相应的理性形式也是必要的,因为“道德”毕竟是我们人类的实践领域,从而“道德”的动力只能是我们人类的“情感”能量,而不是这种“情感”能量的理性形式。如此具有生活气息而又不乏纯粹理论高...  (本文共2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