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人的琉球认知

两具葬于2000年前的古人骨骸,保存完整,随葬品中有公元8—23年中国西汉王莽新朝的古钱币“大布黄千”和陶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论琉球国对中华文化的认知与摄取

1372年,琉球与中国正式建立邦交关系。琉球各阶层开始接触中华文化,并逐渐认识到中华文化在思想理念、生产科技、宗教信仰等领域表现出来的先进性。因此在琉中两国长达五百余年的交往历史中,中华文化通过各种官方或民间的渠道传入琉球,被琉球民众接受并积极摄取。但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天朝上国的文化琉球并未生搬硬抄,而是在汲取中华文化的基础上,根据本国社会状况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变化后灵活运用到琉球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本文以琉球人眼中的中华文化为切入点,通过系统梳理琉球人对中华文化的认知,深入探讨中华文化传入琉球的主要途径,并详细地论述琉球人在摄取中华文化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文化吸收与文化移植的自主性,探究其对当代的借鉴意义。  (本文共10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多维视野下的钓鱼岛问题研究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向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近代以来,由于日本的贪欲和历史原因,钓鱼岛从一个没有争议的岛屿变成了一个有“问题”的岛屿。因此,“从历史上来看,它是战后遗留的领土争端;从国际法来看,它是领土主权的归属问题;从海洋开发来看,它涉及未来东海石油与海洋资源的开发问题。”近年来,中日因钓鱼岛问题争端频仍。此争端不仅影响了中日两国的外交及战略布局,而且也牵动了东亚,乃至世界的神经。诚然钓鱼岛问题表面上是中日两国的领土主权之争,而其内里却充斥着大国间的战略选择与利益博弈。因此对钓鱼岛问题的研究,不仅具有学术的价值,更有对国家利益现实的关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属于中国,有大量的历史文献和图籍可以证明。明朝永乐年间的《顺风相送》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有关钓鱼岛岛名记载的最早的文献,这足以体现中国对钓鱼岛最早的发现和“命名权”。并且明清两朝历届册封使的使录对钓鱼岛等岛屿的记载则更为翔实,这些使录不仅把钓鱼岛等岛屿作为中琉航道的航标,而且...  (本文共4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抗战前后中国对钓鱼岛列屿的认识和主张(1927-1949)

本文对抗战前后中国对钓鱼岛列屿的认识和主张作出了较为全面的梳理与阐述,认为在抗战期间中国已认识到钓鱼岛列屿是中国过去属土,其光复台湾的主张的也及于该列屿。在抗战胜利之后,随着琉球问题的再起以及中日渔权之争的出现,中国对钓鱼岛列屿提出了以收复为主体的各种主张,并在一定时问内实际控制了该列屿。本文第一章是日本对钓鱼岛列屿的觊觎和侵占。这部分通过对1874年日本侵台之役对后来日本觊觎钓鱼岛列屿的影响、日本侵占钓鱼岛列屿的策略、冲绳县极力侵占钓鱼岛列屿的原因等问题的探讨,认为1874年日本侵台为后来日本拟订侵占钓鱼岛列屿的策略提供了借鉴;日本制订“俟他日时机”、以《马关条约》为掩护、窃占等侵占钓鱼岛列屿的策略,主要基于中日实力的对比、防止中国觉察日本的侵占,掩护其以无主地占有钓鱼岛列屿;而冲绳县三番五次提出将钓鱼岛列屿纳入管辖的申请,主要是出于琉球民众的需求以及稳定日本在琉殖民统治的需要,其申请改变了钓鱼岛列屿的命运,使战后中国在思考收...  (本文共2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海洋大学
中国海洋大学

日本窃取钓鱼岛列屿的历史经纬

钓鱼岛列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它由中国人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实施管辖。明清时期中国官私方文献记载中,都将其明确地记述在中国疆域之内,并且得到当时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同。中国、琉球、日本和西方的1880年以前的地图在绘制钓鱼岛列屿时,都清楚无误地将钓鱼岛列屿划归为中国版图之内,并无异议。然而随着日本侵略扩张野心的膨胀和对琉球王国的吞并,钓鱼岛列屿在1880年-1895年之间日本绘制的地图中,逐渐出现了与以往相比明显的不同。如以抽象符号代替岛屿原有形状,且不标注名称;或者张冠李戴将其他岛屿名称写在原有钓鱼岛列屿各岛之上;或者认为其是无人岛,干脆写上“新名字”。除了日本在地图上动了手脚之外,此时的日本为了配合其窃土行为,还暗自进行了多次所谓“调查”。但是由于日本深知钓鱼岛列屿是中国领土的事实,并没敢轻举妄动。直到钓鱼岛列屿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窃取后,日本在其所绘制的地图中才更加明显地暴露出其觊觎之心和占有之欲,对岛屿进行重新命名...  (本文共1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南学术》2013年04期
东南学术

论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国

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钓鱼岛。详细考证关于钓鱼岛最早的文献资料《顺风相送》,并通过考古、人口迁徙、航海技术等因素的考察,可知中国...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