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非营利组织”在中国的多种形态

1998年,国务院将设于民政部的原社会团体管理局改为民间组织管理局,此后“民间组织”被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社会企业的崛起及在中国的发展

在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危机和20世纪80、90年代福利改革的背景下,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和公益模式脱颖而出。这种新的动态把成功的商业模式与社会目标结合起来,把盈利与公益结合起来,用企业家精神创新公益,被称之为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在全球的实践风起云涌,它不仅打破了福利僵局,也打破了非营利组织资金第三方依赖的困境,为非营利组织和公益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开创了新途径。社会企业在促进就业、创造经济收入、减少贫困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而且它的贡献远远超越了经济价值,在儿童保育、残障就业、社区发展等领域积极开展社会创新,为社会痼疾提供解决方案,在满足弱势群体需求、促进社会公平与和谐以及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了独特而宝贵的作用。2004年以来,随着介绍西方社会企业和社会企业家实践以及研究成果的文章在报刊杂志的发表和西方学者译著的发行,社会企业的理念开始在国内传播,并在实务界和理论界掀起了对社会企业的热烈讨论与实践。一些先行者的实践已经显示出社会...  (本文共2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

非营利组织的社会行动与第三领域的建构

起始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国社会结构转型促进了第三领域在社会生活中的出现,中国的整个社会空间被划分为公共权力领域——第三领域——私人领域三个部分,社会结构特征由原来的“总体性”转变为后“总体性”。第三领域相对于其他两个领域表现出了不成熟的特性,第三领域的建构问题成为当代中国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意。本文把第三领域建构问题的研究视角定位于其核心行动主体——非营利组织的社会行动之上,通过分析非营利组织的社会行动来揭示中国第三领域的当代建构。本文选取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作为研究的个案。产生于一定社会背景之下的非营利组织作为一类社会组织形式,具备完全意义上的“法人行动者”特征,拥有自身的优势资源和社会行动目标,本身构成了一个行动系统。非营利组织的社会行动主要表现为与政府、社会公众和企业的交换行为,分别与它们通过交换各自的优势资源来实现各自的社会行动目的。在社会行动的过程中,非营利组织通过与政府的互动形成了第三领域中的权威关系,通过与社会公众的互...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非营利组织援助义务教育的演化逻辑

义务教育资源是稀缺的,并且具有巨大的外部正效应。当代中国曾长期遭遇义务教育需求的巨大增长与义务教育供给极其缺失的尖锐矛盾,以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代表的各种非营利组织恰逢其时地介入到中国的义务教育援助过程之中,就是典型的案例。本研究旨在回答一个核心问题:为什么在中国进行义务教育援助的非营利组织发展空间越来越小,无法发挥出其应有的效能?其背后折射出了什么样的演化逻辑?围绕这一核心问题,本研究以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为典型案例,在吸收公共资源制度分析等模型基础上,从制度空间、资源依赖和行动策略三个维度,建构起分析框架,采用综合研究方法,深入研究以下问题:非营利组织为什么要介入义务教育援助?非营利组织凭什么实施援助?非营利组织的援助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介入义务教育公益领域的非营利组织呈现出什么样的内在演变规律?其演化的原因何在?本研究表明:第一,义务教育援助领域中非营利组织的变迁路径和发展的逻辑主线如下:政府缺位,需要NPO介入,但NPO高...  (本文共2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非营利组织法人产权制度研究

非营利组织(NPO)不仅是一种社会力量,它首先是一种重要的经济力量。在西方社会中,非营利部门已成为与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鼎足而立的“第三部门”,也是和谐、多元社会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部门。与国外相比,目前我国尚不存在典型意义的非营利组织,也不具备形成一个规模庞大、功能完整,能够与政府、企业并驾齐驱的“第三部门”的条件。1978年至今,相对于我国的企业改革和政府改革,非营利组织的规范与发展一直是滞后的。为此,我们必须弄清非营利组织的发展究竟需要怎样的制度环境或制度保障。非营利组织在许多国家取得了法人地位。非营利法人作为一个实体组织,存在着法人产权的合理行使以确保公益资产的有效配置问题。基于非营利组织的代理人既有利他主义精神,同时也重视个人利益的满足和不无机会主义倾向,因此,有效的治理结构和激励机制的建立至关重要。本文以“法人产权制度”为切入点,研究非营利组织的法人产权制度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治理结构。本文开创性地提出了“非营利组织法人产...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中国公共物品非营利组织供给研究

公共物品是人类公共利益的载体,是满足社会公共需要,实现社会共同利益的重要途径。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急剧转型期,社会公众对公共物品需求的层次与特征方面都发生了质的变化,伴随整个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社会公众越来越注重公共物品的质量。面对多元化的社会需求,政府单一供给显然有些力不从心,而非营利组织却能够较好地弥补政府供给不足的弊端,积极、有效地回应社会的需求。公共物品供给主体可分为三大部门:政府组织、企业和非营利组织。随着中国非营利组织的发展,非营利组织逐步开始加入到公共物品供给的行列中来,并被视为是面对公共物品供给中的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的一种有益的补充,其被定位为“以志愿求公益”,其作用是面向社会日益多元化的需求提供多元化的服务,承担一些政府和企业都无法充分实现的社会职责。而且,非营利组织自身的贴近基层、灵活创新、效率公平相结合的优势也使其为公众提供公共物品的实现提供了主观依据。随着社会发展,政府权力逐渐回归社会,非营利组织会不断...  (本文共2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