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股东有权提起公司解散之诉

案情 原告张某与另一股东邱某共同出资于2001年6月成立了银仪有限公司,其中张某出资20万,占33.33%%,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公司股东权诉讼研究

本文研究为维护股东权而进行的诉讼,其中既有实体法部分(即股东的权利内容),也有程序法部分(即诉讼过程中涉及的有关问题)。本文在第一章对股东权的分类提出了最新的见解,将股东权分为自益权、共益权、期待权和共处权,并在此后四章中分别对这四种股东权的诉讼进行了探讨,对我国关于股东权利的规定进行了全面的检讨,也对股东行使权利的方法,以及股东行使权利遇到障碍时的救济途径(包括诉讼)进行了系统研究,对我国公司法以及民事诉讼法的有关内容提出了许多新的科学设计。第一章对股东权诉讼的基本问题进行了研究。第一节解决的是与股东权有关的几个基本问题。在本节中,除对股东权的性质和内容作了一般的叙述外,在以下四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独立见解:(1)对股东权范围的重新界定。股东权是一种民事权利,一种实体权,而不是公权,不是程序权,因而股东的诉讼虽与股东权有关,但不是股东权;现在理论界将股东的诉权作为股东权的内容之一(将其作为共益权)是不当的。(2)对共益权与自益权...  (本文共2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股东诉讼制度研究

公司制度的诞生,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时至今日,公司已成为人们最为青睐的投资工具,吸引着众多投资者热切而又暧昧的目光。公司人格独立和股东有限责任是公司制度的灵魂。股东对公司出资以移转财产所有权为对价置换来内涵隽永的股权,股权成为连接股东与公司的唯一纽带和桥梁。股权的保护显得尤为突出和迫切,如何构建股权保护路径是各国公司法学者和立法者为之奋斗的永恒课题。综观当代各发达国家公司立法,无不是在赋予股东股权以丰富内容的同时,又独具匠心般地为股权的保护与实现设置司法救济路径——股东诉讼制度。股东诉讼包括两种类型,即股东直接诉讼和股东代表诉讼,二者共同构成了股权保护的最后一道屏障,避免了股权成为“裸权”的尴尬。我国2005年10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十八次会议通过的新《公司法》明确赋予股东以股东直接诉权和股东间接诉权,修正和完善了1994年《公司法》中的相关制度,增强了股东诉讼条款的可操作性,凸显了立法者对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合法权益保护的...  (本文共1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公司非讼程序研究

非讼程序是公司纠纷解决的一种司法救济途径,在民事诉讼程序法理二元化理论中,它与诉讼程序相对应。与诉讼程序相比,非讼程序具有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较大、解决纠纷迅速、简便等特征,因此,对于解决部分公司纠纷案件具有固有的制度优势,特别是在公司治理机制失灵时,司法权力通过非讼程序方式介入,可以迅速平息矛盾,将公司内部纠纷解决在初始阶段,防止出现更大的冲突。这就是公司非讼程序的核心价值。但是,我国目前单一类型的公司非讼程序立法现状与公司活动的实际需要不相适应,造成当事人维权成本过高、司法救济不力和司法资源浪费的严重缺陷。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和判断,本文对公司非讼程序的基本问题进行分析研究,试图对我国公司非讼程序制度的完善提出一些建议。本文在结构上共分五章。第一章,公司非讼程序的理论基础。本章首先介绍了非讼案件与非讼程序的概念与特征,以及非讼程序与诉讼程序交错适用的法理,在此基础上对公司非讼程序进行了界定,分析其价值取向,探讨其与公司治理的关系。通...  (本文共1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大学
湖南大学

福生公司等诉圃木园控股出资纠纷案评析

随着2013年资本认缴制在我国的确立,公司出资纠纷在各地司法实践中呈现逐年激增的趋势,如何处理好出资纠纷中法律规则的适用以及如何妥当追究瑕疵出资股东应承担的资本责任,已越发成为当前司法实践中所有法院亟需解决的共同问题。福生公司等诉圃木园控股出资纠纷案是关于公司股东瑕疵出资而引起其他股东请求其承担出资违约责任的公司出资纠纷,其涉及到的核心争议点包括出资纠纷的诉讼原由与法条适用、公司解散之诉与出资之诉的程序关系以及圃木园控股的出资义务及资本责任三个方面。关于出资纠纷的诉讼原由与法条适用,司法实践中大多法院的分歧主要集中于如何在《公司法》第151条和《司法解释(三)》第13条第1款之间进行选择适用,深究这一选择困惑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实务中对股东出资义务的性质尚未达成一致的认识,且股东违背出资义务是否会侵犯到公司的财产权利在认定上也确实存在容易模糊和混淆的地方,从学理上分析,股东的出资义务应认定为兼具法定性和约定性,从公司自股东完成出资...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论公司司法解散制度

2005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正式确立了我国的公司司法解散制度,为公司僵局的解决提供了司法救济的办法。公司司法解散,指当公司经营管理出现僵局或其他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时,法院根据相关当事人的请求解散公司的制度。公司司法解散有广、狭义之分,广义的公司司法解散包括命令解散和判决解散,狭义的公司司法解散特指判决解散。我国2005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183条规定的就是公司判决解散,也即狭义上的公司司法解散。本文将从狭义意义上对我国公司司法解散制度进行阐述。本文将主要从四个方面对我国公司司法解散制度进行探讨和研究:公司司法解散的定义、特征及适用要件;我国公司司法解散制度的发展历...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