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争点排除规则的适用及启示

“争点排除”也称“间接再诉禁止”,是美国衡平法下创设的一条规则。根据美国1982年《判决重述(第2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美国民事诉讼的判决排除效力规则由争点排除规则和请求排除规则组成。争点排除规则的基本含义是指,禁止当事人对前诉中已经确定的某些争点再行争议。其与大陆法系既判力制度的主要区别就是赋予判决理由以排除效力。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得以不断深化和完善,在保证司法制度的可预测性、一致性和完整性的同时,还发挥了节约司法成本,提高诉讼效率的积极作用,成为美国民事诉讼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反观我国民事诉讼判决效力理论和制度的现状,完整的判决效力体系尚未建立。就连核心的既判力制度也同样面临着理论上逐渐重视、立法上轻视、实践中漠视的尴尬境地。至于判决理由的效力问题,由于立法上未作规定,司法实践中缺乏统一的指导和依据,可谓乱象丛生。理论上也尚未形成一个具有压倒性说服力的学说。在这样的背景下,独具特色的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进入了笔者的视野。虽然我国在法律传统和司法理念等方面都与美国有较大差异,但这些在中国当今的民事诉讼理论环境下,其...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美国民事诉讼争点排除规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案多人少”和“矛盾裁判”是笔者关注判决理由效力的两个最重要的原因。我国法律明确赋予判决理由有预决效力,并将其纳入相对免证事实的领域。它既不同于大陆法系国家的事实证明效力,也不同于英美法系国家的争点排除效力。它没有设置具体的适用条件,在司法实践中滥用现象比较严重,而允许反证推翻的规定更多成为了一种宣示性规定。因此,亟需对我国判决理由预决效力条款进行规制。美国的争点排除规则是美国判决效力体系的核心,它与请求效力规则共同组成美国完整的判决效力体系。争点排除规则具有内容完备、规则清晰的特征,它在解决矛盾裁判的同时,也间接的提高了诉讼效率。它是判决理由效力规则的一种成熟的制度设计,并对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争点效理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应然角度看,争点排除效力规则能够成为我国处理判决理由效力规则的最佳选择,我国司法环境允许时,可考虑引入该规则;从实然角度看,我国短时间内引入美国争点排除规则是不太现实的。但是现阶段可以通过对照争点排除规则的...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论美国民事争点排除规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争点排除规则与请求排除规则共同构成了美国的判决效理论。美国的争点排除规则起源于古日耳曼的禁反言原则,后来传入英国,再由英国的殖民者带入美国,并伴随着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以及法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在美国确立和发展。争点排除规则,是指如果一个争点在诉讼中由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充分的争讼,法院对该争点作出了判定,且该争点对于前诉判决的作出来说是必要的,那么双方当事人在后诉中就不能就该争点重复的进行争讼。在关于美国民事诉讼法的判决效的有关规则中,争点排除规则作为美国民事诉讼中的核心规则被广泛而灵活的适用,其在避免矛盾判决、提高诉讼效率、减少诉讼资源的浪费以及维护司法的稳定性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本文通过对美国的争点排除规则的内涵、历史演变过程和对其他国家地区的影响以及在美国的运行状况的研究,同时结合我国既判力理论体系发展情况,分析我国引入争点排除规则的必要性、可行性以及存在的障碍,认为,想要在短时间内在我国建立争点排除规则是困难的同时也是不现...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
甘肃政法学院

民事判决已确认事实预决力研究

对已确认事实的内涵进行辨析,明确已确认事实的概念,定位清楚预决力的性质,剖析已确认事实产生预决力背后的原理,分析研究已确认事实预决力的必要性,通过与我国已确认事实预决力相似的域外制度的比较考察(重点介绍了美国的争点排除规则和日本的“争点效”理论),分析借鉴这些制度。分析了该制度的立法现状,虽然我国民事诉讼法未明确规定已确认事实的预决力问题,但民事诉讼法的相关司法解释却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已确认事实预决力的存在。结合司法实践中的相关案例及实务中的处理方法,指出法律相关规定的缺陷及审判实践中存在的矛盾。综合几章的分析,从理论和立法两个方面来解决已确认事实的效力及适用问题,从而使司法实践中法院的做法得到统一。对该制度的完善有利于诉讼效率的提高,有利于说明法院判决的权威性,有利于公平正义的实现。笔者从以下几部分来阐释已确认事实的预决力问题:本文除引言和结语部分,共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已确认事实的内涵。首先明确已确认事实的概念,分析梳理了...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争点效理论研究

按照传统既判力理论的制度设计,判决主文即诉讼标的具有既判力,而判决认定的事实、理由等则没有既判力。这种完全以诉讼标的来衡量既判力的制度模式,导致了既判力制度功能发挥的一个致命缺陷:既判力作为一种实现判决终局性和纠纷一次解决的制度安排,其要求当事人的诉求在经确定判决的裁判后就不得再行争执。然而,由于判决理由中判断无拘束力,就使得当事人可以在后诉中对前诉判决理由中确定的事实理由(争点)再行争执,进而导致后诉法院作出与前诉法院相矛盾的判决,既判力定纷止争的制度目的在某种程度上被架空。这不仅损害了判决的权威性,而且也导致了司法资源的不必要浪费,将有限的司法资源反复地浪费在一个已由法院确定的争点上。因此,判决理由中判断的拘束力问题,已成为诉讼理论和实务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本文从既判力客观范围面临的困扰切入,以当事人程序保障和纠纷一次性解决的双重价值关注为取向,按照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逻辑思路,对较好解决判决理由中判断拘束力问题并实现判决...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