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阎连科:如果有一天,我停止了写作……

“青少年不读书,这不怪孩子们,应该由教育负责。”$$ “今天最可怕的是文化娱乐化,‘娱乐经典化’。一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外国语言与文化》2020年01期
外国语言与文化

在疫情流行的当下寻找自我和文学——专访阎连科

编者按:近日《外国语言与文化》编辑部委托编辑部外籍编辑莫冉(Riccardo Moratto)博士专访著名作家阎连科。访谈原文发在意大利《宣言报》(il manife...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春》2020年05期
青春

《青春》访阎连科

杜骏飞:你讲过自己村庄的重要性,也说过"要以世界的目光去认识这个村庄"。那么,你怎么看那种琐碎、私人化、缺乏普遍价值关怀的文学?阎连科:我以为文学是多...  (本文共2页)

权威出处: 《青春》2020年05期
《青春》2020年05期
青春

阎连科谈“作家的焦虑”

谢海燕(以下简称"谢"):阎老师,您好。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接受这个采访。首先,见到您,我马上想到您曾经在不同场合分别提及到的两个...  (本文共4页)

权威出处: 《青春》2020年05期
《广州文艺》2020年07期
广州文艺

阎连科:寓言化现实的可能和限度

阎连科是中国当代文学上颇多争议但又很难绕过的作家。从1990年代至今,阎连科的《日光流年》《坚硬如水》《受活》《风雅颂》《丁...  (本文共2页)

《广州文艺》2020年07期
广州文艺

阎连科:在冒犯与自省两端

中国当代作家中,阎连科先生可能是颇具争议的一位了。我在朋友圈见过这样一条,全文如下:"毋庸讳言,古今天下文学中,我唯一心知其好却...  (本文共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