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芪可调节星形胶质细胞“时间模式”

本报陕西讯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医院张守信主任医师等在近日完成的一项动物实验中发现,黄芪注射液对大鼠脑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科大学学报》2021年05期
中国医科大学学报

表面活性蛋白A在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中的表达及炎症调节作用

目的探讨表面活性蛋白A (SPA)在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中的表达及其炎症调节作用。方法分别采用免疫荧光双染和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法检测SPA在健康大鼠脑组织的星形胶质细胞、体外培养的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中的表达情况。采用不同浓度(1、5、10μg/mL)脂多糖(LPS)培养液培养人星形胶质细胞及小胶质细胞24 h,10μg/mL LPS培养液培养人星形胶质细胞及小胶质细胞2、4、8、16、24 h,采用Western blotting检测细胞中SPA的表达情况。将人星形胶质细胞及小胶质细胞随机各分为LPS组(含有5μg/mL LPS的培养液)、LPS+SPA组(含有5μg/mL LPS和0.5μg/m...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21年06期
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

炎症过程中载脂蛋白E亚型在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的表达和分泌

神经炎症是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常见特征,受阿尔茨海默病危险因素载脂蛋白E(APOE)的调节。apoE蛋白在大脑中由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合成。在人类APOE(E2、E3和E4)靶向替代小鼠的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的原代培养物中,我们发现星形胶质细胞分泌2种apoE,而细胞内apoE只包含1种。2种形式的分泌型星形胶质细胞apoE在糖蛋白分离过程中均发生结合,酶促去除聚糖使2种形式的apoE融合为单一形式。因此,星形胶质细胞分泌的2种apoE是不同的糖基化的蛋白。小胶质细胞仅释放1种apoE,而细胞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病学杂志》2021年03期
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病学杂志

4例自身免疫性胶质纤维酸性蛋白星形胶质细胞病的临床特征分析

目的总结自身免疫性胶质纤维酸性蛋白(GFAP)星形胶质细胞病的临床特点。方法回顾性分析2019-06-01—2020-12-31华西医院收治并确诊的4例自身免疫性GFAP星形胶质细胞病患者的临床表现、影像学检查、实验室检查、神经电生理检查等资料。结果 4例自身免疫性GFAP星形胶质细胞病患者年龄23~67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药理学与毒理学杂志》2019年10期
中国药理学与毒理学杂志

星形胶质细胞-神经元的相关关系研究进展

星形胶质细胞在神经系统中的作用类似于调控者,信息传递者和区域划分者,更多时候它是感受神经元活动并作出相应反应,比如监控并摄入多余神经递质并把信息传递给小胶质细胞和少突胶质细胞,对这部分神经元进行选择,是否突触修剪、是否完成髓鞘化、使电传递稳定和筛选出优势传导通路。它类似于外周的纤维细胞,支持与营养作用是被动的。星形胶质细胞和神经元的关系已成为神经生物学中的热点。目前对星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20年01期
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

脑干背侧迷走神经复合体中星形胶质细胞对食物摄取的调节

随着下丘中与调节能量稳态有关的脑星形胶质细胞信号传导的发现,星形胶质细胞在控制摄食的脑回路中的作用正逐渐被认识。脑干背侧迷走神经复合体(DVC)内的孤束核(NTS)整合了来自内脏的迷走神经传入信息,并起调节摄食的作用。我们假定该核团中的星形胶质细胞对食物摄入做出反应并影响食物摄入。在黑暗期喂食高脂食物12 h的小鼠出现NTS星形胶质细胞活化,表现为与对照饲料喂养的小鼠相比,极后区(AP)邻近的神经胶质纤维酸性蛋白(GFAP)免疫反应性细胞数量增加(65%)和形态复杂性增高。为了检测星形胶质细胞活化对食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