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何适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认定标准

■基本案情$$案例1.某镇副镇长兼村党支部书记,利用管理村集体资产的职务便利,侵吞村集体资产100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公务受贿犯罪主体研究

本文对公务受贿犯罪主体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研究,共七章,约15万字。第一章“公务受贿犯罪主体概述”。首先界定了什么是公务犯罪,其与职务犯罪的联系与差别。研究公务受贿犯罪主体的概念。结合我国刑法分则的具体规定,对公务受贿犯罪的主体作了三种分类。将公务受贿犯罪主体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主体以及商业受贿犯罪主体进行比较,分析其异同。考察《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主要国家的相关立法规定,以及我国公务受贿犯罪主体的立法沿革及现状,在比较研究的基础上对我国公务受贿犯罪主体的立法进行简要评析。第二章“公务受贿犯罪之传统主体‘国家工作人员’界析”。论述了“国家工作人员”现行立法与司法解释及“国家工作人员”解释论上存在的疑惑。立足于我国政治体制、人事管理现状、反腐败的刑事政策及刑法规范本身,分析国家工作人员成为刑法认定疑难问题的原因,并提出国家工作人员的认定标准。对我国刑法中“国家工作人员”的外延进行具体阐述,详细分析了国家工作人员认定中的疑难问题,如...  (本文共18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论贪污罪主体的认定标准

贪污犯罪是自古以来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一项顽疾,其危害性小到损害单位团结大到国家倾覆,不可轻视。我国党和政府历来主张“从严治吏”,打击贪污犯罪,在立法上对贪污犯罪也有了明文的规定。但是由于复杂的客观现实,以及人类认识社会能力的限制,我国对于贪污犯罪的立法也是在摸索中不断前进,尤其对于贪污犯罪的主体的认识也是在复杂的社会经济下,不断加深。法律讲求确定性,这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方面,这就要此罪与彼罪的界定明确。我们知道,贪污犯罪与盗窃罪、诈骗罪在构成要件上很相似,所不同的是行为人主体的身份。即使是关于这种“身份”,学界和实务界也有不同的观点,而笔者认为这种身份是“职务(或职能)性与公务性”的统一,只有从这两个方面来考虑,才能更加准确地认定贪污罪主体。本文也就是从对贪污罪主体身份的认识出发,对我国对贪污罪主体认识的演化作了一定的陈述,评析了各个时候关于贪污罪主体主体上不同,并在陈述的基础上,阐述了公务性和利用职务便利的含义。笔者还分...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收受干股型受贿罪的认定

收受干股是受贿罪的一种新型受贿形式,本文以收受干股型受贿罪展开。引言部分介绍了干股受贿罪作为一种新型受贿形式的背景和本文写作的目的和动机。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出台是十分必要和及时的,极大的打击了实践利用干股行贿和受贿的违法犯罪行为。但是《意见》第二条的规定过于原则,许多原则和规定不具有可操作性,无法解决司法实践中千变万化的各式各样的利用干股受贿的违法犯罪案件,对案件的认定标准不明确,也就是说无法解决实践中许多的问题,对于司法工作的人员提出了巨大的考验,有必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第一部分从干股受贿罪与非罪的界定入手。首先对干股、刑法意义上的干股进行界定,明确本文研究的对象为权力干股。接下来对干股受贿与一般受贿违纪、干股受贿与国家工作人员入股获取利润行为进行区分。第二部分对收受干股型受贿罪的数额进行认定,首先介绍认定收受干股型受贿数额的认定前提——从如何理解“收受”...  (本文共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受贿罪法益对构成要件适用的解释功能

我国刑法中的法益概念自从张明楷教授引进以及推动发展以来,逐渐成为刑法学的核心概念,是否侵犯法益成为理论界与实务中解决疑难问题的主要标准,本文从受贿罪所侵害的法益出发,通过对受贿罪法益的探讨,得出受贿罪侵犯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不可收买性的法益,其中不可收买性包括不可收买性本身以及公众对不可收买性的信赖,受贿的本质为“权钱交易”。通过受贿罪法益的分析以便进一步发挥法益对犯罪构成要件的解释机能。针对受贿罪“权钱交易”的本质,从受贿罪法益中提炼中出“权力”以及“权力来源”的概念,并从“权力”以及“权力来源”的角度诠释国家工作人员的认定标准,针对司法实务中在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国家出资企业中职务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颁布后,国家出资企业中国家工作人员认定混乱的问题,从权力及其来源角度提出界定国家出资中工作人员人员的新思路。对于受贿罪构成要件要素利用职务上便利,本人认为从法益角度出发,在对其认定上只...  (本文共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渎职罪主体之应然司法认定标准

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了高压反腐阶段,这也成为我国未来政治工作的新常态。随之而来,渎职犯罪的查处不论从力度、数量还是层次上,都是举世瞩目的。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涉及到如何准确界定渎职罪主体这一最重要的犯罪要件时,我们会发现,法律法规对渎职罪主体的规定不完善:刑事基本法采取的是“身份论”,要求身份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何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法律却没有明确的界定。一些司法解释都是针对个案或者类型案件作出的具体指导,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时,仍然没有较强操作性的指导条款。实务界和法学界一样,各持其说,学说林立,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立法无法指导渎职犯罪的司法实践,唯依照工作程序逐级请示、讨论,案件诉讼过程超长,司法效率难以实现,没有效率的“公正”难谈真公正。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实践决定理论,理论反作用于实践。文章期望通过对渎职罪主体标准的探讨,从便于检察司法实践的角度出发,结合立法趋势及社...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