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余光中的左手 

在台湾文坛上,在大陆最广为人知、并为各界欣赏的作家大约只有余光中了。当年他仅凭一首小小的《乡愁》就赚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08年08期
博览群书

余光中《左手的缪思》读后

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的散文处女作即《左手的缪思》,初版于1963年,而我手边正摊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世界(高中版)》2008年11期
语文世界(高中版)

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余光中

余光中先生已不仅仅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位"乡愁诗人",甚至远远不止是一位诗人。在《余光中评传》中,作者徐学这样写道:"一个认真的学者,不苟的翻译家,写起字来,总是一笔一画方方正正;而在腐儒和道学家眼中却是十足的浪子,不道德的文人;一个喜欢开快车的诗人,喜欢一切高速的节奏,在诗歌中赞美飙车;同时也是瑜伽功的修炼者,先后养过十多头小鹦鹉,并为之精心撰写食谱;他酷嗜民族文化,自幼浸淫其中,发掘弘扬,终身不渝;而批评和剖析自己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时代风采》2007年06期
时代风采

与智者的灵光相遇

闲时许多时间用来读书,印象最深的还是前段读过的余光中先生的《左手的掌纹》。在当代作家中,像余光中这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06期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余光中初译本《老人与大海》与其翻译思想之关联

余光中既从事翻译实践又进行翻译教学。余光中在重译本《老人与海》的序言中谈到初译"The Old Man and The Sea"时,译笔还不熟练,因此本文拟结合余光中的翻译观,甄选他的译文《老人与大海》,探讨其译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世纪》2020年02期
世纪

心怀家国的余光中——台湾文化人轶事系列之二

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余光中先生,是一位富有家国情怀的现代文学家。他虽是学习外文出身,早年极力提倡现代文学,致力翻译外国文学作品,并以创作新诗为己任,一度还被误认为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纪》2020年02期
《英语广场》2020年09期
英语广场

伽达默尔“理解的历史性”原则对当代翻译的启示——以海观、余光中对《老人与海》的译本为例

"理解的历史性"是伽达默尔阐释学三原则中最为重要的理论。伽达默尔认为,理解具有历史性,人类的历史性使得翻译与理解的行为也是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