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千年苗医,万年苗药”

黔南州民族医药研究所所长、黔南州中医院副院长文明昌的诊室里,堆满了中药的瓶瓶罐罐和各种书籍。小小的诊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20年04期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

浅谈苗医弩药针规范化教学微课的制作研究

微课是近几年来迅速发展崛起的一种新型移动网络教学模式,且已成为我国新时代教育发展的新热点,微课的出现,在教育界已掀起以微课为核心研究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04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医学身体的多元表达:对苗医三大身体理论的认识与观察

不同医学传统对身体的认识不同,一种医学传统只存在一种身体模型,这是人们对医学身体的主流认知。以苗医三大身体理论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7年01期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

苗医“毒”学说之“攻毒疗法”探析

"毒"是苗医最重要的致病因素,"毒"学说是苗医诊病治病的理论基础,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晚晴》2016年11期
晚晴

熊芳丽:一针一药走天下

有一位从事针灸医疗近四十年,除了周日休息每天都在科室门诊的女医生,凭着手中一把银针,走上了探索古老的民...  (本文共3页)

权威出处: 《晚晴》2016年11期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2017年04期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

贵州雷山县“苗医”文化传承与保护研究

医学分为现代医学(也称西医学)和传统医学,苗医作为传统医学里的一枝奇葩,以神秘玄乎闻名,其独特的诊断和用药蕴含着千年的苗家智慧。中国苗医药有悠久历史,苗族医药以神话、...  (本文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