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刑事证据研究

在刑事诉讼中,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唯一根据。没有证据,就不能查明犯罪和对犯罪人处以刑罚。没有证据,也不能查明事实、明辨是非,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然而,到底什么是证据?证据与事实的关系如何?证据为什么能够证明刑事案件的案件事实?它证明的案件事实是法律上的真实还是客观真实?刑事诉讼证据的存在形式到底有哪些?等等,如此一些有关诉讼证据的基础理论问题,至今仍然众说纷纭。研究和回答诉讼证据的这些理论问题,对于诉讼法学的理论研究,对于立法和司法,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本文以刑事案件的案件事实及其信息为主线,尝试以事实信息的理论来解读刑事证据,并以此重新构建刑事证据法学的理论体系。全文共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共有四章,是关于刑事证据基本范畴的研究。笔者将其称为刑事证据总论。在本篇,笔者试图通过对证据与案件事实、证据与案件事实信息、事实信息与证据事实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构建以刑事案件中的案件事实信息为原点的事实信息理论,并以这一新的证据理论去重新解  (本文共1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学评论》2019年03期
法学评论

中国刑事证据法学研究的回顾与转型升级

尽管我国刑事证据法学研究在经过两次启蒙和一次转型之后已经呈现出较为繁荣的学术景象,但是在研究思路不尽合理和研究方法较为陈旧的情况下,我国刑事证据法学研究在理论创新和增长知识方面的作用比较有限,甚至没有形成较为成熟的刑事证...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研究

关于刑事证据开示的研究,己有的研究成果数量众多,但从制度层面进行系统研宄的成果并不多见。本文以刑事证据开示制度为命题,对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基本原理进行了研究。全文由导言、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概念解析、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基础理论、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基本构成、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运作程序、我国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现状评析和我国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建构等七个部分组成。导言部分对本文的选题价值和选题意义作了简单交代,梳理了国内外关于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研宄现状,限定了本文的研宄范围,并对研究方法作了简要介绍。第一章为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概念解析。刑事证据开示缘起于刑事诉讼对经由“防止‘证据突袭’、避免误导法官心证”而确保审判公正和提升诉讼效率的价值目标的追求。刑事证据开示是指在庭前程序或庭审程序中由控辩双方按照一定的规则或命令相互向对方展示与案件有关的证据材料的诉讼活动。刑事证据开示制度是指由刑事证据开示的基本原则、主体、范围、时间、地点、运作程序...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
内蒙古大学

刑事证据特权规则研究

在刑事诉讼之中,控辩双方之间的诉讼地位有明显的差距,这主要是因为刑事诉讼程序本身的不完善性所导致的。而刑事证据特权规则对于平衡刑事诉讼控辩双方的诉讼地位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刑事证据特权规则所保护的是刑事被告人与证人之间基于某种利害关系而形成的秘密信息,从而对于案件事实的发现带来一定的阻碍作用。刑事证据特权规则所保护的利害关系是在一个社会中不可或缺的、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此,在刑事诉讼之中要建立刑事证据特权规则有现实的意义。这主要体现在:一方面,刑事证据特权规则的价值取向以及实践性等问题之中;另一方面,刑事证据特权规则符合当今世界的人权保护的潮流,对于保障刑事被告人的基本权利有重要意义;因此,刑事证据特权规则被发达国家的刑事证据立法当中确立。然而,中国的立法当中并没有确立刑事证据特权规则,从而对于保障刑事被告人或证人的基本权利领域出现了不应有或不协调的问题。笔者认为,在中国的刑事立法当中确立刑事证据特权规则,有利于上述问题的...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刑事证据契约论

契约作为一种社会生活中广泛存在的社会现象和调整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制度形态,是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哲学和法学的重要研究对象和理论工具。在法学领域,契约并不专属于私法,在宪法、行政法、诉讼法和证据法等公法领域中具有广泛的适用性。契约精神和理念既契合了刑事诉讼和刑事证明所承载的公正、自由、人权和效率等价值目标,也符合通过和谐司法来修复被犯罪所破坏的社会关系以实现社会和谐的刑事政策。因此,刑事诉讼当事人在证据场域中的取证、举证、质证等环节上适时、适度进行合作与协商进而达成证据契约,实现在合意基础上完成证明任务,成为刑事证据法学理论研究的重大课题。以刑事证据场域为视角,运用契约精神和方法论,分析刑事证据场域主体在取证、举证和质证等程序中行为策略选择时的利益衡量和博弈,论证控辩双方在取证行为、证明对象、证据能力和证据方法上自愿协商达成证据契约在理论上的合理性和制度上的可行性。根据内容的逻辑关系,论文在体系结构上分为导论、上篇和下篇。导论着...  (本文共24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新加坡刑事证据开示制度及对我国的借鉴研究

刑事证据开示制度是现代刑事诉讼法治中的重要内容。新加坡于2010年正式引入刑事证据开示制度,实现了刑事诉讼法的重大突破。新加坡刑事证据开示制度的法律依据由《刑事诉讼法典》等成文法与新加坡法院所确立的判例规则共同组成。成文法层面,新加坡2010年《刑事诉讼法典》为刑事案件的证据开示确立了正式框架,该框架涉及刑事证据开示的基础要素、开示的程序设置及开示的保障措施三大方面,2018年《刑事司法改革法》出台使该框架得以进一步完善。判例法层面,Kadar案确立了“法官有权下令控方披露其未使用的材料”之规则,Li Weiming案确立了“法官有权指令控方进一步披露事实概要”之规则。总体上,新加坡刑事证据开示制度具有制度体系成熟化、制度功能明确性及制度价值多元化等优势。与此同时,该制度也存在其他诉讼程序中的证据开示规则缺乏、部分开示程序设置缺位、检察机关权力过大以及保障措施稍欠灵活等缺陷与不足。虽然我国尚未建立系统的刑事证据开示制度,但我国刑...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