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习的问题和学习的学问

最近都在讲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关于学习,古今中外都讲得很多。应该说我们绝大多数领导干部过去都是勤于学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宁日报2009-04-26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从“学答”走向“学问”

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是人的创造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与人之间的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就像创造能力一样存在明显的差异。要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必须重视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的培养,而且首先要从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的培养入手。因为思维起始于问题,创新起始于新问题的发现。在教育史上,对待问题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教学价值观,一种是“学答”教学价值观,一种是“学问”教学价值观。传统的“学答”教学忽视学生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的培养,从而也影响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发展。现代的“学问”教学与之相反,重视学生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的培养,是教师教学生学习提出问题,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和提问能力,促进学生创新精神、创造能力发展的一种教学理论和教学模式。即教师教学生学习提问、学习思考、学习创造的教学。所谓“学答”教学,是一种以教师、书本、课堂为中心,注重引导学生学习掌握现成问题的解答方法与策略,提高学生回答和解决问题能力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模式。它的特点是追求传承的目...  (本文共2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从“高深学问”到“个人知识”

大学课程研究中的知识问题是大学课程开发的本质问题,也是大学课程研究的核心问题。围绕“什么知识最有价值?”形成了大学课程研究的教育学范式,围绕“谁的知识最有价值?”形成了大学课程研究的社会学范式。在数字化生存方式、知识民主化和学习型社会的背景上,同文化多样性一样,知识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在高等教育走向普及化的进程中,大学逐渐成为各种知识交流的场所,成为大学人自我发现、自我建构的重要驿站,每一个体的价值在大学中都得到认同,于是“每一个人的知识都有价值吗?”成为新的知识论题,也是新的课程论题。本文引入“个人知识”概念,试图围绕这一新论题,寻求对当代研究型大学课程进行哲学建构。论文把大学课程概念化为秩序,用秩序理论描述大学课程的社会性质、系统属性和实践特征。秩序的基础是制度,本文用诺斯的制度分析框架,即正式规则、非正式约束以及二者的实施特征,对应大学课程系统中的正式课程、隐性课程与课程实施,形成大学课程秩序的研究框架。在知识与大学的双...  (本文共2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实践导向职业教育课程研究

目前我国的职业教育课程陷入了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教师难教,学生难学;另一方面企业认为职业院校并没有教给学生工作中所需要的知识。这一状况严重影响了职业教育质量的提高,职业教育课程改革势在必行。从理论的角度看,系统的、理论层面的职业教育课程研究在职业教育学科体系中是一个比较薄弱的环节。国外虽然发展了许多职业教育课程模式,如MES模式、CBE模式、行动导向模式等等,但也鲜有较为系统、深入的理论研究。这一状况不仅制约了职业教育学科体系的发展,而且制约了职业教育课程实践的提升。本文期望通过研究,能在这一领域有点微薄贡献,这是本文选择这一课题的理论与实践动因。在研究过程中,我一直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原则。首先,对我国的职业教育课程现状进行了大量调查,力图对之有一个较为准确的把握,同时努力在上海市医药学校、宁波兴港职业高中等职业院校实验并完善本文的观点;其次,我通过图书馆、书店、网络、同行推荐等途径,获得并阅读了大量国内外相关文献;再...  (本文共2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研究

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是深化我国小学数学课堂教学改革的现实需要。《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2011年版)》提出“数学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数学文化的关注反映了我国数学教学不仅关注数学知识、而且也重视学生参与数学知识产生、发展过程,关注数学知识背后更深层次的数学思想。数学文化的主题式教学能够培养学生的数学学习兴趣,帮助学生在数学思维活动中生动地感悟数学思想,对于完善学生的数学认知结构和培养学生理性思维能力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研究以两类不同数学文化素材组织形式的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横向拓展型的《起床后的学问》和纵向深化型的《一笔画》为例,对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进行分析,探究影响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的因素,并提出相应的教学建议。本研究主要从以下七个部分进行:第一部分,引言。采用文献分析的方法对数学文化以及主题式教学相关文献进行了梳理,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确定本研究的研究问题及研究框架。第二部分,小学数学文化主题式教学的...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大学教育智慧

我们生活在一个问题不断的时代,如暴力、冲突、贫困、环境恶化、物种灭绝、自我中心等。人类的历史越来越成为知识与问题之间的竞赛。于是,人们普遍认为读大学的目的是要获得知识。但知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知识社会也不是我们的终点,知识社会必将向智慧社会演变,而高等教育是推动这个转变的主要力量。在这演变过程中,这对大学教育而言,将意味着什么呢?什么是最好的回应呢?为此,就需要更清醒地面对自己和认识自己,寻找一个支点来追寻生命意义更高的境界,即大学自身对自身的觉悟。这个“支点”就是智慧。大学教育最重要的任务是用一种严格而有效的方式帮助人类学习和了解如何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因此,大学教育需要整个进行变革,其最高目标是发展和引领人类的智慧。这是大学教育的存在价值与超越性需要,也即大学教育的自我实现。面对信息化、知识化、全球化、多样化、市场化等机遇与挑战,在超凡目标与服务不完美现实世界的压力之间,在自身力量与外界的限制之间,现代大学又如何在秉承厚...  (本文共21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