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命的艺术 艺术的生命

舞剧《阿炳》是一部极具艺术感染力的好作品。$$《阿炳》以一序、一尾声、四幕戏,展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艺术:一种生命的形式

苏珊·朗格(Susanne K.L anger,1895-1985)是美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艺术理论家,也是西方美学史上的一位具有卓越成就的女性美学家。她秉承和发展了卡西尔的人类文化符号论,将艺术视为一种人类情感符号的创造,并将这些原理广泛运用到各个具体的艺术门类,形成一个相当完备的符号美学体系,是符号论美学的集大成者。“生命形式”概念是朗格理论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它首先在《情感与形式》一书中被提出,在《艺术问题》和《心灵:论人类情感》中则作了专章论述。从朗格对“生命形式”的定义,我们发现朗格将艺术的本质从“符号”、“情感的形式”、“生命的投射、”最终定位在“与生命的基本形式相类似的逻辑形式”,即“生命形式”上。虽然后人只是强调了她的符号美学创始人的身份,但仔细研究朗格的美学思想会发现,“生命形式”是其艺术哲学体系的核心范畴,其艺术哲学思想中的每一部分都是指向艺术的“生命形式”理论,每一部分都可以在艺术的“生命形式”理论中找到答...  (本文共1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生命·艺术·直觉

柏格森是西方现代美学史上著名的生命美学家,他的生命美学在西方美学由传统向现代的转型中起着重要作用,对生命、艺术、直觉的重视,是其美学的主要精神。二十世纪初期,由于他在西方现代哲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而被启蒙学者发现,在西学东渐的浪潮中引进了中国。当李大钊、陈独秀等人把他的思想作为反传统的工具时,梁启超、宗白华、朱光潜等现代美学的开创者们也领悟到其美学思想与他们的精神相契合,还与中国传统美学存在某些相似性,于是很自然地受到影响和启示,并将他的思想渗透到各自美学理论的建构中,使中国现代美学本体论、艺术创造论和审美体验论都蕴含了丰富的生命美学精神。柏格森同叔本华、尼采的生命美学在中国现代美学的领土上各领风骚。然而柏格森对生命的看法不同于叔本华的生命悲观主义,也不同于尼采的酒神、日神精神,他将生命艺术化,赋予其奋斗创造的精神。在柏格森生命艺术化的启示下,梁启超提出趣味人生说,认为真正的人生是趣味的人生;宗白华提倡树立艺术的人生观,认为对待人生...  (本文共1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艺术与人的生命存在——苏珊·朗格的文化哲学研究

在西方哲学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先后发生了两次哲学主题的转向,它们对西方哲学的发展都产生过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发端于二十世纪西方的第二次哲学主题的转变是哲学的语言转向,它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不仅实现了哲学研究主题的变革,也直接促成了符号学研究的开端与发展。语言转向使符号学蓬勃兴起,并扩展到哲学、美学、心理学、逻辑学等理论研究的诸多领域,对当代西方哲学乃至整个西方思维模式和西方社会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早期的符号理论主要侧重于对符号进行逻辑分析,直到卡西尔时才又回到了对文化和人的说明上。符号在这里不再是指逻辑形式,而是指人的文化创造形式。苏珊·朗格的文化哲学直接继承于卡西尔的符号哲学。对人的符号创造活动的哲学批判是卡西尔与苏珊·朗格理论思想的共同主题。卡西尔将康德的理性批判扩大到整个人类文化领域,对人类文化中蕴含的人的生命存在的本质及其规律展开了探索和研究。苏珊·朗格则将卡西尔的文化批判发展为艺术批判,以艺术为本体对人的符号活动展开...  (本文共1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生命之鼓”:白裤瑶铜鼓艺术的人类学研究

在仪式、艺术、人三者的关系中,白裤瑶丧葬仪式中的铜鼓艺术在不同的仪式境域中表现形式各异,营造了不同的仪式氛围,表达的是不同文化内涵。铜鼓艺术表现的开始——高潮——结尾让人的心理和行为活动跟随不同的仪式场景发生改变,引导着人们逐渐完成葬礼的分离——过渡(阈限)——聚合三个阶段,并将抽象的彼岸世界转变可听、可见的现实存在,由此实现人从死亡到再生的生命过程。白裤瑶的铜鼓作为“生命之鼓”,一方面体现在白裤瑶对铜鼓的文化认知上;另一方面,体现在丧葬仪式中音乐、舞蹈、歌谣、故事等艺术表现所展示出的生命精神,以及人的生命热情和文化的生命力上,体现了白裤瑶人对生命和生活的热爱,实现了人们对精神性超越生命的追求。在“生”与“死”的相对认知中,通过葬礼,以死观生,探寻铜鼓艺术的生命意义,以及白裤瑶人的生命观。白裤瑶人的认知观念通过丧葬仪式得以加强,铜鼓艺术则因反复在仪式中的展现,深深的融入在白裤瑶人的人生过程中和精神生活中,成为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  (本文共11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理论)》2008年06期
大众文艺(理论)

论人的生命与电影艺术的审美特性

电影在其艺术形象的直观下,之所以能使受众获得深切的生命体验与审美满足,正是因为电影艺术的审美特性:高度逼真性。那么,为什么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