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阿Q如何可能?

坦白地说,《hello,树先生》还是颇有亮点的。$$    比如11分17秒,因为眼伤而失掉工作的树紧紧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学报2011-12-01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如何讲述“文学”的故事:民族的和现代的

本文选择“重写文学史”为切入点,研究八十年代文学和文学史观念的状况。研究在“重写文学史”过程中提出的各种文学和文学史观念发生的结构性条件,讨论各种文学观念在特定的结构关系中如何提出,又如何存在,它们回答了什么问题,又遇到了哪些困难。本文的方法论主要是性结构性研究,即把历时性存在的观念放在一个结构平面上考察,思考它们之间的互动关系。这种方法的意义在于有助于我们在非本质化的意义上,思考各种观念的具体存在情形,从而观察到观念的发生条件。此外,本文的论证过程还采用了文本材料和理论材料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大量阅读和收集原始的文本材料,采用结构分析的方法,对材料中所隐含的观念形式进行结构性分析。收集材料的过程围绕研究的基本框架,寻找相关的原始素材,采用用相关的理论方法进行分析。通过研究,本文认为,八十年代各种文学和文学史观念的提出及其存在形式,不能从观念自身出发去理解,必须放置于一种结构性关系中才能获得相应的理解。在这种结构关系中,中国现代文...  (本文共17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沉默之思—鲁迅的沉默及其文本世界

鲁迅的一生主要经历过两次沉默时期。一次是1909年编译完《域外小说集》至1918年《狂人日记》问世,另一次是1922年12月写完《自序》至1924年2月《祝福》完成。所谓沉默,即停止表达性的创作。鲁迅的两次沉默在其创作生命中如同黑洞般存在,但鲁迅之为鲁迅,他存在的独特性与他的沉默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如果我们不对鲁迅的沉默作出应有的思考,将难以走进他的文本世界,甚至很难窥见鲁迅深刻思想的一隅,更难以接近他的博大心灵世界。那么,我们将会彻底的失去鲁迅,失去与中国现代文学与思想先驱者的对话机会,这对中国人而言,是重大的损失。本论文立足鲁迅的两次沉默,梳理鲁迅沉默与开口的关系以及鲁迅的“沉默”对其文本世界的建构。论文分为三个部分,“前沉默:鲁迅沉默的发轫”、“显沉默:鲁迅沉默的昭世”与“后沉默:鲁迅沉默的突围”。其中“显沉默”为主体部分,着力于探究沉默对鲁迅文本的建构,以鲁迅沉默与开口的关系为经线,纵向深入鲁迅的精神世界,以细读鲁迅的文...  (本文共2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鲁迅著作美术化研究

鲁迅著作的接受史,除了占据主导的文字语言接受史之外,还有图像语言接受史。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美术家为鲁迅著作创作的美术作品。它们代表着美术家对鲁迅著作的感受和理解。长期以来,美术家的理解被学者们的认知覆盖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是不应该的。一方面,美术家的理解并不一定比学者肤浅。即使更浅罢,也是另一个不同于学者群体的群体。另一方面,美术家由于使用不同的媒介,反而有可能遭遇学者完全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从而敞开不一样的意义空间。这是鲁迅著作美术化研究值得专题研究的出发点。如果鲁迅著作美术化研究需要一条方法论作指导,最适宜的还是图像学所强调的“上帝就在细节之中”。它可以分解为三个环节。一是图像细读,包括单幅图像细读、图像对比细读和图像关系细读。二是重回语境,即图像要得到有效解释,必须回归到它的创作语境当中。鲁迅著作美术化作品要得到准确解释,便需要回归到这些图像产生的土壤,亦即鲁迅文本。重回语境也意味着文学文本细读。这正是新批评或者...  (本文共18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鲁迅在法语世界的传播与研究(1926-2016)

鲁迅因其思想和作品的独特性率先吸引了西方学界的目光,成为引领中国现当代文学在法语世界的传播与研究的主角。九十年以来,法语世界的鲁迅传播与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鲁迅作品被系统地翻译成法语,鲁迅研究机构和研究专家队伍逐渐壮大,鲁迅形象不仅在法国学术界得到了肯定,也渗透到法国社会和人民的日常生活中,越来越被法语读者所了解和接受。“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学的文化价值被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所认同和重视,国外学术界充分认识到了中国文学是世界文学一个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国著名汉学家弗朗索瓦·于连在《为什么我们西人研究哲学不能绕过中国?》中指出“西方的单一经验”背景下形成的人文科学需要东方思想给其“自省的机会”、“解救”西方理性主义。新世纪是一个全球化的新时代,我们既要遵循“五四”以来中国学界的优良传统,注重吸收外国先进文化的营养成分,也要积极把中国的文化精品和优秀文学成果推向世界。在全球化的语境下系统研究中国文化和文学在国外的传播和接...  (本文共2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周氏兄弟与《晨报》副刊的“同构”与“共生”

文学与传媒的“同构”与“共生”是中国近现代以来一种独特而显著的文化现象。周氏兄弟特别是鲁迅作为中国新文学第一个十年高耸的山峰,其文学活动一直都与现代传媒不可分离地相伴相生、相辅相成。周氏兄弟与《晨报》副刊的“同构”与“共生”正是文学与传媒“同构”与“共生”这一独特文化现象的最好注脚。作为“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在北方的堡垒”,《晨报》副刊在新文化运动由高潮转向落潮的关键时期,对新文学的发展起到的作用与影响,是当时任何一家传媒都无法比拟。《晨报》副刊“黄金时期”的辉煌成就始终离不开周氏兄弟的积极参与与扶持。周氏兄弟在积极参与与扶持《晨报》副刊的过程成功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学场”,开展自己各具特色的文学活动,并最终以独一无二、个性彰显的文学实绩与文学建树,成功地从现代文学第一个十年的众多文化领袖群像中脱颖而出,发展成为“五四”新文学最耀眼的文学创作与理论批评的“双子星”,奠定各自在现代文学版图的应有位置。周氏兄弟与《晨报》副刊“同构...  (本文共31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