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汉赋专题研究

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序中对每个朝代的主流文学给予了高度的概括和评价:“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就汉代文学而言,这段话包含着这么几层意思:赋体文学是汉代的主流文学;汉赋在文学史中的地位可与唐诗宋词元曲相提并论;以后的赋离开汉代那段特定的历史,很难再取得那样辉煌的成就。然而,汉赋自初创之日起就存在着认识上的分歧。这分歧主要集中在赋体的惟美主义表现和大赋的为统治阶级歌功颂德及大赋这种文体到底是诗体还是文体的争论上。对大赋首先提出异议的不是别人,正是大赋的代表作家杨雄。杨雄对赋的总体评价是“童子雕虫篆刻”,“壮夫不为”。原因是汉赋表现出来的“靡丽多夸”妨碍了作者所表达的讽谕内容的接受效果,“于是缀不复为。”杨雄的观点对后来的作者和研究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限制了人们的视野,所以王国维的观点才成为现今汉赋研究者为汉赋争取公正评价的有力根据。本文分四个专  (本文共1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都学坛》2012年05期
南都学坛

试论苑猎京都大赋的写作与传播方式

作为一代文学之主体,"体国经野,义尚光大"的苑猎京都大赋无疑最能够代表和反映汉代雄壮堂皇的时代风气与精神面貌,其主要写作内容则是苑猎与京都。由于国力昌盛,帝王需要宣扬盛世伟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魏代大赋研究

魏代大赋主要分建安与正始两个时期。建安时期,京都、宫殿大赋占主导地位,它们主要继承汉代大赋的遗音,在内容上铺叙宫室建筑的华丽、草木景观的怡人、珍玩名物的珍贵。目的主要是称颂皇室的威严并在文末表示讽谏,达到“劝百讽一”的目的;在艺术上以“全”、“大”为美,讲格律与声韵,运用丰富的想象、夸张渲染与铺陈的手法。其中何晏《景福殿赋》作为魏代唯一一篇完整的宫殿大赋,他在序中阐述修建景福殿的目的与合理性,运用移步换形的迭起讽谏与理性精神来展示其独特风貌,并彰显古代宫殿大赋的艺术构思技巧与建筑风格,是魏代京都宫殿大赋的顶峰之作。同时,陈琳以《大荒赋》承接了汉代大赋的余绪。他那对国家民生的人文关怀与登天求神的远游精神与屈原的骚体之作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始时期,大赋在题材及艺术上创新较多。首先是阮籍的《东平赋》,他用小城邑来代替京都、宫殿,由颂扬之情转向批评,体现了为情造文的艺术追求;他情感、个性浓烈但却暗藏遥深旨趣,这便是他矛盾思想的体现;他用“...  (本文共9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大赋铺陈用字考论

大赋以铺陈为本,落实于造语用字。赋体文学研究必当基于文字的语用考察,要在四言散语一顺,一于名物铺陈,一于描写铺陈。名物铺陈广致奇异,用字繁难,同旁类聚,排比堆砌。描写铺陈或避重异形,字类繁复,尤在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廊坊师范学院学报

刘勰“大赋”与“小赋”分类标准及其评价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以作品的内容题材、体制结构为标尺把辞赋分为“鸿裁雅文”的“大赋”和“小制奇巧”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温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05期
温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关于汉散体大赋的评价问题

汉散体大赋的发展是畸形的.未能反映汉代社会的本质真实,而形式上“文丽而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