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企红利应该支付给谁

$T日2003-2004年期间,中国从地方到中央都建立了相应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2005年1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24期
中国经济周刊

围绕具有重大潜在红利的供给侧问题 推动一批聚财型、生财型、资源优化配置型的改革事项

真正能促进经济发展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下除了要推动一些需求侧的调控以外,很重要的是要在供给侧上下功夫。因为供给侧的改革是结构性的改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20年07期
小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稳定是最大的红利

2020年新疆将聚焦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确保社会大局持续稳定、长期稳定、全面稳定,稳定的社会大局必将持续释放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20年07期
《国际融资》2020年03期
国际融资

新的时代,发展新红利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我们应更多地以长期眼光去看待当前的经济问题,要推动深化改革,创造新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销售与市场(管理版)》2020年02期
销售与市场(管理版)

这个年代,抓什么算抓到点子上?

一个新时代开启,声音嘈杂。趋势太多,理论太多。趋势多了,等于没趋势。取得的一个小成就,就可以凭借成就讲出一番大道理。这是一个新时代开启的典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数据时代》2020年04期
大数据时代

“新基建”火了,企业又该如何搭上这列红利专车?

"新基建"是立足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它既是基建,同时又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