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

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现今伊拉克境内)孕育了苏美尔、阿卡德、巴比伦、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能源》2018年03期
能源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

从1861年美国标准石油公司打开第一条国际能源通道,至今国际能源贸易已走过150年历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3期
《能源》2018年07期
能源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五——欧亚大陆能源的东西突围

中国石油进口海上通道安全问题备受关注。尽管普京曾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出要建设到中国的支线管道,但中俄原油管道一度非常扑朔迷离。冲决巴山群峰,接纳潇湘云水,浩荡长江在三楚腹地与其最长支流汉水交汇,造就了武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7期
《能源》2018年06期
能源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四——中日能源换技术的落实

《中日长期贸易协定》把稻山嘉宽"考虑以石油为基础开展与中国的长期易货贸易"的梦想变成了现实。1977年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改变命运的一年,那一年中国开始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6期
《能源》2018年04期
能源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二——中日能源合作艰难开局

在大庆油田开发之后,以稻山嘉宽为首的新日铁,开启了漫长而曲折的对华钢材销售之路。1996年,我作为项目设计经理承接了黄岛国家石油储备基地的规划任务,第一次超越机械工程师的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4期
《能源》2018年05期
能源

国际能源通道恩仇录三——中日能源合作柳暗花明

1976年4月30日,10万吨的大连原油码头建成投产,打开了中国到日本的能源通道。大连,这座梦想与现实交织的城市是大庆绕不开的记忆,她是中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