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外商直接投资的类型

外商直接投资(FDI)在历史上很早就出现了,欧洲的直接投资可追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社会科学院
上海社会科学院

外商在华直接投资的区位选择与影响因素研究

改革开放三十年,外商直接投资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著的贡献。但是通观金融危机之前我国的外商直接投资状况,投资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的省、市,并且集中在加工装配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对于东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巨大,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但是同样拉大了东、中、西部三个地区间的经济发展差距,为我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带来的推动作用不大。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金融市场风险骤增、资本市场波动加剧,外商在华直接投资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顺应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之势,在我国经济发展调结构,产业升级迫在眉睫之时,如何更加高效地利用外商在华直接投资,促进外商投资在我国不同地区间平衡分布,合理布局各个产业,带动我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是我们应该认真考虑的问题。为此就应该针对外商在华直接投资区位选择的决定因素进行研究,有针对性地引导外商投资更加有效地推动我国经济的发展。本文首先通过归纳总结之前学者对于外商直接投资区位选择决策的研究成果,深入分析了有关...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财经大学
贵州财经大学

贵州省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绩效分析

自1984年贵州省有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记录以来,贵州省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规模在不断上升,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起步阶段、大规模增长阶段、调整阶段、稳步增长阶段。起步阶段由于受到政策因素以及地理位置的影响,投资规模较小,增长速度缓慢;大规模增长阶段是在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后,这一阶段贵州省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有很大的提升;调整阶段由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引资规模的增长速度较之前有了很大的降低,外资流入减缓;在稳步增长阶段,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此时改革开放政策已日益成熟,贵州省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数额稳中有升。从企业形式看,外商直接投资在贵州的投资方式一般有三种: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和外资企业。起初,外商直接投资以中外合资企业为主,随着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和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不断加大,外资企业的主要形式从中外合资企业转变为外商独资企业,而中外合作企业的规模一直都比较小。从来源地结构看,贵州省外商直接投资...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信阳师范学院
信阳师范学院

外商直接投资对我国产业集聚的影响

在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背景下,外商直接投资企业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是经济全球化与集聚区域的纽带,通过自身的全球网络组织为产业集聚和外界联系架起了一座桥梁,中国迅速发展为一个主要的贸易国和外商投资的东道国,资源在地区间得不到合理的配置和分配是由于经济的持续增长和贸易自由化所导致,地区间的差距不断增大。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迅速发展过程中,外资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东部沿海地区的经济快速发展,与当地利用外资是密切相关的,在推动全球化战略的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企业采用更灵活的生产组织形式,深入到各个不同的区域当中,在吸引当地投资的同时,自身的供应商从外部迁入,并在当地扎根为营,由此促成了当地产业集聚的形成与进一步的发展,在产业集聚与外界的联系、更新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产业集聚成为开放系统的重要载体,为内部分工协作及网络化商业生态环境的营造提供了研发支持和内源性动力,外商直接投资的流动与产业集聚的盛衰息息...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外商直接投资与技术转移

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外商直接投资不仅对形成资本、提高就业率、国际收支调整等宏观经济有着很大的贡献,也是转移先进技术的重要路径之一。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开始兴起的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90年代以后,开始急剧增加。刚开始外商投资以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企业为中心,但到了2001年,在世界500强跨国企业中,95%的企业对中国进行直接投资。笔者认为,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在其类型上正处在转折时期,外商在华投资呈现出一些重要的新特点,使得外商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很大的变化。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改革开放深入,以前低廉生产成本作为投资目的的资源导向型直接投资,逐渐转向市场导向型直接投资。市场导向型直接投资是发达国家之间的直接投资上经常出现的一种投资形式。它以企业原有的技术因素作为竞争优势,由母企业给东道国子公司转移技术,这种技术大部分都是包括尖端技术在内的正在发展的技术。这些技术中大部分都是中国在经济发展中遇到的难解决的技术。因此,以技术集中型...  (本文共1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大学
东北大学

外商直接投资的区位选择模型与集聚研究

正在崛起的中国以其非凡的引资业绩闻名于世,但是FDI的好处并不是每一个地区都能感受得到,大量FDI聚集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和零星的外资散落在西部地区的强烈反差引起了国内外学者对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区位与集聚问题的广泛关注。本文在探寻国际直接投资区位思想的变化轨迹,梳理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外商直接投资的区位选择与集聚问题进行了研究,主要研究工作如下:1)按照NEG(新经济地理学)范式,采用Dixit & Stiglitz(1977)的分析框架,建立了一个更加综合的垂直FDI和水平FDI的一般区位选择模型。该模型对FDI区位影响因素的概括具有综合性,除了传统的区位因素,将新经济地理因素集聚经济也纳入FDI区位的影响因素系统来整体考虑。在决定FDI区位分布的主要因素中,将集聚经济、市场规模、交易成本、工资成本、劳动生产率和产业结构因素纳入基本模型,较好地解释了外商垂直FDI和水平FDI的区位选择。该理论模型进一步证实了垄断优势理论、边际...  (本文共1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