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挖掘“不为人知的艺术”

知识发现(KD)是1989年提出的新兴、交叉、边缘学科领域,其历史至今不到20年。2003年8月27日,在华盛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9-03-12
《数据与计算发展前沿》2021年06期
数据与计算发展前沿

面向科学知识发现的造血干细胞知识图谱构建研究(英文)

【目的】造血干细胞(HSC)是临床治疗最有效的干细胞之一,通过文献挖掘发现领域重要的知识实体、知识关系和知识路径对于HSC领域知识发现具有重要意义。知识图谱(KG)是一种新型知识组织技术,支持知识实体、知识关系和知识路径等知识单元的多层次、细粒度、富语义知识组织与知识互联,被广泛应用于科学知识发现(SKD)中。【方法】本...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数字图书馆论坛》2021年01期
数字图书馆论坛

农业领域知识发现工具的构建与应用——以农知搜索为例

本文通过阐述新形势下农业知识发现需求特征,明确农知搜索的建设目标,提出农知搜索建设框架,详细介绍其...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21年05期
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

数据关联技术在数字图书馆知识发现服务中的应用

关联聚合与关联分析技术可以提高数字资源的沟通与利用效率,优化数字资源使用环境,为数字图书馆知识发现服务提供新的技术支撑。基于关联聚合与关联分析的数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统计》2020年03期
中国统计

知识发现与统计认识

知识对于人类进步的作用不言而喻。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有一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事实证明,人类社会前进的力量就来自于不断累积和变化的知识,其发展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20年04期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

大学课程新使命:再造知识发现、加工与传播的连续体

当代高等教育多样化、知识发现与传播的主体分化、新知识对"高深学问"的背离以及知识的民主化进程等,导致一直存在于大学的知识发现与传播的连续体瓦解。再造知识发现与传播连续体是人类知识进步的保证,是大学应有的社会责任,自然内生为当代大学课程研究的使命,其必要性来自构成知...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