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刑事责任基本原理研究

刑事责任是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的一个重要课题,内容十分复杂,迄今为止关于刑事责任问题仍是众说纷纭。本文以《刑事责任基本原理研究》为题,以期通过对刑事责任理论的纵向考察和横向比较,探求出刑事责任的基本原理和原则精神,进而为我国刑事责任理论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提供一些基础资料和个人见解。论文共分五个部分。第一章导论,旨在通过对刑事责任理论的产生及嬗变历程进行简要的梳理和介绍,指出人们对刑事责任理论认识上存在的主要问题。在此基础上,表明本文的研究任务以及所采用的研究方法。简言之,本文将运用历史考察与比较分析相结合、理性思辨和实证阐释相结合的方法,对刑事责任的概念、本质、根据和功能等基本问题进行论述。第二章是关于刑事责任概念的探讨、研究。作者指出,在西方刑法中,刑事责任指的是量刑中的责任主义,它不同于意味着行为人主观心理状态的归责含义的责任主义——责任,但二者共同构成西方刑法中责任主义的基本原则,这是刑法近代化、人道化的标志。在这里,作者分别  (本文共1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行政犯定罪的基本原理

行政犯的二次违法性特征决定了其在定罪过程中,必然遭遇传统刑事犯(自然犯)不曾遇到的问题与争议。首先,行政犯广泛采用的空白罪状即面临罪刑法定原则的拷问。从理论依据和现实需要两个层面分析,空白罪状与罪刑法定原则所要求的法律民主性、专属性和明确性之间不存在根本冲突,但我国立法上却有诸多值得注意和改进之处。空白罪状在司法实践中的最大问题在于前置法规的范围与援引,范围上应严格遵循罪刑法定原则,对较低位阶的前置法规应当实行司法审查。在前置法规的援引上,应当遵循法律位阶规则、法益同一规则和转授权立法无效规则。行政犯以行政违法性为前提,其定罪必须经历从行政违法到刑事违法的认定过程,因此违法性判断是行政犯定罪的核心问题。我国可以在借鉴大陆法系的违法性理论基础之上,将违法性作为犯罪成立的一个独立条件在司法定罪过程中得以适用,而不仅仅作为犯罪特征予以描述。行政犯的行政违法性的判断主体应为司法机关而非行政机关,判断标准应为实质标准而非形式标准,判断方法...  (本文共1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量刑本体下量刑方法构建问题研究

量刑方法问题是我国近年刑事司法实践与理论研究的热点和难点。然而,构建起一个科学合理的量刑方法,对于实现量刑均衡、促进量刑公正来说,又是极其重要的。从我国量刑规范化改革及其所存在的重要症结问题来看,量刑方法的理论研究还不够深入系统,继而带来诸多难以解决的实践困境。综观关于量刑方法的既有理论研究,主要是针对“方法”展开的理论探究,而对于“方法”所依附的主体即量刑本体问题则罕有问津,这势必带来量刑方法的理论研究不能真正为量刑方法探索提供理论指导的桎梏。由此观之,量刑方法问题之所以成为当今量刑理论与实践中最为棘手、最为复杂的“大问题”,其关键症结莫不在此。本文试以此为视角与逻辑起点,对量刑方法问题展开探究。论文全文分为如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绪论”。此部分重点介绍了本文研究的背景和意义,以及研究的思路、立场和方法,并且指出了当前量刑方法构建所面临的一些困难与问题,其中包括刑罚裁量与刑罚量化的辩证统一问题、量刑技术的拣选掌握问题、量刑经验...  (本文共2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论数额犯

全文共分六章,主要包括以下论题和论点:犯罪数额是指由刑法或司法解释规定的犯罪行为指向、损害或犯罪所得的表现为货币金额的财产或行为数目。它具有结果要件的属性,是数额犯既遂的成立条件。犯罪数量是指无法或无需通过货币计价,而是以其他计量单位计算的物、行为和人的数目。数额犯是指由刑法或者司法解释规定的以数额作为定罪或量刑标准的犯罪,具有司法性、经济性、易变性和差异性等特征。刑法分则中的犯罪数额包括销售金额、钱款数额、有价证券和有价票证数额、物或钱数额及权益价额等六大类。在理论上,可将犯罪数额分为立法数额与司法数额、对象数额与行为数额、基本犯数额、减轻犯数额与加重犯数额、罚金刑适用数额等;数额犯可分为立法数额犯与司法数额犯、原始数额犯与派生数额犯、真正数额犯与不真正数额犯等。绝对确定型数额具有易动性和差异性,无法实现罪责刑相适应,有必要进行相对确定化完善。对于数额基本犯未遂的成立范围、标准和既遂与未遂并存的刑法适用等问题,司法解释存在区别...  (本文共1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量刑的生命在于经验

量刑公正问题不仅是深刻的法哲学追问,更是现实层面的司法课题。任何量刑公正进路的构建,均需以对“量刑究竟是什么”之“元问题”的求解作为理论根基,后者宰制前者的运行机理及现实图景。国内既有观念对于量刑之属性系“刑事司法活动”的共识,仅仅浮于问题表面,无从揭示量刑之所以为量刑的“特殊矛盾”及其不同于定罪的内在逻辑,难以保障对量刑公正进路的设计不会“误入歧途”。本文以解构量刑思维作为逻辑起点,试图从思维层面揭示量刑不同于定罪内在特质,进而澄清量刑思维过程的应然场景,构建以实质公正为诉求的“规范量刑”顶层设计。本文的具体展开,以揭示量刑思维的特质的命题——“量刑的生命在于经验”作为初始假设,大体遵循“提出假设——证立假设——检验实践——优化制度”的演化思路,将这一宏大叙事命题的精髓渗入对我国规范量刑改革深化与完善的实践场景中。全文除导论,分为四章。第一章“'量刑的生命在于经验'的一般理论”:系全文的逻辑起点。旨在厘清量刑经验的概念,阐明“...  (本文共2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单位犯罪立法限缩论

单位犯罪的规定实际上是将古代侵权法中“仆人过错,主人负责”原则运用到刑法当中。民法承认民事责任的无限连带及转承,是由民事责任的性质所决定的。由于刑事责任具有惩罚性,因而现代文明国家均将罪责自负、反对株连作为刑法的基本原则。我国刑法中的单位犯罪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单位危害社会行为异军突起的情况下“被迫”制定的。立法者希冀通过将这些违反经济法规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以规范单位的经营行为。然而,经过多年的实践证明,仅靠刑法来抑制单位危害社会行为效果并不理想。刑法仅仅是调控社会的一种手段,但绝非唯一和最有效的手段,这早已成为学界共识。事实上,司法机关也经常对所谓单位犯罪,绕过刑法的规定,不处罚单位自身,而只处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既然我国单位犯罪的规定来源于我国经济制度的不完善,那么对经济秩序的维护就应该从健全和完善经济制度上入手,而不应该将其重点放在动用刑法的保护上。而且,对单位判处刑罚后,势必...  (本文共18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