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如何实现客观真实与法律真实的统一

民事诉讼活动是依照法律程序揭示案件真相、追求真实的过程。司法的目标是最终解决纷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诉讼真实观的演变及其程序意义

在诉讼活动中,法官的最终目的是要保护法定权利,解决当事人之间或者国家与个人之间的权益纠纷。这些诉讼目的的实现,不言而喻地依赖于一个重要的基础——案件事实。因此在诉讼活动中查明事实、力求真实地再现实际发生过的案件真相,几乎是任何诉讼制度与司法活动的共同追求。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所形成的关于案件事实的看法、观念、认识方法等一系列理论认识,就是诉讼真实观。本文论述了诉讼真实观的历史形态、主要特征、演变经过及其规律和启示,着重对客观真实与法律真实两种真实观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论证,并对诉讼真实观的程序意义作出了初步的探讨和阐述。 文章的第一章对诉讼真实观的含义进行概括性的阐述。诉讼真实观是人们在长期的诉讼司法实践中形成的关于诉讼真实的感受、认识、意识和观念,它的核心涵义是指人们对某种实际存在的“诉讼真实状况”的理解和接纳。这种观念是从诉讼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是一个时代的认识水平与实践经验的结晶;同时,这种真实观念一旦形成,又会对诉讼实践产生相当...  (本文共1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裁判客观性研究

裁判是否具有客观性,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尤其是现实主义法学和后现代法学掌握一定话语权之后,裁判领域的客观性、普遍性、确定性等现代理性主义价值观念遭遇了空前的冲击,司法裁判领域的诸多要素都被解构了。法律本身被质疑为不确定,法律解释遇到了“只要有理解,理解就不同”的尴尬,裁判事实成了法官任意打扮的小丑,裁判结果受到了法官“法感”的左右。在西方后现代法学来势汹汹地解构客观性之际,中国学界也在大肆引介这些理论,对司法裁判客观性提出了广泛的质疑。必须承认,西方的许多法律理论可以作为分析中国法律问题的工具。而且,司法裁判确实也具有普适性的规律,中国司法与西方司法具有共同分享的话语。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思考中西不同的司法语境和法治脉象。西方出现的对裁判客观性的质疑,是建立在西方法治完全确立的基础之上;而且,真正解构客观性的理论也并未占据主流,更多的学者还是在坚守裁判的客观性。在西方法治发达的语境下,对裁判客观性提出质疑,并不会对法治的根基造...  (本文共2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行政诉讼证明标准研究

证据问题是诉讼的核心问题,而证明标准问题又是整个证据体系中的关键和灵魂问题。无法认定案件事实,再完备的法律都是一纸空谈,无法适用。在诉讼活动中,证明标准正如同一个灯塔,指引着诉讼的方向,采用何种证明标准,直接影响到整个诉讼机制的功能和运行。因此,对证明标准领域研究的价值体现了对证据法内在生命的支撑,具有重大的研究意义。但无可否认的是,证明标准问题又是一个极难准确把握的问题。在民事诉讼以及刑事诉讼领域,建立在其较为成熟的学科体系以及基础理论的前提上,学者们一直将证明标准作为诉讼法领域的核心问题予以重点研究,无论是在理论研究亦或是司法实践领域都已经取得了诸多积极的成果,逐渐形成了较为统一和科学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标准,对于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完善起到了重大的促进作用。近年兴起的跨学科的统一证据法学的研究,更是对于系统和深化证明标准的理论基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相比较而言,行政诉讼证明标准问题的研究现状令人尴尬,学界对于行政诉讼证明...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太原科技大学
太原科技大学

刑事诉讼证明标准再探讨

刑事诉讼证明标准问题是刑事证据法学研究的基本内容,它不仅与诉讼原理紧密联系,同时深刻影响着诉讼实践,在整个诉讼证明过程中居于核心地位,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西方国家主要确立了“内心确信”与“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尽管这两种标准在表述上存在差异,但对于诉讼证明中的盖然性问题已基本形成共识,其实质具有明显的一致性。我国法学界对刑事诉讼证明标准问题一直存在很大争议。就理论研究方面讲,主要有“客观真实论”、“法律真实论”等,各学说立意鲜明、针锋相对。立法上,从立案到逮捕,到移送审查起诉,到提起公诉,直至最终有罪判决,我国《刑事诉讼法》对证明标准作了基本一致的规定,“犯罪(或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是客观的、追求绝对真实的标准,即使2012年通过、2013年开始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中进一步明确了最终判决时“证据确实、充分”的三个条件,加入了“排除合理怀疑”的主观元素,这些表述也仍是对案件整体情况提出的一种笼统的、概...  (本文共9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职务犯罪侦查模式论

在职务犯罪侦查中,检察机关与犯罪嫌疑人是相互独立也是相互对立的诉讼主体。所谓职务犯罪侦查模式,即是检察机关在启动侦查程序之后,与犯罪嫌疑人各自展开诉讼活动所依据的程序制度的总和。从诉讼结构的角度来考察,职务犯罪侦查模式主要包括四个基本要素:职务犯罪侦查中的诉讼主体,即检察机关与犯罪嫌疑人这一对诉讼主体;职务犯罪侦查中的诉讼权能,即检察机关的诉讼权力与犯罪嫌疑人的诉讼权利;职务犯罪侦查中的诉讼规则,即检察机关与犯罪嫌疑人在职务犯罪侦查程序中应当遵守的程序法规则,以规范检察机关与犯罪嫌疑人在利益冲突中形成的权能对峙,加强对犯罪嫌疑人正当权益的保障;职务犯罪侦查中的内外制衡,主要指通过加强内部的制约和外部的监督来规范侦查权力的行使,促进司法的公正。考察我国历史上历朝对官吏纠察问罪的规定,在“重典惩贪”思想的指导下,特别重视纠察机构的纠问职权,仅把被纠察官吏作为纠问的对象,纠察活动带有强烈的专制色彩。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虽然赋予犯罪嫌疑人...  (本文共1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